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7 严伯钧:打开古典音乐的正确姿势 文字版

大柔至刚    发布于 2016-11-29 17:58    阅读(2867)

No.197 严伯钧:打开古典音乐的正确姿势

——整理:大柔至刚、每天进步一点点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们今天的节目做一个特殊的安排

我请到了一位90后的朋友  叫小严 

他自己是美国布朗大学学物理学的博士  但是中途辍学了 

回到中国做艺术创业  有一次在私下的场合 

他跟我讲了一下他眼里的古典音乐  把我给听傻了  这么好的内容

值得和罗辑思维的用户分享一下  所以今天的节目我把位置让给他

好  下面我们就请听小严给我们讲的

怎样才是打开古典音乐的正确姿势  有请小严 

***********************************

亲爱的《罗辑思维》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非常荣幸今天能够为罗胖老师  过来进行一次代工  诚惶诚恐

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讲得不满意的地方求轻黑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严伯钧  你们管我叫小严就行了 

小严以前是一个学理论物理的博士  就跟霍金 

爱因斯坦基本就是一个专业  但是小弟不才 

没有能在科学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而是转而投向了艺术的怀抱 

因为艺术才是我的真爱  所以今天就来跟大家讲一下古典音乐的问题

这样一个大的领域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  一些套路总还是有的

这个套路我们说  所谓的音乐史  音乐的这种技术等等

音乐分析错综复杂  简直就是一团乱麻  你要如果从一本一本书去看

我觉得这个绝对是无头苍蝇乱撞  没有个十几  二十年的功力

你应该是下不来的  可但是呢  为什么我就能来讲《罗辑思维》呢

那可不就是我自己有这么一套东西吗  可以帮大家快速理解

怎么去迅速入门  怎么去看待古典音乐这么一个领域  好  那接下来

我们要破除对古典音乐的恐惧和迷信 

我们科学家干的事就是帮你们破除迷信  破除恐惧 

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用道理  用规律去总结清楚的 

介绍几个我自己总结的规律  我觉得大家知道这些点之后

古典音乐在你们面前立马缴械投降  根本就不是事儿

首先对古典音乐的理解  我认为我们要抓住所谓的一个中心

两个基本点  什么叫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呢  非常简单 

就是以德奥音乐为中心  这是一个中心

为什么说叫德奥音乐为中心呢  就是德国和奥地利 

就是说我们去统计一下  所有的我们说最出名的这些古典音乐作曲家

大概有一半你能数出来  他不是德国人  就是奥地利人  我们都知道

维也纳是所谓的世界音乐之都  就是以维也纳为核心  周围绕一圈

德语文化区  德国跟奥地利为核心的  他是古典音乐的我们说正宗

是它的精神和魂在里面  尤其是你去看所有的这种交响曲  协奏曲

奏鸣曲  我们说这种正经的严肃音乐  就是非娱乐性质的纯音乐

绝大部分是由德国人  奥地利人  德国籍的奥地利人

奥地利籍的德国人  反正就是这批讲德语的人也写出来

这是一个中心  以德奥为核心  两个基本点是哪两个呢

一个是意大利音乐  一个是俄罗斯音乐 

意大利你只要记住一条就行了  意大利人  我觉得意大利人

论不靠谱  我只服意大利人  就是说意大利人凡是在干正经事方面

是根本就不行的  但是意大利人在娱乐  在谈恋爱  在玩方面

绝对是一把好手  意大利是两个基本点  为什么呢

意大利你就记住一个  意大利歌剧  意大利的古典音乐  它就是歌剧

当然在早期的时候也是有很多严肃音乐  不过我们可以不论

因为它跟德国奥地利的音乐比起来  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意大利人主要是  你比方说以罗西尼  就是几大巨匠  罗西尼

威尔第  普契尼  多尼采蒂  贝里尼这些人  这些人他是只写歌曲

就是他只有歌剧一种作曲形式  就是说

就等于是他们也是跟德奥这帮音乐家  是非常友好的

内心互相深深鄙视的  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个体

你比方说在十九世纪早期的时候  贝多芬虽然是万世师表

所有人都尊敬的大师  但是他在晚年的时候 

他其实已经红不过罗西尼了 

因为他(贝多芬)的音乐实在是太登峰造极了  太高深了

罗西尼是一个非常人见人爱的小婊砸  就是这种感觉

他的音乐就是特别骚气  又炫技  剧情又好  又好听等等等等

所以说两个基本点  其中之一就是意大利  他们就是专门搞歌剧的

歌剧是一个娱乐性质比较强 

娱乐性质大过艺术性质的这样的一种体系  它有一个非常严谨

非常完善的故事体系  你就这么理解吧  就是那个时候没有电影

没有电视剧  大家想看有剧情的东西  那就去看歌剧

所以说意大利就是歌剧  然后俄罗斯是怎么回事  俄罗斯也好

捷克也好  还有以前的南斯拉夫  他们都是属于斯拉夫民族

斯拉夫民族一个特点就是游牧民族  所以俄罗斯这个音乐表现出来

它是用一种非常深层次的浪漫  还有一种悲凉感  一种悲壮感

这是俄罗斯的音乐风格  所以说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一定是最重要的是德奥音乐  它是摆事实讲道理

它是正经的严肃的音乐  而且它也是最丰富的音乐

然后意大利音乐的娱乐性质就要更加强一点

然后俄罗斯音乐就是一种非常深度的浪漫  是一种深邃的浪漫

知道了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当然了  我们还要提一下

法国 and the other(和其他)  就是法国以及等等

法国音乐它其实非常有意思  就是我整天说法国人是猪头肉三不精

就是说你搞音乐搞不过德国人  搞不过意大利人  搞绘画

搞不过荷兰人和意大利人  法国它相当于是一个

文化融汇杂交的地方  所以法国的特点是它有很多的创新

但是它有点东一榔头西一棒 

所以说法国在音乐当中它像一个万花筒的存在 

比方说跟法国的印象派(绘画)也一样 

它也有所谓音乐上面的印象派  就是德彪西  拉威尔这些人

所以我们可以把法国当成一个万花筒  就是它是一个点缀

它也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但是它的深度或者说传统的传承 

没有刚刚我说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那么深

那其他是什么呢  其他因为都不成体系  什么挪威的格里格

捷克的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  英国基本没有音乐

英国最牛逼的音乐家叫亨德尔  然后他还是个德国人

只不过是早年在英国发展  英国还有一个唯一可以提一下的

就是埃尔加  就是《威仪堂堂进行曲》 

再比方说尼尔森是丹麦的作曲家 

就是说这些都是以个位数出现作曲家的地方  我们叫做其他

或者说最炫民族风  什么叫最炫民族风呢

因为他们都是民族主义音乐 

他们的音乐很多的灵感就来自于他们民间的小调  歌谣等等等等

所以说大家记住  一个中心  两个基本点  法国和其他

那就是最炫民族风  那其实你看  我这样一概括的话

出去你跟朋友讲的话  别人一定觉得你这个概括得好特别精

好  刚刚我们是在空间范围上  对古典音乐作了一个概括

接下来我们从时间上来理解一下  整个古典音乐一盘棋是怎么下的

其实我相信大家一定多多少少  不管你懂古典音乐也好

不懂古典音乐也罢  多多少少一定是听过一些术语的

比方说文艺复兴  比方说古典主义  巴洛克  浪漫主义  后现代派

超写实主义  新古典主义等等等等一大堆

那你就觉得这东西非常错综复杂  一团乱麻  怎么搞清楚呢

你觉得这些东西要学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  但其实总结起来

小严告诉你  一点都不复杂我概括为两点 

不管你的艺术时期怎么变  主题怎么变 

核心的就是说所有的这个主义也好  那个主义也罢 

就在两个主题当中互相切换  一个主题叫古人更牛叉 

另外一个主题叫我们更牛叉  不管你这个主义也好  那个主义也罢

所有的主题都是在这两个

古人更牛叉和我们更牛叉之间进行来回的转换  好

那么这个怎么去理解呢  为了理解这个时期之间的转换  主题的变换

我们还是要简单的说一下  从这个年代上它还是有一个划分的

我们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就是掐好这么几个时间点

公元前和公元后  公元前就三个字  古希腊  完了

咱们就不用去解释了  然后从公元一年 

就是大家都知道公元是用耶稣基督的生日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开始按快进了  因为中间都没有什么好看的

一直快进到哪呢  从公元1年一直快进到1450年

我们来到了文艺复兴时期  前面这个1400多年  根本没有什么好看的

为什么呢  因为那个时候人也很穷

整个欧洲所有人生活的核心就是一件事  就是死后要上天堂

所以说他们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宗教展开的  教权大于一切

所以说从公元1年到公元1450年  没有什么太多好讲的

这里面没有艺术什么事  因为大家都在努力上天堂

里面有什么十字军东征  什么黑死病等等等等  到1450年左右

就在意大利的  比如说佛罗伦萨  威尼斯这么几个地方

或者锡耶纳这几个地方  诞生了一个叫文艺复兴的运动

什么叫文艺复兴呢  说白了就是随着社会的发展  时代的进步

人们越来越有钱了  经济越来越好了  以前每天也就啃啃面包

可能一个月能吃上一回肉  然后就想着死后怎么上天堂

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  社会的进步  大家觉得世俗的生活也应该享受一下

所以对文艺的需求开始暴涨  那么这个时候就表现在画家越来越多

音乐家越辣越多  可但是  他们那个时候的人们

已经被宗教折腾了一千多年了  早就没有什么文艺细菌的积累

那怎么办呢  唯一可以参考的古人就是古希腊  苏格拉底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那个时候文化还是非常灿烂的  哲学还是非常灿烂的

那个时候文艺复兴时期的人  就把古人的艺术成就作为最高目标

我举个例子  比方说大家都知道两尊雕塑  一个叫断臂的维纳斯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说米开朗其罗的名作  叫大卫

就是那个高五米裸体男子的雕像  这两雕像如果我不说

你们可能觉得这两个好像应该是属于同一种风格  同一个时代的东西吧

但是我告诉你  这两个东西差了1600年  断臂的维纳斯

是古希腊时期的雕塑  然后这个大卫  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

你想差了15个世纪  风格其实基本上还是比较接近的  所以你就可以看到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就认为  古人是最牛叉的  我们这帮俗人

就是我们这帮特别平庸的人  我们努力一辈子  就是为了达到古人的目标

所以说那个时候  我们再点一下题  就是Classical  你翻译成古典

在那个时候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那个时候古代的就是最好的  就是经典的

好  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第一波的  古人更牛叉这样的一个时代主题  好

一直到后面的古典主义都是古人最牛叉  到了什么时候开始发生改变了呢

欧洲  英国出了一个牛顿  这个人  这是我们学物理的祖师爷

几个祖师爷之一  有人觉得是伽利略  有了伽利略  有了开普勒

开普勒通过多年的观察  发现了行星运行的规律  再加上哥白尼的日心说

发现我们地球不是中心  太阳才是中心

然后再加上牛顿第一次用数学的方式  把物体运动的规律彻底地语言

写出来  这个时候  当时人们就发现  古人好像是错的

古人也有不行的时候  你也有今天  这种感觉  所以说

然后就开始了自我膨胀  觉得我们现代人是非常牛叉的

我们的现代科学古人的成绩根本就没有达到  好  再加上那个时候

当然我们说历史时期上我们要讲一些  比方说法国的以伏尔泰  卢梭

孟德斯鸠为首的这些人所谓的启蒙运动  追求一种纯理性的价值观

社会观  认为只要民众只要接受理性的教化

可以达到一个非常空前理想的这样的一种社会  好

然后再加上我们刚才说的  由于当时人们觉得我们现代人

那个时候的现代人搞出了科学  搞出了物理学

我们要比古希腊人还要厉害  我们比古希腊人还要牛叉

就诞生了史上第一波我们更牛叉的这个运动 

就直接在艺术上催生了所谓的浪漫主义  浪漫主义是什么呢

浪漫主义的核心其实就是  因为古典主义都是说古人更牛叉

所以说大部分音乐的主题是表现  比方说对古人的敬意  对上帝的崇拜

对一些大的话题的  一种宗教的话题

或者社会话题一种高尚的美德的一种赞誉  那个时候非常大

我们说又红又专  但是到了浪漫主义  大家觉得我们更应该追求

反正我们都很牛叉了嘛  那我们就要追求自己的感情的表达

我们要追求自我的提升  越来越多关于爱情的主题  关于自我的主题

关于自身非常忧郁的主题  音乐上的一个表现就是说从浪漫主义时期开始

小调的作品就越来越多了  那大调跟小调我快速讲一下

就是两种不同的音乐的运行规律  大调给人的感觉是愉快的  光明的

非常顺畅的  小调给人非常阴郁这样的一种感觉  浪漫主义

就是我们说的第一波的我们更牛叉的思潮

可是浪漫主义它也没有折腾多少年  大概到了勃拉姆斯这个大师

他当时其实  社会上普遍觉得你这人做派太老了  咱们都浪漫主义

咱们现代人这么牛叉了  你整天还秉承这种特别古老的作曲的方法

特别讲究格式  特别讲究规则  特别讲究曲式  你这不是老八股吗

可后来事实证明  勃拉姆斯的这种行为直接催生了一波

他虽然是一个浪漫主义的大师  但是他这个特别古典的作曲方法

又催生出来了新的一波古人更牛叉的运动  叫做什么呢  叫做新古典主义

比如说马勒这拨人  他都是属于新古典主义  然后你再往后看

到了20世纪  到了勋伯格这些人  他觉得不行 

古人已经把所有的能够写的交响曲也好  就是说这种主调音乐

该写的都写完了  古人已经牛叉到一定程度了

那我只能玩古人没有玩过的东西  好  那又来了一拨所谓的无调性音乐

那又是一波  到20世纪中期  我们更牛叉运动  那么你们可能要问

我们现在这个21世纪初  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  我可以告诉你

至少在音乐演奏方面  我们又处在新的一波 

古人更牛叉的这样的一个时代当中  因为现在你去看

所有的这些音乐的录音  他们都在追求一种复古的效果  追求一种清新的

淡雅的  一种非常有规则的  更加讲究节奏  节制的这样的一种音乐风格

所以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新的  在音乐演奏方面处在新一轮的

古人更牛叉的过程当中  所以你看  我们总结一下就非常清楚了

这么多的时代  这么多的主义  其实你根本不用去管它的名字

说白了就是你满汉全席吃惯了  你要吃一吃路边小菜了

就是一段时间的主题多了  那你肯定是要换一换  你要总结一下

就是有两拨人  一拨人就是盲目地认为  古人是最好的

当了孙子一段时间  不行  那我们得自我膨胀一下  膨胀了一段时间之后

又把自己玩坏了  然后又回来说不行  那我们还得再学学古人

但是每一次古人更牛叉跟现代人更牛叉  我们来做一个环比的话

其实每一次回到这个主题的时候

它经过了中间这个我们更牛叉的洗礼之后  他会比之前的古人更牛叉

你也不能说更优秀  但是一定会有更新的东西带给你

所以说艺术就是在这两个主题当中  在时间线上不断地交替进行

不断地去进步  不断地去发展  刚刚我们从空间上  时间上

都用小严的一套理论  对两百多年间的古典音乐做了一个大致的概括

现在我们来进行一些局部的放大  看一些微观的原理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们说了  整个这个古典音乐也好  甚至整个古典艺术也好

不管是绘画  还是其他等等的艺术类型

都在古人更牛叉和我们更牛叉两个主题当中进行转换

但是如果我们微观来看  这个时代的转换  换句话说

从我们物理学的角度来说  这个动力学  牛顿第二定律  f=ma

这个动力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推动这个时代一起进步的呢

其实也很简单  就是说推动时代进步的那当然是人

推动艺术界进步的当然是艺术家  音乐节当然是音乐家

那么小严用这样的一套体系  就是如果我们把所有的音乐家

不论大领域  小领域  大时间尺度  小时间尺度

我们都可以把当时活跃的这批音乐家  当作一个班级 

那么在这个尺度  在这个班级下  我们一定能找出三个最重要的班干部

分别就是班长  学习委员跟体育委员  接下来那我们就说

在整部音乐史当中  所有的音乐家组成的这个班级当中 

这三位班干部分别是谁呢  分别是巴赫  莫扎特和贝多芬 

接下来我先来说一下巴赫  巴赫是所有班干部当中的班长 

班长大家都知道  在班级里面  班主任底下就是他  大事小事一把抓

所有委员都要听班长的  他基本上是这个班干部体系的缔造者

什么叫缔造者这个角色呢  就是说巴赫他被人称为是音乐之父

为什么说巴赫是音乐之父呢 

因为在巴赫之前基本上音乐这回事它还不成个体系

巴赫处在所谓的巴洛克时期  他的创作非常非常的多

他一辈子创作过1000多部作品  记住是1000多部作品

还不是1000多首作品  他这1000多部作品当中

有很多是非常大的大部头作品  你比方说《马太受难曲》

他有所谓的四部受难曲  大家都知道  新约圣经当中不是有四部福音书吗

所谓的《马太福音》  《马可福音》

《路加福音》跟《约翰福音》四大福音书

这四个人分别是耶稣的四个门徒  然后巴赫他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天主教徒

他虔诚不仅表现在他创作方面  他还表现在自己的生活作风方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巴赫一辈子生了二十个孩子  他有两任妻子

第一个妻子给他生了七个孩子  然后去世了

第二个妻子又给他生了十三个  因为天主教觉得怀孕这件事是上帝的旨意

所以是不能避孕的  他除了这四部福音书

每一部福音书都是三个小时以上的大部头的作品  三个小时单曲的话

我们说四分钟一首曲子  那不得五十首曲子都得出来了 

而且他还有很多不仅这种大部头的  这种乐队作品  合唱作品

比如说他的《B小调弥撒》也是两个多小时的作品  他不仅数量多

他质量还非常高  他基本把所有能写的乐器  能写的曲式通通写了个遍

就是说在我们现在眼光看来很多冷门乐器  比方说中提琴  巴松管

双簧管  这些都是我们觉得是以配角

在管弦乐当中里面出现的这些冷门乐器

巴赫也把它们的独奏作品都写了个遍

所以这就导致我们现在音乐学院当中

学这些冷门乐器的同学们他们非常痛苦

因为他们演奏来演奏去就只有巴赫的东西  所以说巴赫他是一个大全能

他什么都行  而且我们说巴赫有多神  就是说他作曲平时是这么做的

他是一个管风琴演奏师  管风琴我们回头又可以单独讲一期

这简直就是人类智慧的精华跟结晶  它一般来说

管风琴你不能把它当做一个乐器  它基本是一个建筑

因为你是要造教堂  或者造音乐厅的时候连着一起造  它有1万多根管子

古代的时候是靠一个水车带动鼓风  然后它能够有这个风琴的声音出来

它有1万多根管子  你想想看  这是多么浩大的一个工程

然后说巴赫他去作曲  跑到一个教堂  开始即兴演奏  也不带停

也不带顿  然后就弹  然后两个小时

回到家里把刚刚弹的一个音不差通通抄下来  这部曲子就编完了

所以说巴赫他首先是一个非常神的人  最重要  最重要的贡献

这是巴赫把所有的音乐的可能性  通通给你挖掘了一遍  这给我打个比方

你们一下就清楚了  巴赫之前还有很多作曲家  比如说什么蒙特威尔第

这些作曲家为什么他们不是音乐之父  因为他们在巴赫之前

他们不是音乐之父呢  尤其是这个蒙特威尔第  这个意大利人

他为什么不是音乐之父呢  按理来说他是世界上第一个

被称为国际化的作曲家的人  前面的这些作曲家

他们充其量是一个我们说探索者  他们就好像去开矿  说矿在这儿发现了

你们以后来这挖吧  巴赫他干了这么一件事  他把所有矿全挖了一遍

每个矿里面有什么矿产  大概产量多少  通通给你搞明白了

说我这儿都给你们弄清楚了

你们以后就沿着我挖的这个洞往下挖就可以了 

所以说巴赫  他不仅从乐器的种类上  还有这个乐曲的形式  比方说

他在一个曲子里面八段音乐  每一段用了一个不同的曲式  又有德国舞曲

又有什么阿拉曼德  有什么所谓的萨拉班德  有什么吉格等等等等

就是把当时有的曲式全部玩了个遍

所以说巴赫是这么样的一个缔造者的形式  在巴赫之前  音乐这个东西

大家还不明白有什么潜力  到了巴赫之后  巴赫已经把音乐大概能怎么玩

每个乐器能玩成什么样  每种曲式能玩成什么样  他已经给你定了型了

把整个架子都给你搭出来  所以说巴赫他是一个缔造者

我们说他就是音乐圈的这个班长  好  接下来我们来讲一下这个学习委员

这个学习委员是谁呢  是莫扎特  那为什么莫扎特是学习委员呢

首先我们来说一下这个学习委员他有什么特点  首先学习委员管什么

学习委员管学习  可但是呢  学习委员他不管别人的学习

他只负责自己学习好  所以他对全班的平均分基本是没有什么帮助的

他也不会去辅导别的同学  说你不会做了  你让我帮你做一下

我们说得直接一点  学习委员他是个最不顶用的班干部

他最多起个示范作用  就是说学习委员负责自己学习好

所以莫扎特他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莫扎特他应该是我们说这个星球上

存在过最天才的这样的一个人  可但是呢  天才他不一定就有贡献

对吧  我们说莫扎特一辈子  大大小小作过1000多首曲子

可但是他作这1000多首曲子  我们说套路感是非常非常深  而且好像

你可以把莫扎特当成一个满分学生  这是什么套路说立马给我写

立马给我变着法子来  他绝对可以给你交一张  特别好听  特别优美

特别完美的答卷  就是说所有的点他都可以面面俱到

而且据说莫扎特神到什么程度  莫扎特的草稿跟完稿一样

他就是被上帝所选中的  我就是在上帝的硬盘当中

把这个曲子给你拷贝下来而已  就这么简单  所以说莫扎特他的一辈子

他在音乐上的道路实在是太顺畅了  因为他是一个少年天才

据说四岁开始作曲  七岁就写了第一部协奏曲  十一岁第一部交响曲

十二岁第一部歌剧  你跟他比比  贝多芬在29岁的时候

才写出第一部像样的音乐作品  跟他比那是不是弱爆了

莫扎特关于他神的故事特别特别多  就是我们一般来说作曲

我们知道一个交响乐团有不同的乐器  我们分不同的声部

所以它那个总谱拉开来是很多行的  每一行写的是不同乐器的音乐

那我们一般作曲家作曲的方法是  我先把这个乐器写一句话出来  好

那我再想想其他乐器在这个时候  它应该是配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再写一行  莫扎特不是  他写作的时候

在他脑子里直接就已经听到了这个曲子  他听第一个音

第一个音是什么什么  小提琴是这个音  中提琴是这个音

大提琴是这个音  所以他第一个音  他就已经把所有的乐器全部都写好

所以他是这样垂直作曲的方法去作曲  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天赋

我们再去形容莫扎特他是一个满分学生  还有一个原因是从他一开始

他从刚刚开始出道的时候  从十几岁的时候去作曲  你去仔细听

他的作曲的风格  早年跟晚年没有太大的变化  就是他一开始就很完美

到后期也很完美  他都已经聪明到  厉害到不用去思考

我一开始就很天才  我已经没有进步的空间了  我已经没有进步的空间了

所以我从头厉害到尾  所以我作曲的风格  他自己没有太大的变化

所以换句话说  如果音乐史当中没有莫扎特这个人  当然是非常可惜的

但是音乐会不会因为莫扎特而停止进步呢  我认为是不会的

就是说莫扎特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曲家  他是一个满分学生

他可以把所有的曲子都写到非常完美  非常具有他个人的特点

你挑不出任何错误  没有一个音是多的  没有一个音是少的

每一个音在那儿都有它的理由  这就是莫扎特最神的地方

但是他在曲式上的创新  他在旋律上的创新

其实他的套路感是非常非常重的  比方说在他所有的音乐作品当中

你都可以听到这句话  就是他所有乐句的结尾都是这样

就以一个颤音这样去结尾  他基本上成为了莫扎特结束音乐的一个标志

所以说莫扎特  他是一个特别巨大的天才

他拥有一切天才应该有的性格特点  虽然音乐非常的圣洁  非常的高尚

但在生活中是一个非常低俗  甚至有点下流的人

其实我是读过所有莫扎特的书信集  里面有一些非常奇葩的段落

特别口味重的这种东西  所以说莫扎特才华极高  天赋极高  可惜的是

他没有经历那些纠结  没有经历那些挣扎

反而导致他对整个音乐形式的进步  并没有产生太大的贡献

所以说他是一个只负责自己学习好的  这样的一个学习委员

我们也可以把这样的人理解为经营者  就是他可以在现有的框架之下

把这个框架发挥到极致  发挥到顶点  发挥到好到不能再好

所以说学习委员  经营者  莫扎特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好  接着刚才说

我们说如果所有的音乐家是一个班级  上帝就是这个班主任

那么他会选谁当体育委员呢  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贝多芬

那为什么贝多芬是体育委员呢  首先我们来想想看体育委员有什么特点

首先这个体育委员他肯定是比较好动  这种调皮捣蛋  起哄的事

也少不了他  甚至也是班里的不安定因子  所以说这个人是谁呢

他就是贝多芬  我们或者说贝多芬是改革者  他是一个革命者

贝多芬跟莫扎特比起来  那就是太大器晚成了

我们刚刚说莫扎特四岁开始作曲

贝多芬29岁才刚刚作出第一首像样的作品  你想想看  29岁

搁着莫扎特  那都属于晚期作品  莫扎特35岁就去世了

29岁属于莫扎特的晚年  所以说跟莫扎特比起来

贝多芬那简直就是大器晚成  但是贝多芬的音乐

我个人认为是生命的源泉  力量的源泉  跟他的个人遭遇也非常有关系

关于他的故事我们也听过非常多  贝多芬其实是出生在一个

比较屌丝的这样的一个音乐家庭  他的父亲是一个宫廷的男高音歌唱家

他的母亲是宫廷乐团的厨师的女儿  由于他父亲的私生活非常的混乱

导致贝多芬在娘肚子里的时候  就已经被感染了梅毒 

所以这个梅毒是一直伴随着贝多芬的一生 

直到他死的时候也是跟这个梅毒是分不开关系的  当时因为莫扎特非常红

所以他父亲也想把贝多芬  打造成莫扎特这样的神童

然后就是各种逼他练琴  各种打骂  甚至为了混淆视听

还故意把贝多芬的年龄报小了两岁  贝多芬是1770年出生的

他还对外宣称贝多芬是1772年出生的

贝多芬从小并没有表现出很强的作曲天赋  但是他的性格在这样的打骂

压抑当中  他的一种非常叛逆的性格就被培养出来了

叛逆表现在什么方面  当时贝多芬刚刚来到维也纳  但是所谓的维漂一族

他当时其实非常有幸  拜当时的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一哥  扛把子  谁呢

就是海顿  拜海顿为师  大家亲切的叫他海顿爸爸  你说爸爸是谁

那就是海顿  因为他人特别好  不仅作曲作的特别好  他还特别照顾人

他还一点都不傲慢  非常愿意提携后辈

当时贝多芬其实是非常有幸被海顿收作了学生  可但是贝多芬非常叛逆

他觉得海顿教我这些东西都是套路  都太老了  老八股  一点意思都没有

所以当时海顿给贝多芬布置了  很多的作曲的作业  贝多芬觉得你这不行

我不愿意做这种东西  所以他花钱雇枪手写作业  搪塞他的老师海顿

当然了  后来被海顿发现  所以就扫地出门  但是这个海顿人还是不错的

所以说贝多芬当时出道  大概是二十八九岁的时候

他是以三首钢琴三重奏出道  还请海顿去听  海顿还非常善意地指出说

你这个第三首先不要发表  因为你这个太创新了

维也纳人他们的品位没有你想象的这么高  他们一下接受不了

所以你看他初出茅庐的时候  他就是不断在向传统挑战  在打传统的脸

再比方说他的《第一交响曲》

这个《第一交响曲》也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

他的开头是以一个属和弦开头  你们可能不懂什么叫属和弦

我来给你们打一个比方  你们一下就明白了

大家上学的时候都写过议论文吧  我们一般来说这个议论文的结构

我们先要抛出一个论点  我认为这个东西应该是怎么怎么样的

我先要讲一个论点  那音乐当中也是一样的  他一开始你要点题

比方说c大调第一交响曲  那你第一个音从套路上来讲

就一定是要c大调  因为我是一个c大调交响曲  我要自报家门

我先要讲清楚自己的立意  就是说我是一个c大调交响曲

我第一个音一定是一个c大调的和声  特别稳健  我这个立意立在那儿了

我再慢慢地展开  贝多芬他不  他一开始来了一个属和铉

属和弦听上去是一个什么效果  我们来听一下这个第一交响曲

(播放音乐)  我们听完这个感觉  他第一个是一个问号

就相当于你写一个议论文  我就是想听你议论  你不告诉我你的论点

你还先上来问我一句  这个就很创新  非常有意思

这就是《第一交响曲》  当时其实是非常震撼当时的维也纳观众

你开始写一个问句  大家觉得非常新颖  这样的例子还有非常多

还有一个一定要说的  就是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

什么叫协奏曲呢  协奏曲大概就是有一个独奏乐器  比方说钢琴

比方说小提琴  然后跟一个乐队(合奏) 

当然协奏曲这个翻译其实有点不太准确  协奏曲Concerto

在意大利语的翻译里  其实它是有一种竞争的意思在里面

就是独奏跟乐队  他不是一个乐队给独奏伴奏的关系  这个就大错特错

他是独奏跟乐队  一个男女对唱  一个互相对话的关系

有时候它会有很多冲突  他们有时候特别和谐  有时候又特别冲突

你比方说这个乐队在奏一个主旋律的时候  钢琴在上蹿下跳

它要制造出一种戏剧性的冲突  所以我觉得翻译成竞奏曲  竞争的竞

就更加恰当  那一般来说协奏曲的套路是什么呢  一样的

一开始上来一般都是乐队  先要唱一个引子  就相当于看电视剧

我得有一个序幕  序幕完了之后主角才出场  所以一般都是一个乐队

一个引子三四分钟完了钢琴才出来  贝多芬他首次让钢琴先出来

就一个音  还没有乐队什么事  我们听一下(播放音乐)

非常简单的几个音  由钢琴把乐队带出来 

这在当时又是一个非常创新的举动  甚至有人认为 

这首曲子直接预示了浪漫主义拉开帷幕  所以你们去看贝多芬的一生

他可能出版的作品  他出版的作品只有135首  编号到135  跟莫扎特

跟巴赫都没法比  但是他的每一部作品基本都是里程碑式的作品

他每一部作品都在挑战权威  挑战传统  都在创新

所以说他是体育委员  你整天闹事  整天不按套路来

整天推着时代往前进步  甚至他到晚年的时候感觉有些用力过猛

什么叫用力过猛呢  他太超前了  超前到别人都觉得

说这大师是不是耳朵聋了  老眼昏花  写出来的音乐都那么怪

所以说当时  贝多芬快去世的那段时间  在他晚年的时候

我们刚刚说到了一个中心  两个基本点  罗西尼是最红的

罗西尼旋风席卷欧洲  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听贝多芬了  觉得你大师牛

确实牛  可但是你这曲子怎么就这么怪呢  后来甚至有人说

他让我们现在再去听  就是说你比较有音乐素养  你听了很多人之后

像我特别喜欢贝多芬晚期的作品  我觉得感人至深  登峰造极

甚至因为他太超前了  有人说他晚期的作品启示的

不是浪漫主义的作曲家  他启示的是二十世纪100年后的现代派的作曲家

就是他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时间跟空间

去影响自己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了  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所以说贝多芬是体育委员  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改革者  由于他的性格

由于他的命运的遭遇  他就是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我就是要让世界给我跪

我就是一个革命者  你们这些人通通说得都不对

你们都要让世界听我的声音  而不是让我去迎合世界的品味

这就是贝多芬  一个非常有血性的汉子  非常有创业精神

创新精神的革命者  他就是古典音乐这个大班级当中的体育委员

其实刚刚我们说到班级这个体系  班长  学习委员跟体育委员

其实我认为不管什么样的时间尺度  不过什么样的地理位置

不管什么样的艺术领域  其实都还是可以解释一些事情的

你比方说文艺复兴时期  我们有文艺复兴时期三杰  达芬奇  拉菲尔

米开朗基罗  达芬奇就是一个班长  因为你们知道他是一个全才

他不仅是个画家  是个雕塑家  他还是个建筑师  解剖学家  工程学家

数学家  军事学家  所以说它是一个集大成者  基本说《蒙娜丽莎》

《圣母领报》  《岩间圣母》  《圣彼得》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文艺复兴时期奠基式作品  所以说达芬奇是班长  然后拉斐尔

拉菲尔他其实对整个文艺复兴艺术的推动  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他只是画画画得特别好  简单来说就是

更精确来说他就是圣母画得特别好  他的圣母画得栩栩如生

特别温柔  特别美丽  米开朗琪罗那不一样

那他是一个对文艺复兴的风格非常有影响  有推动作用的人 

米开朗琪罗晚期的一些作品  直接推动了巴洛克艺术风格的诞生

其他领域你再看一样的  班长  学习委员  体育委员  印象主义时期

马奈  莫奈  梵高  马奈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  我们说印象派的画家

然后莫奈他活得最长  一生非常高产  创作了1000多幅作品

但是你会发现他的作品跟作品之间  这风格变化不大  每一幅质量都很高

梵高就不一样  梵高从他的早期到末期风格一直在变化  一直在探索

一直在推翻传统  梵高的这种夸张的表现形式

直接催生并影响了向马蒂斯这一类的  所谓的野兽派画家的诞生

这又是一个班长  学习委员跟体育委员的故事  或者我们直接来讲

叫缔造者  经营者和改革者这三个角色  来理解不同的时期

不同的时间尺度  和不同的地理位置的大师的地位

你只要把每一个不管是大范围  还是小范围的这三个人抓住

我觉得整个艺术的动力学你就八九不离十  你就已经理解得非常清楚了

我来问一下  你们在生活中有没有一种场景 

比方说绝大部分适婚男青年们遇到的问题  我这个朋友过来跟我说

我这里有两张音乐会的票  你帮我看看这个曲目 

这个曲目到底讲个什么东西  然后你告诉我一下这个曲目应该听什么

有没有一些特别出彩的点  因为我要请一个姑娘一块儿去看这个音乐会

这个姑娘我已经追求好久了  我想在这个姑娘面前展现一下

我自己多么有逼格  多么有文化  都没有品位  多么有追求

我相信其实并不只有我这位朋友有这样的问题 

你们可能很多人都有这个问题  其实我懂的 

你们就是怕去音乐会的时候睡着 

在女朋友或者想要追求的女朋友面前丢脸  那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呢

因为大家通常都认为  古典音乐这个东西是非常高雅的 

高雅其实是个非常客气的事  大家会认为古典音乐这个东西太高冷

高冷的甚至有一点无聊  担心会在音乐会当中睡着

这样那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吗  那小严在这里告诉你

其实古典音乐它根本就不高冷  那古典音乐为什么会让人觉得它高冷呢

我觉得  这个话说出来虽然有点残酷  我觉得古典音乐这个东西

完全就是有那么一小撮  一小批想要跟别人说起来  我是听古典音乐的

显得自己非常高大上  炒啊炒啊炒  于是就把古典音乐这个东西

炒得非常所谓的高冷  所谓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因为他要拉开与其他的

比方说我们听流行  听爵士乐的人的优越感  这个差距感 

古典音乐为什么这么难懂  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

这是我们的观念上就有的这个问题  古典音乐这个词英文是怎么来的呢

叫classical music  但是classical这个词在西方的语言体系里面

根本没有古这意思  所以说我觉得古典音乐第一印象上就吃了亏

让大家觉得这东西特别老 

我认为古典音乐应该翻译成经典音乐才是最正确的

恰恰古典音乐它一点儿都不古老  古典音乐经典  正因为它年轻

它青春永驻  这么多年过去了  它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遗忘

那我又要提了  我特别好的朋友  著名的青年指挥家俞潞  他告诉我

其实你知道吗兄弟  真正历史上到现在存在过多少作曲家吗

以作曲为职业  有出版过作品的作曲家  一共有15000人

你们去看看这个数字  15000人  总共产生过100万部古典音乐作品

记住是100万部作品  这一部作品它还不是像我们现在的

一首歌三四分钟  一部作品  比方说瓦格纳的一出歌剧三四个小时下来

可能就有几十首咏叹调  几十首单曲在里面

所以说古典音乐的作品是浩如烟海  但是到我们现在这个社会

它流传下来的  还在演奏的可能就不到1000首

经常演奏的可能不到两百首  所以说古典音乐大部分在那个时候

也是被遗忘的流行音乐  我举个例子  现在如果过了100年

像《月亮代表我的心》  像《甜蜜蜜》  或者说《上海滩》

这样的特别著名的我们说经典老歌  它到了100年之后  它也是古典音乐

其实我们现在往回看100年  那我们不说100年吧  七八十年

1920年代  1930年代的上海  《天涯歌女》啊  像《夜来香》啊

《夜上海》等等等等  这些当时其实我们都说是上不得台面的

夜总会的下九流的歌曲  可是到现在它也被我们传唱成为经典

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音乐  甚至是古典音乐  好

大家觉得古典音乐非常高雅  非常高冷  那你们觉得爵士乐怎么样

大家肯定觉得爵士乐还是非常不错的  因为你经常到一个酒吧

你到一个餐厅  你都可以看到有人在演奏爵士乐

然后这个爵士乐的歌手也非常多  基本说在我们当今的这个社会

爵士乐的这个流行程度  应该是不比流行音乐  不比摇滚乐低的

小严在这里告诉你们  爵士乐这个东西其实门槛极高  你要去学习

你要去演奏起来  它绝对不比古典音乐简单  因为爵士乐拥有自己一套

非常完整的音阶体系  和声体系

然后它里面非常讲究的是一种即兴的能力  这种即兴不是说我用一种套路

教能把你教会  他需要大量的演奏  大量的积淀  搞古典的搞不了爵士

搞爵士的也搞不了古典  两个非常友善的井水不犯河水的领域 

那我们就单纯的去认为古典音乐这么高冷  是不是对古典音乐有点不公平

是不是有点冤枉  这古典音乐当时在古代的时候  它是怎么被做出来的

我举几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大家都知道巴赫  海顿 

这个名字大家应该都听过  巴赫  我们称为所谓的音乐之父

海顿就是所谓的交响乐之父  这两个人干吗的呢 

这两个人都是在宫廷里面  给王室也好  当地的贵族也好 

去写宫廷音乐的  你说宫廷音乐的功能是干吗的  一帮贵族喝喝下午茶

聊聊天  它完全就是一个非常娱乐  非常消遣的  这样的一个功能

你说这个娱乐跟消遣  它被写出来  就不是为了让你高冷的  当然了

我们说一些像弥撒曲  有很多的这种宗教需求

所以说有一部分或者说一大部分  所谓的古典音乐  它是为宗教服务的

你们去看这些弥撒  唱诗  包括我们说  安魂曲这一类大家都一定听过吧

古典音乐为什么让人觉得高冷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就是因为它们其实是一种纯音乐  就是太抽象了

他没有具体表达某一个故事  或者某一个情节内容  所以说在绝无仅有的

还比较著名的古典音乐当中  一些有标题的  比方说《命运交响曲》

《英雄交响曲》  你至少在听的时候  你能想象自己悲惨的命

想象一个伟大的英雄  可以让你觉得这个东西有内容一点

正因为它如此抽象  再加上经过这么多年  那么多人去分析它  去听他

会让我们觉得这个作品它就变得非常有套路

有所谓的很多的知识跟理论在上面

如此多的知识跟理论堆积在这个作品前面  会让大家觉得

你要先去理解这么多作品  我想要读个什么硕士  博士的

我才能把这个东西弄明白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  其实我讲一个例子

你马上就明白了  为什么同样是管弦乐 

电影音乐你听上去就会觉得那么容易接受呢  很简单 

因为电影音乐它是有场景感的  你都是配合着一个电影画面

同时在聆听这样的一种音乐  那一下子就被这个剧情 

被这个画面带入进去了  所以说我认为电影音乐 

很有可能就是管弦乐古典音乐的未来  有一部电影 

2014年非常火的电影叫《星际穿越》  大家对这个电影都非常有印象吧

如果我们单独听它的电影配乐  其实是非常空洞无聊的

因为就是一些管风琴的和声  那我放一段音乐给大家听一下

可但是配上那个一望无际的浩瀚的宇宙  一个黑洞

然后一个光芒那样射出来  觉得这个音乐简直是太震撼人心了

(播放音乐)  所以说画面感  场景感  对理解音乐

欣赏音乐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的古典音乐

会让你觉得很高冷的原因  在这里我给大家发一个小小的福利

我的微博上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粉丝  比方说他说老师  我要结婚了

但是我的婚礼上我又不想放  《婚礼进行曲》这样特别俗的曲子

其他曲子我又不会挑  您能不能帮我挑一下

这里既然非常有幸能够接触到罗辑思维的各位粉丝

小严在这儿就提供一个福利  屏幕下方是我的微博

你们关注了我的微博之后  只要私信给我  你们任何的场景

你说结婚也好  丧事也行  都通通私信给我

我保证挑到大家满意的音乐给到大家  有私信必回

请大家踊跃关注我的微博  帮我涨涨粉  前面讲了这么多

其实小严想表达的观点非常简单  就是说古典音乐它其实一点儿都不高冷

然后小严再来帮大家树立一个正确的音乐观  什么叫正确的音乐观呢

古典音乐就是那个时候的流行音乐  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大家想

我们的流行音乐为什么现在是长这个样子  这其实很好理解

这跟我们的社会发展  尤其是科技的发展是离不开的  你想

古代的时候我们要听音乐  那时候没有留声机技术  对不对

所以说我们要去听音乐  只能去音乐会  你说古代的那些什么上流社会

贵妇人  富家的小姐去听音乐会  你德梳妆打扮吧  穿衣服

化妆估计就得一个小时  然后再让仆人端着你的那个大裙子

上了这个马车  颠簸颠簸去音乐会  又得颠一个小时  然后回来卸妆

脱衣服  可能也要脱一个小时  好  这三个小时出去了

你说我要去听个音乐会  你就给我听一个四分钟的曲子  那我还不抽你

所以说这一部歌剧五个小时  六个小时非常正常

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留声机技术  所以那个时候的娱乐方式是非常整体化的

就好像以前我们没有手机  我们只能看书

所以看一本书它是非常大部头的  现在我们都碎片化了 

我们有录音技术  所以我们的流行音乐现在是三四分钟  因为我们人啊

他所谓的集中精力的时间  那可能就是三四分钟  在古代的时候

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  当时的科技水平是那个样子

所以说我们的古典音乐才会这么长  才会是这样的一种形态

所以说古典音乐在那个年代  就是那个时候的流行音乐

我们对古典音乐正确的音乐观  我们不要把它过度神化 

但是也要承认它是我们的历史  文化的瑰宝  它的经典 

它不会被时间淹没  正是因为它的艺术价值  它对人类的启示的价值

最低最低  它的音乐性  它的欣赏性是非常非常强的

所以我们要抱着这么一个正确的观点  去看待古典音乐

这就正确了我认为  好的  跟大家闲扯了五十分钟 

我自己讲的也非常尽兴  非常痛快  好久没有一口气讲过这么彻底

这么丰富的内容了  我自己也是非常非常开心的  总结一下

我们这一集讲了这么几件事  第一  帮助大家破除了一下 

对古典音乐不必要的恐惧和迷信 

古典音乐只不过是古代的比较优秀的流行音乐  没有被时间淘汰

一直流传到了我们现在还在继续被欣赏  就是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其他神神叨叨的事情  第二  我们提供了一套从时间上

空间上  宏观上和微观上来理解古典音乐的  这么一套方法论

简单概括来说  就是从空间位置上来讲  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法国以及其他  时间上来讲  就是整个音乐史都是在 

古人更牛叉和我们更牛叉两个主题当中  来回变换

微观上来说  推动社会  推动音乐进步的这么多音乐家

不管是大尺度还是小尺度  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地区 

如果我们把这些音乐家想象成一个班级  都可以有班长 

学习委员跟体育委员  这三类的人  在推动整个音乐史的进步  好

最最重要的是古典音乐  他确实是一个温暖人心  启迪智慧

造福千秋的  这么一个好东西  小严是非常希望 

能够跟大家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一块儿去分享  我觉得最关键

古典音乐是一个打开方式的问题  因为它确实是比较庞大的

相对来说比较错综复杂的一个体系  如果你开始得不好就容易长歪掉

这个时候特别需要有一个人来帮你把把关  拿捏拿捏  老司机带一带

给你们一个正确的打开方式  好的  谢谢逻辑思维给我的这次机会

希望以后跟逻辑思维能够有更多的合作

帮助大家慢慢打开古典音乐这扇大门  谢谢

***********************************

节目的最后我再出来啰嗦两句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经济学的原理

就是如果守在海边  你反而吃不到最好的海鲜  为啥呢  因为你想啊

便宜的海鲜  如果运到内地  那个运费就会加很多价格  不划算嘛

但是高档海鲜就不一样

运费在它的总价格里面占据的那个比例是非常低的

所以内地的一些有钱人  就会把高档海鲜运走  所以你守在海边

反而吃不到好的海鲜  这就是空间对于琳琅满目的事物的  那个筛选效应

其实筛选效应还出现在第二个因素上  就是时间  比如说中国的唐诗吧

现在据日本学者的精确统计  唐诗流传下来的大概49000多首

虽然唐诗很好  但是你能说这4万多首都好吗  不会  时间会帮你筛选

我们一般都知道《唐诗三百首》  当然你要是研究得比较深入  好

再给你翻十倍  大概也就是三千首非常棒的唐诗

剩下来质量是不怎么样的嘛  所以你看  我们举的这两个例子

就是通过空间和时间  对于琳琅满目的事物进行筛选

但是这个世界还存在另外一种筛选的方式  就是通过人

你看我们这期节目  那么大篇幅  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首古典音乐

在小严的眼里就抽取出这么简单的几个逻辑

当然这跟小严学物理学也有关系  他跟我讲到物理学上的一个典故

就是爱因斯坦自从搞出了相对论的那个方程  E=mc²

他就觉得这玩意儿肯定对  为什么  因为足够简洁

所以物理学家天然是要把琳琅满目的东西  抽象成非常简洁的表达方式

这就是小严他这种思维方式给我们带来的价值

顺便也吹嘘一下我们自己做的事吧  我们开发的  得到app

就是想在知识的大海面前  我们能不能通过这种有抽象的

转述的凝练总结能力的人  然后以最高效率的方式向各位提供服务

那好  今天小严所有的演讲文本  我们进行了总结  然后整理

放在得到app的《罗辑思维》的订阅专栏里面  如果你想看到的话

那可以把《罗辑思维》过去四年  所有节目的音频版本加上这些资料

叫去广告加资料  一块钱卖给你  好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们下周见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挺辛苦,觉着文章好,就打赏几个积分呗~
相关文章 写篇文章
还没有人就此发表长篇大论,你要不要来一发? 写篇文章
评论:
评论(0)


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版更新

每周一更新上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目前已有三位小伙伴,欢迎更多小伙伴加入。另外,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纠正。链接微信:lzg157,QQ:937307849,暗号:视频文字。文末可扫描添加微信公众号:ljswwzb-update,公众号有标点符号版以及精简导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