甭理会别人的建议

作者:露西·凯拉韦 收录于 2015-02-14 15:53

最近,我收到一名年轻读者的电子邮件,请我介绍我得到的最明智建议。

我想了一下,可一条建议也没想起来。我父母不是那种发表笼统高见的人,不过,我父亲的确有时一边修补破碎的瓷器,一边阴郁地念叨起G·K·切斯特顿(GKChesterton)的名句:如果某件事值得做,那么即使做得不佳,也值得一试。

过去20年里,我从书本、博客、文章和采访中接触到的商界领袖的建议多如牛毛,但没有一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唯一记得住的是不久前过世的女权主义性感女郎海伦·格利·布朗(HelenGurleyBrown)说的那句:“你要做的是运用好自己拥有的原材料,也就是你自己,然后永远不松懈。”

我钦佩这话的直觉决断力,尽管我不确定它是否经得起仔细推敲。说你的原材料是你自己,并不是很有帮助,因为除了你还能是谁呢?同时,说你必须永远不松懈有点“一根筋”,让人郁闷。我宁愿在何时可以松懈、何时不可以松懈的问题上得到指点。

我转而登录领英(LinkedIn),寻找一些更好的建议。领英上发布了一部“有影响力之人”的顶级建议集锦。这些人是些大人物,他们在领英上撰写博客,动机是博得喝彩。

以下是我精选的一些建议。创造双赢局面;用你的头脑、心胸和双手去领导;学会讲故事;参与其中。尽管这些话苍白得令人厌倦,但它们至少没有害处,此类建议的大部分则不能这么说。许多建议是如此危险,以至于我要为似乎已欣然接受的数十万领英用户担心了。

有一人建议:不知情没有关系。其实相反,这绝对不是没有关系。想想英国合作银行(Co-operativeBank)前董事长保罗·弗劳尔斯(PaulFlowers)去年在议会下院财政特别委员会(Treasuryselectcommittee)作证时的情形吧。他竟不知道该行资产达到470亿英镑,而是以为只有30亿英镑,这无论怎么都不能说没有关系。

了解你自己是成功的关键。同样,这话不对。正如奥斯卡·王尔德(OscarWilde)曾指出的那样,只有浮浅的人才有可能了解自己。

伟大的领导人会说“我们”。错了。伟大的领导人会说的是“我”。他们身先士卒,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当情况变糟时,去冲浪吧。如果你已经像提供这条建议的人、红杉资本(SequoiaCapital)合伙人那样赚到大把的钱,你或许也能在灾难降临时干脆前往海边。其他人最好还是呆在原地,先把问题解决掉。

唯一的好建议来自雅虎(Yahoo)董事长:我今年58岁了,我最美好的时光还在前面。不过,我觉得对年轻读者说这话可能有些残忍。如果明天还有那么久才能到来,谁也不会对这样的幸福明天感兴趣。

于是我放弃了领英网站,又拿出刚刚收到的一本书的清样,书中记载一些著名人物的顶级建议。事情立即有了起色。我读到的第一条建议是:别太自负,如果有谁认为自己将通吃一切,最后都会遭到惨败。

我非常喜欢这话。它既有道理又有份量。只有一点不对头。说这话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他可能是当今世上最自负的人。

他这句话来自扎克·比松内特(ZacBissonnette)收录的一份诙谐集锦,其引用的人在行为上似乎与自己提出的建议截然不同。

其他了不起的建议包括雷曼兄弟(LehmanBrothers)的迪克·富尔德(DickFuld)的这句:当你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时,其他人将会关注你,因为这么做是安全的。甚至更可怕的是OJ辛普森(OJSimpson)的这句:你对自己负起全责、不再找任何借口的那一天,就是你开始奔向顶峰的那一天。

那本集锦向我们说明了有关建议的一般重要知识。从讲话人的角度来看,那些警句根本就不是让人照做的。事实上,这类警句是立场声明,讲话人借以告诉世人,他们希望世人认为他们秉持哪些价值观。

从接收者的角度看,他们本来就不会真正遵循那些建议。正如约翰·斯坦贝克(JohnSteinbeck)所指出的,“没有人想要建议——大家只想要佐证。”

即便如此,我也不打算让来信的那位年轻人毫无收获。相反,我想出了自己的立场声明。我并非始终遵守它,可每当背离了它时(就像我在上周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我都会追悔莫及。

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的舒适区,就不要想着离开。待在那里。

转引自FT中文网专栏

罗胖曰:

“建议”为什么越来越没有用?

因为标准化的处境、路径、价值正在消失。

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历史和当下之中,无法复制、不可穿越。

建设性,越来越不取决于外界和他人。

建设性,是自己早有准备,并随时从外界捕捉到的价值。

建设性,不是接受,而是猎取。

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