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6 这个世界会好吗(上) 文字版

大柔至刚    发布于 2016-12-05 10:44    阅读(714)

No.156 这个世界会好吗(上)

——整理:大柔至刚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在首届的跨年演讲当中

我给大家推荐了一套书  就是王东岳先生写的

《物演通论》和《知鱼之乐》  那《物演通论》算是纯粹的哲学著作

比较难懂  《知鱼之乐》好多了  它算是哲理小散文集

所以我建议大家读这套书的时候  先读这本《知鱼之乐》

觉得有意思再反过头来啃这套《物演通论》

要不然就像我们有的读者讲的  《物演通论》里面每一个字我都认识

可是它一旦结成了句子  段落和篇章之后  我咋就不知道它是啥意思呢

确实是如此  读哲学就是有门槛的  说实话  罗胖也很愚钝

我在读这套书的时候  都不能叫读了  其实叫啃  一个字一个字地啃

我也是啃了两年之久  而且还辅之于去听王东岳先生的课

我还把他的课录了音  然后反复地去听  大概听了有十几遍之久

直到今天  我也只敢说是得其大略

但是《罗辑思维》作为一个知识服务商  我们承担这样的责任

既然敢卖这套书  就必须有责任给大家做一个导读  但是我有言在先

我导读当中  如果偏离了王东岳先生的原意  责任在我

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哲学体系  那今天我们就做这个导读

但是说实话  三年以来  我做《罗辑思维》这个节目

这期节目是我在准备过程当中  感觉到最为困难的一次  为什么

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王东岳先生的知识存量实在是太大了

他的知识是已经遍及了人类知识存量当中的所有领域  从哲学到历史

到文化  再到自然科学  包括最新锐的那些自然科学领域

他都有所涉猎  这个眼光已经远远超出了罗胖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

他观察世界万物的站位  是站在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这个尺度上

去看问题  这跟我们过去《罗辑思维》节目的站位那是天差地别

所以大概是一年前  我跟王东岳先生  还有王东岳先生的弟子李善友教授

李善友教授算是我的老师  我们就一起在聊他这个哲学体系  我当时就说

我能不能发一个愿  我能把王东岳老师的这套体系做一个通俗版本的转述

李善友老师就说这太难了  你行吗  我说我试试  这一试  这一准备

我就准备了一年之久  所以这套书虽然我们早就拿下了独家的销售权

但是为什么一直到2016年的元旦才敢拿出来

是因为我的准备才刚刚做好  所以非常之难  这是第一个原因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就是王东岳老师的这一整套思想体系

如果只简单地告诉你他的结论的话  那是太颠覆了  颠覆到什么程度呢

颠覆得像是胡说八道  你看  原来我们做过一期节目

就是批判中国的中医的  你想  批判中医  这已经是在中国思想界

已经延续一百多年的一个思路  是一脉思潮  而到今天

批判中医的又不止我罗胖一家

我在批判中医的人士当中还不算最激烈的  但即使如此

我做了一期节目之后  我们大量的用户都掉头而去  说罗胖子胡说八道

很多朋友都说  其他期节目都挺好  就批判中医那期节目

我完全无法接受  所以你看  像批判中医这已经是一个

一百多年的思想传统  我们且不说它是对还是错

至少一百年来无数的高人和智者不断地打磨其中的论点和论据

那时至今天  我们把它说出来的时候  而且说得还特别留有余地

很多朋友仍无法接受  甚至把它作为一个认知选项都无法接受

那更何况像王东岳先生的这些结论  它现在还只是一个哲学思维

也仅仅是在一个非常小的圈层当中流传  也没有经过时间漫长的检验

我今天把它贸然说出来  如果引发铺天盖地的谩骂  觉得匪夷所思

胡说八道  我个人的是非荣辱倒是无所谓了

但是如果耽误大家和如此精彩的思想体系相接触  和它擦肩而过

那我的罪过也是很大的  当然说道这儿你可能会反问  罗胖  什么破结论

这么谨小慎微  我们今天很宽容的  什么外星人  什么宗教  什么同性恋

我们都能接受  先说结论  慢着  结论我们一会儿来推导

我们先干一件事  就是建立知识共识  因为任何严肃的思想

它必须建立在一些知识的共识上  否则思想都是抬杠

必须有这样的一些共识  好  我们要建立的第一个知识共识是什么

就是二百年来  人类各个知识领域的进展  有一个潜在的线索

那就是要打破知识领域的界限  你看  有一个词叫科学  中文当中的科学

它最开始的含义是什么  就是分科治学  你想  在鸦片战争前后

中国人突然看到西方人的那堆学问  觉得都是分着的

原来中国人的圣贤之学都是一整套  很少有分科的概念  知识分子

一个士大夫  他要努力当一个通人  但是西方现代科学它是分科治学

什么物理  化学  生物  社会人文科学  它研究的对象是完全不一样

但是二百年来  人类知识领域有一个潜在的线索

就是把这个分科治学的壁垒和界限逐渐给它打掉  给它模糊掉

我们简单给大家归纳一下这个线索  首先最难打掉的这个界限

就是人类社会和自然之间的这个界限  因为自打我们人类摆脱蒙昧之后

就觉得我们是一个很奇葩的存在  我们和畜生和植物

和自然现象是完全两回事  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要战天斗地

我们和自然是对立的  人类社会现象不是自然现象

但是这一脉思路是什么时候打破的呢   其实要追溯到19世纪的初年

有一个学者叫孔德  这个人其实就是我们中国人都知道的那个

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的秘书  他写了很多书  但那个书写得逻辑混乱

一塌糊涂  马克思就特别看不上这个孔德

但是孔德你甭管他的学术有多混乱  他提出来一脉思路

就是社会现象跟个人其实不是一回事

你不要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互动它就是社会  社会其实是一个自然存在

它跟每一个人没有太大关系  社会它作为一个总体的现象

是要用一个学科去研究的  所以不管孔德的学问有多烂

现在所有的社会学家都承认他是社会学的鼻祖  那孔德的贡献是什么

就是把社会当做一个自然现象来研究  这和什么生物学的社会

那些动物的社会  其实是一样的  都是自然现象

所以后来有出现一个叫生物社会学  人类仍然是自然现象

这是第一次界限打破  然后就是达尔文

达尔文把所有的物种之间的界限也全部给打破了  说不要看这个那个

其实都是从最开始的那个生物的鼻祖  一脉演化而来的

但是生物和化学和物理之间的界限  是什么时候打破的呢

这一脉思路要等到20世纪  就是所谓的分子生物学  就是大家突然发现

其实生物现象不过是分子的一种编码而已

是一种可以遗传的分子编码而已  而分子生物学最著名的一个实验

就是1953年美国化学家米勒搞的那个叫米勒实验

这个实验就是要追问一个问题  我们看到的大自然琳琅满目的生物物种

什么动物  植物  微生物  它的起源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们都知道

所有的生物最后都还原到细胞  而细胞是由有机物构建出来的

那问题来了  有机物是怎么来的呢  它难道是地球刚刚形成的时候

那个时候只有无机物  是由无机物化合而来的吗  虽然我们可以这样推想

但是没有证据  米勒实验就是要抓到这个证据  这个实验说来也很简单

弄了一个大玻璃瓶子  里面就按照地球刚刚形成的那个大气结构

在里面进行了结构还原  装上了什么甲烷  氢气  氨气  水蒸气

然后再仿照地球刚刚形成的大气的物理状态  就是各种各样的雷鸣电闪

在这个瓶子里面通电  电击这一堆气体  果然不久之后

就出现了一种橘黄色的烟雾  再一分析  果然这里面出现了有机物

所以米勒实验干什么  它就打穿了化学和生物之间的界限

但是还有一个界限  就是化学和物理之间的界限  我们以前节目讲过

牛顿他老人家晚年的时候痴迷于搞炼金术  现在我们回头一看

完全是伪科学  一种元素怎么可能变成其他元素

甚至怎么可能它能变成黄金  对吧  因为在我们中学的时候

经典化学都给我们画了一个叫元素周期表  氢  氦  锂  铍  硼

92种自然元素之间的界限是铁定的  你不可能让这个元素变成其他元素的

这是经典化学的看法  但是20世纪出现了物理化学

他们发现原来元素的底层也是通的  一种元素和其他一种元素的区别

无非是原子核围绕在旁边的那个电子云的分布不一样而已

只要回到最微观的粒子世界  实际上每一个元素之间的关系也是通的

如果从理论上讲  如果牛顿回到了今天  炼金术它就不是不可能的

这是物理化学最后把这个界限再打破

如果我们回到20世纪最重要的一个科学发现  就是宇宙大爆炸学说

如果这个假说再成立的话  你会发现原来到今天

无论是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  还是46亿年的地球形成史

还是38亿年的生物演化史  还是1万年的人类文明演化史

实际上它是一脉相承的一个总系统

它当中并没有我们过去分科治学的时候  认为的那种牢不可破的边界

如果你接受了这些前提  有一个问题就出现了

当年的达尔文是观察生物这个阶段的现象  于是提出了进化论

或者更精确地讲叫演化论  其实没有什么进步  退步之说了

但是如果把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全部打穿来看

那达尔文提出来的演化论  是不是也适用于生物之前和生物之后呢

换句话讲粒子  分子的演化过程和人类社会的演化过程

是不是也适用于生物学式的演化论思想呢  你看

《物演通论》里面有一句招牌式的口号

我在跨年演讲的时候也打在后面的大屏幕上  叫人性是物性的绽放

人道是天道的赓续  《物演通论》这本书它的第一个基础就是这个

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  38亿年的生物演化史和1万年的人类文明演化史

它是一脉相打通的  这是我们今天试图建立的第一个共识平台

那第二个共识平台呢  其实说来也很简单  就是人类任何思想结果

它其实不是哪个天才突然一拍脑门想出来的一个创想

它其实是观察这个世界尺度不同  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  此话怎讲

打个比方说  罗胖现在是一个村落人  是一个部落人  刚刚摆脱蒙昧

我到村子旁边一看这个天地  这个大自然

我一定得出来的那个结论就是盖天说  天是圆的  像一个大锅盖盖在地上

地是平的  地肯定就是方的  叫天圆地方  但是如果把尺度继续拉大

我们站在太阳系的尺度上再来看这个天地关系

比如说古希腊时候著名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  我们以前讲过

他在观察月食的时候就发现  是太阳把地球的影子打在月亮上

于是就观察到  原来地球是圆的  地球不是平的  所以你看  尺度一大

结论立即发生变化  到了哥白尼的时候我们就知道  他发现太阳是中心

地球不是中心  这也是尺度拉大之后发现的一个结论

但是很快哥白尼的系统也崩溃了  因为站在银河系这个尺度上

太阳也不是中心  所以任何思想变化

本质上是人类信息尺度的变化带来的必然结果

这是我们想达到的第二个共识  那第三个共识是什么呢

这个说来就有点悲催  你有没有想过  几百年来现代知识的演化过程

其实就是人类的地位不断低落的过程

人逐渐从一个高高的位置上摔到地下  一个嘴啃泥  你想想看

原来人类是什么地位  上帝是老大  我们就是老二

我们是被上帝选出来管理这个地球的  我们是万物灵长

但是哥白尼开始  为什么哥白尼特别伟大  他突然一下把这个位置颠倒

说不对  人住的那叫地球  那不是世界中心  世界中心是太阳

这当年为什么又是烧死人  又是宗教裁判所  就是因为这太颠覆了

人作为万物灵长  怎么能住在世界的一个边缘位置呢

当时人受到的思想冲击你可想而知  但是紧接着出来一个达尔文

达尔文出来的时候大家也骂  你们家才是猴子变的  我们家不是

我们家都是上帝造的  对吧  人类是猴子的徒子徒孙

这一件事情也是人类地位的继续下降  到20世纪的时候又出来一个家伙

这个人叫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当然今天在心理学界很多人不认他

说他胡说八道  但是他揭示的有一个东西  到现在也是大家的共识

就是原来人类那种引以为豪的理性力量  原来非常脆弱

真正决定人的行为方式的  是理性下面的那个叫潜意识的东西

理性其实一钱不值  这是弗洛伊德得出来的一个结论  你看

人类地位是不是继续下降  其实在人类20世纪的哲学和物理学当中

弥漫着一种绝望的氛围  对什么绝望  就是对人类的理性认知能力的绝望

有人打过一个比方  说整个宇宙就是一块表

而这块表的表壳你是永远无法打开的  不管人类怎样调动自己的理性

推动科学的发展  我们也只是围绕这个表在转圈  对于表壳里面的东西

我们只能是猜  我们认知世界的规律

其实是这个世界愿意让我们看到的东西  一个表  它总得显示一些读数吧

几点几分  但是这个几点几分到底内在运作机制是什么

我们永远无法知道  人类理性永远无法把握终极真理

你比如说20世纪的哲学就搞出了一个叫语言学转向

核心的结论就是一条  就是人类理性和思想的最终的认知边界

就是我们自己的语音  语言之外  事实上人类一无所知

很多中国朋友接受这个结论有点困难

有一些现代哲学功底的人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但是不管你接不接受这个结论

几百年来科学发展的一个总趋势从来没有变过

那就是人在大自然当中的地位是不断跌落的

这是我们今天试图达成的第三个认知平台

说到这儿你可能已经被我说晕了  乱七八糟一堆什么呀

我简单给大家归纳一下  我们只想达成三个共识

这共识都是科学家的认识  不是我罗胖或者王东岳在这儿瞎扯

第一  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是万物一系  万物同治的

我们必须站在这个尺度上重新认识世界  第二  只要认识世界的尺度一变

我们对这个世界得出来的结论往往是颠覆性的  第三  颠覆性往往表现为

人在大自然当中的地位是一路跌落的  人的生存境况是越来越惨的

你可能会问  那还能惨成什么样呢  我们现在又不是上帝的宠儿

又不是宇宙的中心  我们还是猴子变的  我们的理性还如此的脆弱

我们人类还能惨成什么样呢

这就是《物演通论》试图给出来的全新答案  我们先来看一个事实

达尔文当年搞出来的进化论的原理  我们都会背  八个字

叫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在生物的演化史上一个最重要的动力

就是获取适应度  对吧  从生物的个体来看  谁最适应环境

谁就能活下来  就能把基因传承下来  如果你不能适应环境  对不起

残酷的进化剪刀会把你干掉  如果这个要成立的话

按说越后来演化出来的物种  就应该越适应环境才对

但是如果你放眼到38亿年的生物演化史上  你会发现不是这样  比如说

最开始的那个单细胞生物  其实就是细菌  细菌一直到今天活得好好的

而且存在度  适应度都非常之高

现在在火山口那么高的温度都能找得到细菌

在深海和冰层里面也能找得到细菌

在一些核爆炸的试验场里面找得到细菌  辐射度那么高

它仍然活得好好的  说明它的适应度和存在度是最高的

但是你看后演的物种  比如说爬行动物恐龙  很多小孩喜欢

恐龙活了一亿六千万年  绝种了  灭亡了  所以越往后演化好像越不适应

再往后看  哺乳动物  哺乳动物到今天大概是七千万年到九千万年

在人类诞生之前  99%的哺乳动物都绝种了  那你说人类呢

这是最后来演化出来的一个生物物种  对吧

人类我们现在知道的历史大概是300万年

可是300万年前的那个人来物种早就灭绝了  什么尼安德特人

东亚直立人  全部都灭绝了  我们这一支实际上叫智人

是20万年前在非洲走出来的一支  我们这一支才20万年

如果站在38亿年的这个尺度上  我们什么时候灭绝其实不好说

如果按照这个规律来看  没准儿灭绝的会非常非常快

当然轮不到我们这一代人  我们只是说从这个大尺度上看

好像结论和达尔文不一样  达尔文说的是越后演的物种越适应

可是你放眼到这个尺度上  是越后演的物种越不适应

那请问怎么解释这个矛盾呢  说到这儿

我们终于可以把王东岳先生的结论给抛出来了  所谓物演通论

这四个字你先忘掉  它的核心结论是四个字  叫递弱代偿

哪四个字  递是传递的递  弱是弱小的弱  代是一代两代人的代

偿是偿还的偿  这四个字都认识  但是拼在一起是啥意思呢  两层意思

一个叫递弱  一个叫代偿  代偿这个问题很精彩  我们留在一会儿再说

我们先说什么叫递弱  就是从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上来看

所有的物系都是越来越弱的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一激灵  说不对

所有的演化到最后就是我们人类  我们人类现在能力是最强的

你怎么说他是最弱的呢  对  这个弱指的不是能力  指的是存在度

那啥叫存在度  主要是两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宇宙当中的总质量

第二是它的稳定度  我们一个一个来看  首先总质量  现在科学都认为

整个宇宙原来我们以为  就是所有的恒星系加上行星

但是现在科学家认为不是  整个宇宙当中95%的是什么  是粒子状态的

就是所谓的暗物质  暗能量  看不见  但是它占总质量的95%  那好

能看见的这一部分  它实际上粒子也是一路演化而来的  最早的是什么

最早的元素我们学过化学都知道  是氢

氢是一个原子核的质子加上一个电子  它的结构最为简单

因此它也是最早出现的一个物系  就是这个元素

那氢在整个宇宙当中是什么位置  如果从原子的总数量来看

氢这一家就是后面所有元素总和的一百倍  如果从质量上来看

氢大概占整个宇宙元素的75%左右  我们再具体到太阳来看

太阳大概是由两种元素构成  一个是氢  占78%  还有一个是氦

氦占20%  剩下所有元素加起来不到2%  而氢和氦之间是什么关系

氦是由氢核聚变而来的  氦的结构就复杂一些  是两个电子  说到这儿

其实有一个规律已经出现了  就是越后来出现的元素

它的结构就越复杂  但是它的总质量是飞速地在递减

现在我们在地球上能够观察到的自然存在的元素是92种  第一号是氢

第92号是制造核弹的那个铀  铀的存在度就是非常非常之低

这是原子的结构  如果到分子  那就更是这样

分子占整个宇宙的总质量进一步迅速地下跌  由分子编码而成的生物

单细胞生物  它只是在整个太阳系里面只有地球上面地壳薄薄的一层

所以它的质量是进一步地迅速下跌

那如果说由单细胞生物构成的多细胞生物

那它的质量跟前面就更是没法比了  那你说人呢  人现在人口大爆发

对吧  70亿人  而人如果作为一个单独的物系来比

可能只有生物当中蚂蚁的总质量  如果把所有生物的总质量加起来

人这一点质量  其实是非常非常发微小  说到这儿  总规律出现了

越后演的物系它的总质量越低  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是它的稳定度会越来越差

比如说暗物质暗能量在全宇宙中质量占95%

到现在他一直如此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

而如果说到了92号元素铀的时候  它为什么能制造核弹

就是因为它稳定度极差  它不断地进行衰变

如果把一定临界的铀放在一起  它马上爆炸  所以这就是核弹的原理

那现在人工啊  还发现了一直到108  109号元素  但是请注意

这些元素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  它是方生方死

它的存在度是只能在实验室把它做出来  而且一次性的只能得到几个原子

而这些原子一旦出现之后几个毫秒就马上衰变掉了

所以它的稳定度是越来越差  比如说物理学有个概念叫高能物理

高能物理研究的对象就是观察微观粒子结构  为什么叫高能物理

是因为你要把这个粒子打开的话你必须需要输入几十亿伏的电子伏特

才能够做得到  所以需要的能量极高  那物理学上还有所谓的中能物理

低能物理  这个低能绝对不是指低能儿  而是指相对宏观一点的结构

比如说原子核结构  那你需要几百个电子伏特甚至是几十个电子伏特

就可以把它打来  如果到了分子结构的时候  它的稳定度就进一步下降

比如说我们人吃的那个盐  就是氯化钠  往水里一放它自动就电离了

所以稳定度就进一步下降  如果有分子编码而成的生物

那它的稳定度就到了方生方死的程度  刚出现你必须从外界输入能量

才能够维持它的存在  而且存在的时间也极短

所以所有的生物都需要新陈代谢  需要从外界给输入能量

到了高级一点的生物那就必须大量的摄入食物

所以我们的稳定度是越来越差  这是整个138亿年宇宙体系所有物系

从粒子到原子  到分子到单细胞生物  多细胞生物

一直到人这样的高等生物一个总的趋势

那王东岳先生把这种趋势称之为做递弱  当然理解这个 大家觉得不困难

也就是说人类是最弱最弱的存在度的一个物种  那你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我们都听说很多歪理学说  说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

那王东岳的这套理论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学说的变种呢

你先别慌下结论  因为他的理论的第二部分精彩的来了  不仅递弱

还有一个机理叫代偿  今天特别不好意思  给大家讲如此玄虚的一期节目

但是哲学没办法它就是从如此抽象的角度来解释世界  一个好的哲学体系

它解释世界的力度越强我们就越能够把身边的一些现象代入其中

从而我们观察万物的眼光变得更加清澈

我自己过去一年多琢磨这个《物演通论》确实受益匪浅  至于哪些收益

我们一会再讲  我们再回到王东岳先生的理论  四个字  递弱代偿

前面我们讲了递弱这个向度  就是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

万物是生存度越来越弱  要说发现这个结论也不难  只要你有相关知识

然后你把它拼接在一起这就是一个明显的现象  对吧  但是问题在于

如何解释递弱的过程  它的演化机理到底是什么  这就是精彩的部分了

就是代偿问题  递弱代偿的代偿这两个字怎么写  一代人两代人的代

偿还的偿  啥意思呢  你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代为偿还  就是父债子还

比如罗胖欠了别人钱你替我还了这就叫代为偿还  但是生物学上

代偿这个词是个专有名词  它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当生物的某个器官的功能衰竭或者损坏之后

你想让这个器官本身修复不太可能  但是有一个神奇的效应

就是其他器官在功能上它会补足这个损害的器官

这就叫代为偿还这个功能  这就叫代偿  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啊

比如说我们都知道我们人有两个肾  如果你为了买iphone割掉了一个肾

卖掉了还剩一个肾照样活  只不过这边这个肾会长得大一点

这个肾会调动它的一些储备的功能来补足那个被割掉的肾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代偿现象  再比如说  人如果在高原地带生活很长时间

那你的心脏为了供更多的氧  更多的血  所以心脏就会变得肥大

这也是个代偿的效能  再比如说  我们观察到一些盲人  他视觉丧失了

但是他的听力会变得比原来更加的敏锐

这就是用听觉来代偿我们视觉的缺损  这也是一个典型的代偿现象

但是代偿和复原它是完全两回事  复原  比如说肝脏  你割掉一部分

它能迅速地长回来  这叫复原  复原是回到原来的状态  而代偿呢

它虽然能够补足一点原来的功能  但是它毕竟不能还原到原来的存在度

就像你人要是割掉了一个肾  从常识上讲  你也知道

身体必然会受到损害  心脏要是在高原地区变得肥大  它也有一个极限

时间弄长了之后  这个心脏越来越机能缺损  代偿是一个不得已的措施

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医学概念  而王东岳先生原来学的就是医

所以他从医学当中借用这个概念

用于解释138亿年宇宙万物一系演化的过程  构建了一个精巧的理论体系

当然了  今天我们这期节目时间太短

实在没有办法复述如此复杂的一个体系  我们只能用转述的方式

从最简单的层面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那万物的低弱代偿

大概我们从四个角度可以观察它  第一个角度

就是万物的存在度越来越递减  于是对外界条件的依存度就越来越高

这话说得还是很抽象  我们来举一个例子  万物演化的奇点是什么

根据宇宙大爆炸的学说  就是奇点  这两个发音其实现在也在打官司

你就说它是奇点吧  那奇点是什么状态  它不依赖于任何外在的条件

甚至它本身没有任何性状  它里面没有空间  没有时间

说不清楚它是能量还是一种质量  它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不需要任何外在条件  所以面对奇点这个存在  我们无话可说

这就有点像佛教里面讲的那个空  它是非有非非有

没有任何性状可以描述它  但是一旦它宇宙大爆炸开始

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粒子  你会发现它的性状变得越来越多

它存在的条件变得越来越复杂  比如说刚演化出来一个氢原子

氢原子需要的条件非常简单  捕捉到一个电子  就构成了一个氢原子

但是随着92种自然元素越到最后演化  需要的存在条件就越来越多

后来到了分子阶段  那当然就更多  到了生物阶段  当然就更多

刚才我们讲  生物就必须需要新陈代谢  外面输入能量  我们才能够存在

它的条件是越来越多  我们打一个我们生活中经常见到的一个例子

比如说一个单亲妈妈  男人跑了  这个时候她存在度肯定很差

那她要维持自己的存在怎么办呢  她当然就需要条件

而这个条件会变得越来越多  因为她并不能就地改善自己的存在度

她需要一些外在条件  比如说她必须去上班

这个时候就必须需要一家公司来录用她  给她发工资  但是她去上班

这孩子怎么管呢  必须要把这个孩子送托儿所  所以一家雇用她的公司

和一家肯收她孩子的托儿所成为她生活的  更多的两个依存条件

这两个依存条件  你看跟我们那个

肾脏来代偿原来缺损的那个机能是不是很像

她不得不依靠一些外在的依存条件

来反过来代偿性的补足她的存在度下降  说到这儿你可能还是有点迷糊

我们再举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例子  比如说中国很多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

他觉得我城里人有本事有文化有素质有知识

我站在大街上随时可以认出几十个汽车的牌子  可是你乡下人呢

又不讲卫生  又没知识  你到城里来生活  连那个燃气灶怎么用你都不会

你连地铁都不会坐  把你扔到办公室里

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和同事打交道  所以看不起你

可是你有没有反过来想一下  城里人之所以这么有本事

往往是因为你的存在度剧烈下降  你不得不拥有这些本事  换句话说

你不得不依靠更多的依存条件  你才能在城市生活得下去

比如说你现在作为一个城里人  你必须得有水电煤气这些基础设施吧

现在你作为一个城里人  你必须得有网吧  没网  我估计现在很多城里人

比如说罗胖  根本就没办法生活  再比如说  就从钱上来讲  一个乡下人

真的  在土里刨点食  他对于货币的那个依存度是远没有城里人高的

现在在北京这样的城市  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你说他月收入两万块钱

很高了吧  可是你真让这样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给你算算账

两万块钱一点儿都不多  因为他的依存条件实在是太多了  你就算是上班

拿着一份很高的收入  你也要依存很多人  快递小哥  什么送外卖的

其他同事之间跟你的协作  否则你那个工资怎么挣得出来呢

所以条件越来越多  显得是本事越来越大  而最后的底层是什么

是你的存在度越来越差  如果这个例子还不足以说服你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  很多城里的家长给孩子上学  那真叫是折磨孩子

白天要到学校  然后各种各样的课外补习班  还要学各种各样才艺

什么钢琴  小提琴一大堆  我就曾经问过一些家长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这么折磨人家孩子  学那些东西干什么

这些家长冲我翻白眼  说你罗胖小时候你当然可以不学

因为你的同学大家都没什么才艺  那时候大家都穷  我们那个时候当学生

只要会考试就是好样的  不用学什么钢琴  可是现在一个孩子

如果家长有能力让他学而没让他学  确实就是对他不负责任

现在城里好一点的中学或者是大学  你到一个班上去打听打听

哪个孩子没有一种才艺  哪个孩子不去上什么奥数班

虽然谁都知道那没有用  但是为了维持这个新环境里的存在度

家长就不得不逼着孩子去获取更多的生存条件  获得更多的才艺

表面上是你能力越来越强  而实质上底牌是什么

是孩子的存在度越来越差  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没有这样

倒过来理解一下这个世界  条件越来越多

是我们的处境越来越差的一种结果  这就是我们从递弱代偿原理

可以推得出来的第一个结论  万物一系演化  越演化到后来

它对外在条件的依存度就越高  那如果你接受这个结论

马上第二个结论就又能推得出来  万物一系演化  越到后来

它对外界环境的感受度就必须越来越高  这话怎么讲

我们再来看这个过程  最开始在奇点状态  它根本就没有性状

对外在条件根本不需要感受  但是一旦宇宙大爆炸发生之后  在粒子阶段

它就开始出现强弱作用力  就是互相的微观粒子之间要有一些力的作用了

要能互相感知到对方  那如果再变成原子和分子这种

比较宏观的结构的时候  它就开始出现电磁感应

那如果是分子编码而成单细胞生物的时候

那个细胞膜上就开始布满了受体  你不要看那个细菌

细菌对外在环境的感受力其实是非常强的

那个细胞膜上的受体其实已经能够感知宇宙当中绝大部分的元素

那再往后呢  到了多细胞生物  再到高等生物  再到我们的人

它就必须要依次出现什么  叫感性  知性和人的理性

而人类在进入一个文明时代之后

我们对外在世界的感受度就必须进一步地提高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在二三百年前  你如果作为一个人  你说我没受过教育

我是个文盲  没问题  可以活得非常好  可是你今天在大城市

你是个文盲  你看你还能不能生存  你连到超市买东西  你可能都做不到

而现在我们的人就必须受越来越多的教育  在现代一个典型的一个人

一生当中大概要拿三分之一的时间来承受教育

如果你说我还想受到更好的教育  获得更好的社会存在度  就是竞争力

那你可能到35岁的时候  你还在读博士后

而你的半辈子已经基本过去了  所以你看

从最开始的粒子一直到今天的人  万物演化

是不是感受度必须不断提高的过程  那你说这不是能力提高吗

还是这个话题  它不是嘛  比如说你今天到一个大学去问一个本科生

说你为什么要考研  他会告诉你  我没办法  我找不到工作

所以我必须去考研  所以你看  过去我们来理解这个现象

好像总是人的能力越来越强  所以他的适应度越来越高  错了

正好这个因果关系是倒过来的  是他的社会适应度越来越差

所以他必须把自己的信息感应度进一步地提高  这是第二个推论

那这个推论一出来  第三个推论马上就出来了  就是万物一系演化

越演化到后来  它必须具有越高的自由度  比如说最开始的粒子结构

它确实不需要什么自由  它在那儿呆着就行  但是一旦演化成分子结构

你看我们在中学物理当中都学过那个概念  叫布朗运动

分子必须在自己的环境中  做小范围的不规则运动

这就是分子时代的自由  而分子一旦编码成为单细胞生物

它的自由度必须进一步提高  因为它要在环境中捕捉养分和能量

而后来生物的演化史  其实不就是自由度不断提高的过程吗

你看那些高等动物  它必须具备极其精巧而强悍的觅食能力

而这个规律在人类社会的演化史当中同样存在  在中国的农耕时代

在欧洲的中世纪  你什么时候听说有人要自由  要平等  要博爱

不需要  那个时代人作为一个整个的物种  他的存在度是极高

他不需要那么高的自由度  但是在现代社会  没有自由行吗

没有搜索引擎你可能都活不下去  对吧

为什么刚开始计划经济还能折腾那么一些年  而越到经济发达的时代

计划经济就必然崩溃  你看《罗辑思维》一旦我们谈到经济  谈到商业

我们都在主张自由市场经济  这不是说书目它天然就对

而是经济要发展  财富要增值  没有企业和个人的自由度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再说我们现在的互联网经济  我们经常讲的那个词

叫跨界打劫  跨界发展  整合资源  这不就是自由度吗

如果我们再回到一个计划经济的时代  怎么应对互联网时代的经济发展呢

自由度越来越高  这是一个总趋势  这是第三个结论  很快

我们也要推出第四个结论  就是结构度越来越复杂

刚才我们谈到了递弱代偿原理的三个推论

也就是在万物一系演化的过程中  越后来出现的物系

它就越具备三个总趋势  第一是对外的依存条件越来越多

第二对环境的感受力越来越强  第三它的自由度越来越高

那其实还有第四个推论  就是结构度越来越复杂  这当然很好观察了

从最开始的粒子到原子  到分子  到单细胞生物

一直到今天的人类社会  确实是结构越来越复杂  这是一个明摆着的现象

但是问在于什么是结构  王东岳先生在他的书里面提出来一个定义

所谓结构就是原来一个浑然自足的母体  进行了分化  或者说残化之后

再进行媾和的结果  这叫结构  这个定义你可能听起来比较费解

我们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最原始的原始单细胞生物

它就是一个浑然自足的母体  但是一旦它变成多细胞生物的时候  请问

它还是那个单细胞吗  不行  它必须进行功能分化  而所谓的功能分化

换一个不好听的名词其实就是功能残化  就是它必须丢掉一部分功能

然后发展出一个独特的功能  这是分化  或者说残化

比如说人最早在子宫里面  它不就是一个受精卵细胞吗

它是一个浑然自足的母体  但是随着胎儿的发育

那些细胞有的变成了肝脏细胞  有的变成了皮肤细胞

有的变成了骨骼细胞  有的变成了神经细胞

每一个细胞承担的功能都不一样

但是原来那个浑然自足的状态也就丧失掉了  一个婴儿生下来

你把他身上任何一个细胞取出来  他都无法单独存活

所以所谓的分化其实就是残化  只不过这是故事的前半段  还有后半段

一旦残化之后  一个母体分解成几个部分  它就出现一个强烈的动机

再一次媾和在一起  形成一个结构  过去我们看待结构这个事

总是从静态的角度来看它  王东岳先生的高明之处

就是从动态的角度重新解释什么叫结构  它就是残化之后再媾和的结果

我们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距今五六亿年前  有一个地质年代叫寒武纪

懂生物学的都知道一个词  叫寒武纪的物种大爆发

大量的生物物种开始演化出来  与此同时  还发生了一件事

就是出现了两性繁殖  在寒武纪之前  所有的生物都是孤雌繁殖

或者叫单性繁殖  这个时候就分化或者说叫残化出一个分支  叫雄性

雄性一旦出现之后  这就不得了了

世界舞台上就出现一幕永远不谢幕的活剧  就是雄性要追逐雌性

这就是一个动机  它要再媾和  所以你看  有一个寓言讲的好

说什么是男女  就是说上帝把一个整个人一剖两半

然后分在世界上两地的地方  然后从此这两个半要找到对方  对

这就是结构  所以你看  所有的文学作品有两大主题  一个就是死

一个就是爱  你看  什么是死  死就是维求存在度

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最焦虑的问题  但是爱有的时候比死还要焦虑

为什么  这就是分化  残化  再媾和的这个需求  这就是维求存在度

你看现在我们很多人天天在那儿刷手机  他在干嘛

手机真的有那么好吗  不是  他是在维求自己的存在度

是在进行一个结构化  他在刷手机在干什么  有可能是在泡妞

有可能是在找如意郎君  有可能是在订中午的盒饭

有可能是在了解今天外界发生的大事  也有可能就在公司的群里办公

它其实就是结构分化之后  强烈的动机逼着它再媾和的过程

所以你再看别人刷手机的时候  你知道他是不得已

他不是养成了什么恶习  所以现在很多家长不让孩子玩手机

不让玩iPad  你等着  一旦孩子社会化之后  这个社会的复杂的结构

必然会把他拖到手机和iPad那里去  那个时候你家长可就管不了了

这个总趋势  是138亿年的总趋势决定的

不是你家长陪孩子几年能够更改的一个习惯  这叫结构  别嫌我啰嗦

再把刚才的四个结论给大家做一个回顾  首先是万物一系演化

越到后来  我们对于外在条件的依存就越来越多  这是一个总纲

于是出现了后面的三个结果  首先  对外在环境的感应度越来越高

第二  我们的结构度越来越复杂  你看我们经常说的三个词  叫政治

经济  文化  这是我们影响我们生存的最重要的三个领域  换句话说

为什么那么关注  因为有焦虑  所以说白了  它是政治焦虑

文化焦虑和经济焦虑  你看  它不就是一一对应

刚才我们讲的三个结果吗  首先  为什么感应度要越来越高

就是要接受大量的信息  这就是文化焦虑

为什么我们的自由度要越来越高  因为我们要捕捉那些外在的物质条件

来供我们生存  这就是一个经济焦虑  为什么我们的政治焦虑

它就对应于所谓的结构度越来越复杂  因为人和他人

人和社会的那个协作关系  其实本质上就是政治焦虑

所以这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虽然我们人类发明了这么高大上的词

什么政治  经济  文化  而实际上138亿年所有演化而来的物系

它都有这么三个焦虑和三个需求  以维求它的存在  好

这就是《物演通论》总体的一个理论框架  当然  我说的非常之粗略

我们再给大家看一下  王东岳先生  他到底讲了什么

就是宇宙的整个演化其实有一个万物存在度不断下跌的趋势

但是万物在下跌的时候  它总要想一个办法来维持自己的存在  怎么办

用一种代偿的方式  就是用越来越复杂的结构  越来越复杂的感应力

越来越高的自由度来代偿性地补足自己的存在度下降  虽然在补足

但是我们前面讲代偿概念的时候  已经把底牌给透了  它虽然能够回补

但是并不能最终地补足  所以万物演化到最后

实际上是一个逐渐衰亡的过程  说到这儿  结论就要出来了

可能你会觉得前面讲的有点道理  但是结论一出来  你未必能接受得了

首先  人其实是138亿年宇宙演化的最后一个阶段

或者说到目前看到最后一个阶段  而这个阶段已经濒临于衰亡

人是万物演化最悲惨命运的承担者  这是第一个结论  那第二个结论呢

就是人类搞出各种各样的花样  又是文化  政治  经济  还有科技

实际上走错路了  如果以人类存在为总目标的话

那所有我们近现代化以来搞出来的科技发明  我们现在在推动的经济发展

其实都是南辕北辙  我们越往前走  就越会沦入一个系统性的危机

听到这儿  你可能会觉得这不就是胡说八道吗

我们现在这么光明的大道往前走  推动人类财富的大爆发

尤其你罗胖原来还讲过什么奇点来临  一旦到了2046的时候

人类从此就吃喝不愁了  迎来一个财富大爆发的时代

这是一个乐观主义的判断  和你今天讲的这个极度悲观主义的判断

这是不是矛盾呢  这就牵扯到我们对于一个理论体系的态度

人类历史上从来不存在什么终极真理  而且看起来越对的理论体系

它被证伪被颠覆的时间就越短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神学  什么鬼

神这套体系  维护人类存在至少1万年  那牛顿搞出来的科学体系

看起来  比此前的什么神鬼要正确吧  但是怎样300年就被颠覆掉

然后就是爱因斯坦和现代物理学搞出来的新体系  你放心

绝超不过300年  这套思维方式一定会被颠覆掉

如果你明白了这个演化的过程  我们再来看王东岳先生的这个理论

它可能是终极真理吗  即使王东岳这个人将来的历史定位

和牛顿爱因斯坦一样牛  他都的这套体系也一定会被证伪  被颠覆

而且时间会短得多  所以王东岳屡次讲过  我这套东西肯定不是真理

但是不是真理就没价值吗  恰恰相反  价值巨大  因为一个理论体系

你判断它的价值  关键是三点  第一  叫自洽

就是按照现在人类的思维水平  我们有没有发现它内部的逻辑矛盾

如果没有  这就叫自洽  第二  他恰

它能不能解释现在人类知识总量当中发现的那些事实  第三  续洽

就是这个理论体系站起来之后的一段时间  出现来的新知识  新事实

能不能放到这个理论体系当中加以解释  如果自洽  他洽

续洽这三者都成立  这个理论体系当下就成立  如果将来把它颠覆和证伪

那是因为什么  是人类观察世界的尺度发生了重大变化  所以它错了

它被颠覆了  这个东西没有出现之前  我们只好接受它

这就是一个理论体系的价值  如果你听我们今天的节目到现在

而且认真思考了  我相信你现在心中一定是疑窦丛生  有一大堆问题

但是请注意  这不是这套理论体系的问题

而是我们今天这个节目的承载形式的问题   时间太短

我个人的口语表达能力有限  所以给你造成了一些误解和疑问

如果有兴趣去追问  那不妨去看书  但是我做一个提示

请大家先从这本薄一点的《知鱼之乐》开始  因为它是一本哲理散文集

讲的问题比较浅显  而《物演通论》实在是太难读了

只有当你调动起极大的兴趣的时候  才建议你去啃《物演通论》

不过请大家放心  因为王东岳先生  是我见过的无论是知识总量

还是看问题的高度  都非常卓越的一个人  他搞出这套体系已经20年

在这20年过程当中  无论是他自己做推演  还是回答别人的辩驳

很多问题都已经考虑到了  所以请相信  他不会犯低级错误

只有当你在他那个同一个层次上  提出来的反驳意见  也许才有价值

这是这是我替王东岳先生吹的一个牛  但是不管怎么讲

这套思路仍然是太奇葩  这期节目讲到现在  仍然留下了两大问题

第一  你罗胖不是反复讲自己是理性乐观主义派吗

你对人类未来对经济发展  从来都是乐观主义的

怎么今天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极度悲观的判断呢

那你自己到底有没有是非  你是不是自相矛盾  很多人在网上这么问我

你是不是自相矛盾  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  我就算你说的对

人类马上就要灭亡了  你这么一个公共性的节目

你为什么要传播这样的一个悲观论调呢  让我们接受这个事实

对这个社会有什么好处呢  对我们的人生有什么用处呢  这两个问题

第一  到底是悲观还是乐观  第二  这套理论体系对我们有什么用

下期节目  我们接着说  哎  我又出现了  今天录节目的时候忘了一件事

这件事在罗辑思维自己公司的发展历程上  还真是一件大事

那就是今天我们的天猫旗舰店开张  在今年的跨年演讲当中

我也宣布了这个消息  就是要利用天猫的数据基础设施

让我们为用户服务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  那大家也都知道优酷和天猫

阿里系之间的那个亲密关系  所以从此我们在节目里想要卖什么书

大家直接在视频框旁边  点边看边买按钮就可以直接下单了

可以直通罗辑思维的天猫旗舰店  那今天卖什么书呢

还是这一套《物演通论》和《知鱼之乐》  那其实也不是赶巧了

之所以选择这本书作为我们开张的第一件货  也有两个理由

第一就是我判断这套书  将来一定会火  第二  因为我判断他一定会火

所以我就早早的从王东岳先生那里拿下了未来五年的独家销售权

换句话说  未来至少五年内  你要想买到这套书  只有在我们这儿有

所以拿这套书来今天开张  也算是诚意满满

感谢大家捧场  感谢  感谢

********************************

罗胖死磕书目

《物演通论》-王东岳 著

——一部打通了138亿年演化的过程,把物质演化、生物演化和人类未来用统一逻辑来解释的厚重之作。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挺辛苦,觉着文章好,就打赏几个积分呗~
相关文章 写篇文章
还没有人就此发表长篇大论,你要不要来一发? 写篇文章
评论:
评论(0)


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版更新

每周一更新上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目前已有三位小伙伴,欢迎更多小伙伴加入。另外,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纠正。链接微信:lzg157,QQ:937307849,暗号:视频文字。文末可扫描添加微信公众号:ljswwzb-update,公众号有标点符号版以及精简导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