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7 这个世界会好吗(下) 文字版

大柔至刚    发布于 2016-12-05 10:46    阅读(1003)

No.157 这个世界会好吗(下)

——整理:大柔至刚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们这期节目是接着上一期的话题

接着跟大家聊王东岳先生的《物演通论》和《知鱼之乐》这两本书

强烈建议大家先看《知鱼之乐》这本书  相对容易

《物演通论》实在是太难啃了  而且也强烈建议大家

先把我们上一期节目看完或者听完  你才知道我下面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那王东岳先生提出来的这一套哲学理论  核心就是四个字  叫递弱代偿

递就是传递的递  弱就是软弱的弱  代就是替代的代  偿就是偿还的偿

那这四个字连起来是啥意思呢  就是说  宇宙万物它是越来越弱的

随着它的演化过程的推进  但是它有一种方法叫替代性的补偿

用其他的权宜之计来维持自己的存在度  这个话听着有点费解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我们中国人就搞出了一个物种  叫金鱼

你看那个金鱼  眼泡那么大  尾巴那么散  好看是好看

但是你把金鱼扔回大自然  它根本没法生存  尤其是跟它的老祖宗

就是野生鲫鱼相比  那金鱼的存在度是非常差的  那它怎么办呢

它想出一个方法  就是跟人协作  对外有各种各样的依存条件

只要人继续喜欢金鱼的样子  来养活它  这个物种就存活了

虽然它的存在度下降  这是铁定的事实  但是这个物种

仍然可以靠外在的依存条件维持自己的存在

这就是《物演通论》总的意思  那下面我们用一段相对严谨的话

再把《物演通论》给大家简单做一个描述  所谓的递弱代偿

就是指宇宙138亿年  万物是一系演化的  万物在最底层的那个层面

它是同治的  从最早的粒子到后来的原子  后来的分子  后来的单细胞

后来的多细胞  一直到人类社会  它是一系演化的  过程当中

它的总规律就是递弱代偿  也就是说138亿年来  所有的物质

都像从悬崖一个高空跳水一样往下跌落  生存度越来越差

稳定度越来越差  越来越趋近于衰亡  但是万物都要求存

所以在下跌的过程当中  东边捞一把树枝  右边抄一把泥土

它总是要维持自己的存在  但是它维持的方法不是它的存在度就地提升

而是用一些权宜之计  换句话说就是代偿的方法  那什么叫代偿呢

就是用其他功能来补足自己缺失的功能  就像我们人割掉了一个肾

另外一个肾它会变得大一些  来补充那个损失的肾是一样的

那最主要的代偿方法  就是越来越多的对外的依存条件  比如说

我们会发展自己的知性  感性和理性  以提升自己对外界环境的感应度

再比如说  我们会提升自己的自由度  从微生物长出鞭毛  长出肌肉

到我们人  可以上太空  可以坐火箭  这就是我们的自由度越来越高

来满足自己的经济需求  还有一点  就是结构度越来越复杂

我们来构建人和人之间的协作  构建越来越复杂的社会和政治关系

但是请注意  所有的代偿性的效应  它并不能最终补足我们存在度的下降

所以万物一系演化  最终是趋向于衰亡  而按照王东岳先生的话来说

人类就是这个衰亡过程的几乎是最后一站  这就是《物演通论》

听起来特别奇葩  如果你没有很好的这种哲学思维的话

你甚至听出一种歪理邪说的味道  所以有人就问  那罗胖

这套歪理邪说你信吗  不存在信不信的问题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理论体系本质上都是猜想  都是一个解释性的体系

只要它暂时符合三洽  我们上一期节目讲自洽  他恰  续恰就可以了

只要它对事物  万事万物的解释性

比此前的理论体系在尺度上要稍微大一点

我们就暂时要接受这套理论体系

那《物演通论》这套体系是从哪儿演化而来的

就是从达尔文的生物演化学说发展而来的

只不过达尔文看问题的尺度相对来说比较小  他是站在生物个体的角度

来看待这个演化的过程  所以得出了八个字的结论  叫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也就是说  由自然选择作为一把进化的剪刀

来推动物种的发展  达尔文的这套学说当然一百多年

已经经过了大量的验证  现在证明在这个尺度上他是正确的

请注意我的话  是在这个尺度上他是正确的

但是一旦我们把视野放大到整个生物演化史

再进一步放大到138亿年的宇宙演化史上看

至少有两个问题进化论解释不了  第一  达尔文讲的是通过自然选择

然后生物的无方向的变异  最后来获得生存度  那请问

为什么生物的演化  它仍然是有方向的呢  一定是趋向于越来越复杂啊

那以前我们介绍进化论的一期节目  曾经提出过一个学说  叫什么

醉汉回家  就是一个家伙喝醉了  然后他要回家  这条路左边是一堵墙

右边是一条沟  他要向左边摆呢  他被墙挡住  可是右边没有墙

所以这个醉汉的下场一定是什么  掉到沟里了嘛  这就是生物演化

它是有方向的  一定是向越来越复杂的方向演化  但是问题在于

这只是个比方  那这堵墙它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无方向的变异

最后导致物种是向越来越复杂的方向演化呢  这个问题解释不了

第二个问题就更解释不了  达尔文讲  一个生物的个体

它一定是因为它变异出来了一种特质  这个特质是更加适应于这个环境的

所以它被进化剪刀留下来了  不适应的通通被灭杀

这就是生物演化的过程  可是这个过程导生出来的结论应该是什么

就是生物越进化应该越适应环境

但是生物演化史告诉我们的结论不是这样  恰恰相反

越演化到后来是越不适应  比如说我们就拿生物来讲  单细胞生物

38亿年到现在  活得好好的  恐龙一亿六千万年  灭亡了

哺乳动物到人类出现之前 它只活了七千万年到九千万年

而在人类诞生之前  99% 全部都灭亡  那人类文明其实也符合这个过程

我们的农耕文明一万年  工业文明三百年  现在信息文明不到一百年

相信会越来越短的这个演化过程  所以稳定度越来越差  适应性越来越差

请问怎么解释  《物演通论》或者说递弱代偿原理

就是解释达尔文留下来的这两个未解之谜  那这套理论它的颠覆性在哪儿

主要是两点  第一点就是越来越衰亡  过去我们都认为是越来越进步

越来越发展  这一点很颠覆  还有一点  就是关于因果的这个解释

它也被颠倒了  过去我们觉得是人发展了强大的能力

所以我们破坏了环境  所以导致现在什么又是气温升高  又是各种污染

所以我们的生存度越来越差  是这么解释因果的

但是王东岳先生的理论  把这个因果给倒过来了

是因为万物一系演化存在度越来越差

所以它不得不发展出各种各样的能力  来挂住这个生存线

所以它是一个代偿性的补充  换句话说  科技发展

万物越来越具有各种各样的属性  能力  是一种不得已的行为  你看

因果解释倒过来了  在这我们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两性之间的关系

那最早的单细胞生物它没有两性问题  它就是自己分裂繁殖

那繁殖的效能是非常之高的  基本上有的单细胞的微生物

每20分钟就分裂一次长大一倍  你自己算一算  过了72小时之后

它就能演化到像地球那么大  所以对于单细胞生物来说

繁殖从来不是一个问题  给点阳光就灿烂  后来出现了多细胞生物

比如说到鱼类的时候  它已经出现了两性繁殖  约束性条件越来越多

但是对于鱼来讲还好了  因为它们是体外繁殖  母鱼把鱼子这么一撒

然后公鱼在上面把精子那么一撒  就跟摊煎饼一样

整个繁殖过程就结束了  然后就孵化出一堆小鱼来

但是到了哺乳动物的时候  可想而知那个难度是进一步提高

因为小动物先要在妈妈的子宫里  先存活一段时间

生下来之后也离不开父母  需要学习一些捕食技能  它才能够存活

而有一些濒临绝种的哺乳动物  到最后是什么  它简直对做爱就没兴趣

比如说大熊猫就是这样  它们互相之间兴趣缺缺  据我所知

像四川他们人工培养大熊猫  他要给大熊猫看毛片的

就是放大熊猫的A片  它们才受点启发  原来要这样  那试试吧

才开始繁殖  所以繁殖的难度越来越高  对于人类来说也是这样

你看人类的婚姻其实就比动物要复杂得多

动物基本上看对眼了马上就可以开始  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展

你不发现吗  那个条件越来越多  我们就拿今天的人可以理解的一个例子

按说互联网时代  又有什么世纪佳缘  又有什么各种各样的婚恋网站

又有搜素引擎  还有陌陌  还有微信

按说男女之间互相找到应该是更简单才对吧  但是恰恰相反

你看现在打光棍的和那些剩女嫁不掉的  是不是越来越多啊

所以很多老人  我就听有些老人讲  说现在工具这么发达

你怎么还没本事  找不着个媳妇呢  我告诉你

这是万物一系演化而来的总规律  因为依存条件越来越多

我们看几百年前人类  就像中国吧  男耕女织  互相之间找到那个匹配度

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  只要是异性  互相之间都是个性资源

然后男耕女织嘛  男的在外面挣钱  女的在家里持家  会洗衣服

会做饭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呢  整个人类对外界的依存条件是越来越多

我们并不依存这个家里的婆娘给我们做饭  有送外卖的

所以整个社会的协作体系越来越复杂  所以你再回家看家里的那个老婆

那个眼光就不大一样  互相之间要提的条件就越来越多  颜值得高吧

得顺我的心意吧  还得有时间陪我吧  各种各样的条件越来越多

导致现在男女愈合越来越困难  所以说很多人以为有了互联网之后

人类的资源将会高效地匹配起来  表面上看是这样

但是因果关系解释倒了  不是因为有互联网这个工具

所以匹配度就越来越高  而是因为匹配度越来越低  条件依存度越来越高

所以不得不出现互联网这样的技术工具  这就是王东岳先生《物演通论》

把因果关系给颠倒过来解释  当然了  这两个理论放在我们一般人面前

总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不能理解  对吧

尤其是说万物一系演化是越来越衰亡的

你想我们人类是一种靠希望活着的动物  我还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

第一次接触到所谓的热力学第二定律  就是熵增定律

就是说整个宇宙演化  是往那个叫确定性越来越少的地方去演化的

最后宇宙的结局是什么  叫热寂

就是每一个点它的热量和质量分布都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

生命现象再也不可能了  整个宇宙呈现出一片荒凉

也就是说人这种物种肯定最后是灭亡的  你一旦得到这个定律的时候

我还记得当年我那个心情好几天都不好  那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我还养儿育女  我还挣钱  还有什么意义呢  人需要这样一个意义支撑

所以每当人类观察这个世界的尺度变大一点的时候

总会出现新的颠覆性的理论

它的总方向就是人在大自然当中的地位一路下跌

每当遇到这样的新理论的时候  我们在情感上总是难于接受的

要不然当年的布鲁诺也不至于因为坚持日心说而被烧死

达尔文后半辈子也不至于过得那么郁闷  那么多人骂他

那今天王东岳先生提出来的这套理论  我们没有把握说全世界都会接受

但是至少它符合这个总方向  人在大自然当中的地位继续下跌

现在人不是猴子变的那么简单了  而是万物一系演化最终阶段

最悲惨的宿命的承担者  那如果仅仅是因为它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我们就在情感上排斥它  这不是一个聪明的态度  因为总有一些人

比如说罗胖就是这样的人  人生的目标除了吃得香  穿得暖之外

还有一条  就是临死之前对世界的看法要尽可能清澈一些

虽然我也深知宇宙是一个打不开的表壳  我们不至于能够得到最终的真理

但是能进一步是一步  如果你也是这样的人  那就不妨听我们接着往下说

那上期节目我们留下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对世界

到底应该抱有悲观还是乐观的态度呢  熟悉我们节目的观众都知道

罗胖讲过一个词  叫理性乐观派  我们在那期节目当中反复批判有一种人

就是觉得这个世界很悲观  马上人类快要灭亡了

至少近现代化以来所有的悲观判断全部都破产了  人类事实上

是越来越好  财富越来越多  社会治安越来越好  我们的技术越来越进步

所以在那期节目里我讲了一个观点  就是眼下虽然有很多很多的问题

但是它的解决办法一定不是退回到原来  而是要接着往前走

推动技术发展  推动经济发展  用未来获得的新手段来解决眼下的问题

那跟今天讲的这套《物演通论》递弱代偿的原理说  那不正好讲反了吗

这个需要一个解释  请注意  理性乐观派里面讲的所有观点

就是人类通过分工协作  获得更多的技术  更多的经济繁荣

这个事实在《物演通论》这套体系里面  是完全可以包容它的

只不过一旦我们跳到一个更高的维度  再来看这个发展过程

你可能就会得出一个悲观的判断

所以悲观和乐观其实是两个维度的不同导致的  那怎么理解这个维度

给大家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恐龙  恐龙在地球上活了一亿六千万年

如果在这期间你去观察恐龙  请问你是悲观判断 还是乐观判断呢

当然是乐观判断嘛  恐龙的发展那是不可阻挡的  那是凯歌行进一样的

打着红旗往前走  最后成为地球霸主  那又怎样  最后恐龙是突然灭绝

大概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里突然就完蛋了  为啥  现在有很多猜想

什么小行星撞地球  什么食物中毒  我告诉你  也许最后没有单一原因

可能是一个复合性的原因  因为恐龙的能力太强  对外的依存度太高

所以环境发生任何一件抖动  就像我们中国人经常说的

叫屋漏偏逢连阴雨  福无双至  祸不单行  最后可能是一个复合的原因

导致这个脆弱的系统一下子崩溃掉  而跟恐龙同时代的  像蟑螂

看起来很弱小  但是存在度高得很  到今天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所以你看

恐龙到底是乐观还是悲观  它是两个维度的判断

我们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一个吸毒的人  一个瘾君子

对他来讲今天的好消息是什么  就是找到钱  买到今天的毒品

这是好消息  可是如果换一个维度呢  跳高一层

站在他整个生命历程来看  今天搞到这个毒品  你说是好消息

还是个坏消息呢  所以悲观和乐观在两个维度来看  它并不矛盾  好

我们接着回到今天的主题  我们对于人类的未来

到底应该持有一种理性乐观派的判断  还是像王东岳先生一样

持有一种悲观判断  看起来这是南辕北辙  两个不同的结论

但是你一旦意识到  它是两个不同维度的理论的时候  你会发现

它其实并不矛盾  甚至他们得出各自结论的那个总原因都一样

什么叫理性乐观派  它就是一种典型的经济学判断

它的老鼻祖亚当斯密就讲得好  人类因为分工和协作

所以经济会持续发展  对吧  只要人类不断的推动分工越来越细密

协作越来越丰富  我们的经济一定会越来越繁荣  科技越来越发达

我们当前面对很多问题靠将来发现的手段  一定可以解决

这就是理性乐观派的观点  以前罗辑思维节目多次讲过  我今天不赘述

但是同样这个事实  王东岳先生同样看到  也同样接受  只过解释不一样

他说  这叫代偿性的解决  你是不得已因为存在下降

所以必须去发展更新的科技  更繁荣的经济  来解决当下的问题

但是这种代偿性的解决并不能回补存在度  而且  因为你不断的风化

残化再媾和  形成的那个结构  你的稳定性是持续下降的

虽然表面上看我们能力是提高的  给大家举个例子

二十世纪人类经济史上最重要一个事件

也许就是福特汽车发明了那个流水线生产  工人分工协作

于是生产汽车的那个效能大幅度的爆发

但是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系统性危机也潜藏在其中啊

资本家越来越怕工人罢工  因为任何一个环节给你掉链子

你整个系统就会崩溃  如果我们把这个原理再往极致去推论啊

假设这个分工协作系统越来越细密  理论上讲一定会达到那样的状态

就是全世界七十亿人  甚至更多的人口  每个人是一个分工  换句话讲

每一个人的存在  是以其他所有人正常工作为前提的  换句话讲

任何一个人掉链子  是不是总体就崩溃了

你可能觉得这个推论好像是对的  但是很难设想一个情景啊

那好我们就来看两个我们能够理解的情景  第一个情景是什么

就是随着分工系统越来越发达  我们是用什么方式分工  就是模块化

对一个一个系统进行封装  然后流出接口跟其他模块进行对接

是用这种方式分工的  比如说今天我们面前的一个杯子是怎么造出来的

我们不知道  那是玻璃工人的事儿  那是一个系统  它是封装起来的

我们对它其实毫不了解  比如说李笑来先生给我举过一个例子

如果倒转到一万年前  人类还在茹毛饮血的时候  有可能有人怕血吗

不可能  逮着小动物撕吧了就吃嘛  怕血你就甭活  对吧

但是当文明演进到孔子他老人家的时候  他就讲一句话  叫君子远庖厨啊

因为社会分工啊  有人专门干厨房里的活  所以孔子说  我这种君子

我不去见那个血呼啦嘶的场面啊  可是到了现在社会发生了什么

我见过一个数字啊  居然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见血就晕了  有晕血症

你想想看  一万年前可能吗  如果你晕血  你就甭活了  说明什么

说明整个社会的协作系统不断的封装起来之后

我们每一个人对于世界的真相其实都无法理解

我们看到的世界都是失真的  就像今天很多人说保护小动物

你一万年前保护小动物你试试看  你见血就晕你看你能不能活  对吧

所以我们观察世界的角度是失真的  就像今天有这么一个德国社会学家

提出来一个理论叫风险社会  这个人叫贝克  什么叫风险社会

就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协作越来越复杂  以至于发生很多危机

真的叫冤无头债无主  叫系统性的不负责任  这是社会学里面的一个词

啥意思  就比如说  今天大气污染了  核能泛滥了  各种各样的

那你说赖谁呢  你赖不着谁  100年前工人  如果过的不好

他知道谁欺负他嘛  就是资本家不好嘛

今天如果一个人在社会竞争中失败  你说怪谁呢

也许周边的人对你都很善意  是整个社会的协作系统把你推挤到了边缘

叫冤无头  债无主  所以今天社会上发生的很多危机性的事件

比如说劫机  比如说各种各样的恐怖活动  连美国政府

这是掌握全世界资讯可能最发达的一个主体

它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国政府和塔利班的那些战士们

互相之间完全无法对话  他们每个人眼里的世界完全失真

互相甚至已经断送了再对话的可能性  那这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也许仅仅因为一个人  他的精神状态不稳定

他对世界的理解和周边人不一样  而周边人也无法探测他的精神世界

这样一个人  就会引发巨大的危机事件  比如说2015年的三月份

欧洲就发生了一场空难  一个德国飞行员  他只是飞机上的副驾驶

他等着机长出去上厕所  然后把飞机驾驶室的门给反锁

然后带着这个飞机一头就撞到了山上  飞机上几百口子全部给他做了陪葬

那你说这个人为啥  他在德国当飞行员  他不可能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

饥寒交迫  仇恨社会  对吧  后来发现他仅仅是因为抑郁症  他不想活

所以带着其他人陪葬  整个现在社会是这样一个协作系统  比如说我罗胖

今天早晨上飞机  我只能假设那个封装起来的系统  就是航空公司

已经把他们的飞行驾驶员的精神状态和健康状态全部已经了解

而且已经处理好了  所以我放心地买票上飞机  这样的情况别说我

连他的航空公司都没有办法避免  所以现在所有人类防范危机的手段

对于这样的个体都是毫无办法的  中国有一个科幻小说家叫刘慈欣

他写的那本名著叫《三体》  里面有一个特别天才的设想

就是外星人看着人类文明说  这个文明他怎么可能有前途呢

因为人心隔肚皮嘛  而且他们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协作系统

换句话讲只要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掌握一个毁灭整个文明的手段

比如说人类如果已经掌握一项技术  可以把粒子加快到光速

任何一个人在自己家后院  拿着这么一杆叫光速枪  发射一个石子

打到月亮上  整个太阳系这部分就爆炸了  整个人类文明就毁灭了

这个例子以前节目我们也说过  换句话讲

任何一个人的危机就是整个系统的危机  这就是王东岳先生讲的

系统性的存在性下降  再举一个例子  现在很多基因生物的

那个实验室都在制备一种什么  就是大自然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单细胞生物  细菌  对吧  那当然绝大多数都是无害的  但是万一呢

万一出现一个全人类对它都没有免疫力的单细胞的细菌

因为它在大自然本来就不存在  我们的免疫系统

从来就没有进化出一种对抗它的能力  如果它在洗烧瓶  洗试管的时候

不小心把这一个细菌冲到下水道里  那很可能一夜之间

全世界的人口全部都完蛋  所以我们看这个文明是繁花似锦  是烈火喷油

而他的危机一旦爆发  也许在一个瞬间全部完蛋  所以王东岳先生反复讲

我虽然预测到这个趋势  但是我并不知道人类文明最终是怎么崩溃的

我只知道随时有可能崩溃  因为分化  残化  媾和的这个体系太不稳定了

听到这不知道你心中作何感想

你还会觉得理性乐观派和《物演通论》递弱代偿

这两套思维方式是矛盾的吗  我的观点正好相反

我觉得理性乐观派恰恰被《物演通论》所证明

它指引的人类的发展方向才是对的  为什么这么讲

我们来看理性乐观派持有的基本观点是什么  就是我们固然要承认

人类当下面对一系列的系统性危机  什么环境污染  什么资源不够用

但是怎么办呢  难道我们遏制经济发展  我们脱光衣服回到原始森林吗

不可能  以前我们节目曾经多次谈过这个问题  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推动经济繁荣  推动经济发展  一方面搞出各种环保节能技术

一方面摆脱我们对石油  煤炭这些能源的依赖

当然了《物演通论》的作者王东岳先生会嘿嘿冷笑

说你搞出来的什么核能  什么太阳能  它潜伏着更大的危机

这叫饮鸩止渴  这叫吃毒品  那我想请问又怎样  如果这是明明是毒品

现在不喝眼下就死  喝了之后5分钟之后死  请问你喝是不喝  只能喝嘛

我们中国人有一种智慧  叫做事缓则圆  就是拖一段时间  苦撑待变

没准儿还能有解决方案呢  反正在当下是没有解决方案

所以《物演通论》恰恰告诉我们  顺应138亿年宇宙演化的总趋势

往前走  这是一种宿命  也是我们当下的唯一选择

这段话算是解释理性乐观派和《物演通论》这两套体系之间并不矛盾

那接下来我们要回答第二个问题  很多中国人都是实用主义者了

说你罗胖讲了两期哲学  那关我什么事

这套哲学对我当下的生存有什么用啊  紧接着我们就告诉大家有什么用

那接下来我们还是花点时间  解释一下我和王东岳先生之间的观点分歧

在王先生看来  虽然宇宙演化的总规律如此

但是我们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整体  我们总该维持自己的存在吧

既然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深渊  所以我们当下之计

一方面要降低我们的代偿度  一方面要延缓我们存在度的下跌

遏制我们发现经济和技术的那个冲动  以回到一个相对均衡的状态

让那个最终的无法避免的结局迟一点出现  这是王先生的观点

但是这个观点我不能接受  而我不能接受的原因呢

其实也来自于他的这套理论  我主要是三个原因  第一总规律不可逆

因为《物演通论》递弱代偿的这套原理  它最让我们脑洞大开的部分

就是对于发展这件事情它把因果关系的解释给颠倒了  原来我们总以为

是因为我们要发展经济  所以把地球搞得一团糟  那你不要

不就不把它搞得一团糟了嘛  但是《物演通论》告诉我们什么

我们是因为要解决当下问题  它的存在度总体要下跌

我们不得不通过代偿性的方法  来弥补这个存在度的下跌  所以发展经济

发展技术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我们人类在这条路上

实际上是做了过河卒子  不得不拼命向前  给你举个例子

如果我们今天拒绝使用化纤的衣物  那就意味着什么

全世界绝大部分人是要光屁股的  因为地球上出产的棉花

不足以给我们制造那么多衣物  再比如说  如果我们降低  哪怕不用降低

就是减缓对于石油的依赖  那就意味着经济大停顿

大量的人要回家饿肚子  所以为了减缓这个问题  我们不得不发展其他

也许更加危险的能源  这叫没办法  总规律不可逆嘛  那第二个原因呢

就是人性不可违  你想  我们人类文明是什么

就是一个维护我们存在的系统  而这个系统就在这个总规律当中

所以我们发展出来的很多基本价值观  比如说对于真善美的追求

比如说我们的契约伦理  我们的政治正义  我们的经济公平

所有这套东西  如果大家去看王东岳的书  他都有一个解释

这都是递弱代偿总规律的东西  如果今天  我们突然意识到向后转吧

我们不这样做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要放弃自己的总文明成果

我们就不能用更多的善意  我们释放善意为啥  就是跟他人更多的协作

而这种协作分工在王东岳先生看来  就是分化和残化  然后再媾和

变成一个更加脆弱的结构  那难不成我们向后转  我们不向他人释放善意

我们不要跟他人更好的协作  我们不要那个法律的契约体系  怎么可能

这种逆人性的事情  即使它在道理这个层面成立  在实践这个层面

它不可能落地  所以说也是白说  这是第二个理由

但是这还不是我想说的  我想说的是第三个理由  我想说的是

即使王东岳先生这套理论被人类大多数所接受  那它的结果呢

结果一定不是他想象的  是全人类恍然大悟  良心发现

原来前面是悬崖峭壁  我们赶紧悬崖勒马  调转马头  你放心  不会的

一定是全人类当中最聪明的那帮人  也就是商人

利用这些被揭示出来的规律  继续加大油门往前冲

所以王东岳先生最好的命运  也就像爱因斯坦那样了

你搞出来的理论贡献  什么相对论  非常伟大

这是人类认知世界当中的重要的里程碑  但是你毕竟揭示了核能的存在

所以你后半辈子做演说  写文章  反对战争  要和平  反对核大战

有什么用  这个魔鬼是你亲手从瓶子里放出来的  你即使千呼万唤

你也收不回去了  你看  商人他在干什么  他在做大量的冒险

而冒险的前提就是前途一片黑暗  搞不清楚整个的演化趋势是什么

所以才会有所谓的商业风险  所以对商人来讲

哪怕是极其模糊的对于趋势的判断  也是极其重要的  你看

马云就讲过一句话  这就是2016年年初他讲的话  说很多企业家

最近老在谈什么宏观经济是好是坏  这跟你企业有什么关系

难道宏观经济坏  你企业就一定坏吗  恰恰相反  这是两个维度的现象

宏观经济坏  你企业只要调整策略  在坏的宏观经济下

你也可以做出很好的成绩  这是两个维度的存在

即使《物演通论》递弱代偿  揭示人类命运是一脉向下的

但是阶段性的出现赢家  出现胜利者

出现个体企业的阶段性的存在度的提高  这是可能的

所以你揭示出来的规律  恰恰被他们利用  而他们利用之后

其实是推动整个人类代偿度的提高  存在度的下降

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夜半想来千条路  早起还得磨豆腐  那些企业家

那些商人  即使认知到这个确实我们把人类往危亡的处境在推

但是如果他观察到一个趋势  他可以在商业上利用  他会不利用吗

怎么可能  就像我们一个普通人

我们明知道带孩子出去搞什么自驾游是破坏环境的  是对地球不负责任的

但是如果今天孩子高兴  你说他会不去  怎么可能  这是两个维度的现象

所以接下来  我们就要降低一个维度  我们再不扯什么宇宙138亿年了

我们回到人类当前遇到的商业环境的演化

我们来看这套理论给我们什么样的启发  宇宙138亿年一系演化

我们现在的商业环境也符合这个规律  总规律是什么  递弱代偿

逐渐地分化残化  再媾和  形成全新结构的过程  这就告诉我们

经济学所揭示的分工的总趋势不会逆转  那基于这样的一个判断

那我们接下来就给大家做一系列的商业推演  说实话  罗胖这一年来

读《物演通论》不是想搞哲学  其实在启发我对商业的思考

当然我也是一个菜鸟级的创业者  我从这个理论当中

其实是不断验证我对商业趋势的判断  我们下面给大家做七点推论

第一点  社群经济不可避免

社群经济和此前的工业经济在前提上都不一样  工业经济总有一个假设

就是任何一个企业搞出来产品和服务  它应该卖到全世界每一个角落

全世界的人恨不得都是它的用户  企业的规模应该无限成长下去

那之所以当下还做不到呢  是因为方法不对  学艺不精  努力不够导致的

而社群经济就不是这个思路  它是主动只做一部分人生意  我企业和用户

和客户之间的关系  是一种伙伴关系  社群关系

是靠价值观和气味相投协同起来的  你看  前提不一样吧

前提不一样导致商业上的操作手法就不一样  比如说黄太极的赫畅

他就跟我讲过一个道理  他说我们做餐饮的

总会遇到一些胡搅蛮缠的客人  如果按照过去的观念

所有的客人都是上帝  我们应该点头哈腰地服务  打不还手  骂不还口

但是你想想看  站在社群经济的角度下  这对那些支持你的

不刁难你的客人  这是不是就不公平  所以这部分胡搅蛮缠的客人

对不起  你的生意我干脆不做就算了

有一个淘宝店店主也跟我讲过类似的例子

他说原来要求客服什么样的胡搅蛮缠都要尽力去应付  但是现在

他就告诉客服人员  说这样的人你损失了  那把他得罪了

我一点都不怪你  因为在我企业发展过程中  我只能和信任我

喜欢我的用户协同前进  这样的用户他不可能跟你走的

得罪了就得罪了吧  就像罗胖开这么一家书店  你发现没有

我们的书店的货架都是短货架  我们只有30种到50种书

那如果我要把这个企业做到无限制的大  我应该做几十万种书才对

但是我心里知道  我们是起源于社群经济  社群经济前提要靠价值观协同

是需要一点点喜欢和信任的  也就是说我卖的书是我读过  我觉得好

应该让我的用户读的书  我怎么可能读到几十万种书呢

那不是对我的用户不负责任吗  所以我只做有限边界内的生意

那你说这不叫没志气吗  没办法  因为按照《物演通论》  世界是分化的

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喜欢我们  所有的人都认同我们

这一点在演化的总趋势上不可能  在商业上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一定要想其他的方法让企业去成长  就像有的人问我说罗胖

外面好多人骂你  说你胡说八道  我说那有什么办法呢  在这个世界

你不要以为什么真理越辩越明  随着这个分化的总趋势

世界是越来越尿不到一壶去的  对吧  我们能讲的道理

我们的用户听得懂  你以为是他原来不懂吗  不是  听你罗胖说话的人

一定是他原来就懂  或者马上就要懂  就差一层窗户纸

你只不过给他已经懂的东西做一个表达上的凝练  抽象和验证  仅此而已

所以我只能服务相信我的用户  其他人恕我能力有限  真的服务不了

这是第一点  社群经济不可避免  第二点

既然分工和分化的总趋势不可逆

那么商业分工当中某些特定环节的价值  就只能上升  它不可能下降

举个例子说  中国有些媒体经常喊一个主张  就是应该农超对接

什么意思呢  就是农民种出那个蔬菜  有时候贱价都卖不掉

只能烂在地里  农民受损失  而城里人买蔬菜在超市里面那个价格非常高

而超市又说自己没挣到钱  那想来想去坏人是谁呢

一定是那些中间环节的批发商  所以把中间环节干掉

让超市直接对接农民  这样农民的菜价可以卖得高  农民挣钱

超市可以低价把蔬菜卖给城里人  这多好啊  这个方案

可是他就没有想一想  这菜总得从田间地头跑到城里的超市吧

这个环节谁来做呢  难道把这个活

交给干这个活并不专业的超市或者农民干吗  他一定只能导致成本上升

效率更低  所以正确的解决方案  一定是在现有的分化结构当中

让中间环节优化他的商业能力  而不是把中间环节干掉

我们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大概十几年前  我就听有人说一番道理

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  以后企业可以直接面对自己的用户

不再需要分销商和经销商  所以有一阵子很多什么汽车公司的分销商

就非常紧张  老想着要转型  老觉得这个活干不下去了

但是十几年后怎么样  汽车经销商干得好的照样在发家致富

而且这个环节越长越大  什么原因呢  还是这个原因

分工这件事情它是一个铁定的规则  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你以为企业傻呀  用一个很低的成本价把东西卖给经销商  经销商翻几倍

加一个很高的中间价再卖出去  你以为这个钱是白挣的

他一定是干了大量的活  而且是企业干不了的活

他才有本事把这个钱挣走  你如果觉得这个差价太大

可以通过其它技术手段去优化它  但是这个分工的价值环节你不可能去掉

就像我罗胖开了这家小公司  刚开始的时候也不懂  总想什么活都自己干

这样就可以把利润留在自己这儿  但是试来试去才发现

只要市场上有合格的供应商和外包商  这个活就应该包出去

这对自己的企业才是一个最优的安排  像我们现在很多创业公司

一旦融资成功之后  账上有的是钱  那请问怎么安排这笔资源呢

是继续维持自己核心能力的增长  还是做更多的事  获取更多的利润呢

如果按照《物演通论》递弱代偿的原理  一个企业在分化的总趋势当中

你要力争成为越来越多的其他企业的依存条件

而你自己的存在也要获取更多的依存条件  你才能够成功

所以只应该做一件事  把它做好做绝  叫一针顶破天

这才是未来企业的成长方向  这是我们的第二个推论  一会儿回来

我们接着说下面的五个推论  我们接着聊《物演通论》和递弱代偿原理

给商业世界带来的启发  我个人的第三点推论是  有一个词叫共享经济

但是共享经济当中的某些结论也许并不成立  请注意我的用词

我说的是某些结论  因为共享经济它有一层含义

就是人把自己多余的一些物质性的产品  比如说车  房

拿出来和他人共享  这当然成立  这一定提升人类经济的总效率

但是有一个问题  人的闲暇时间是不是可以拿出来共享的

这个问题就要存疑了  因为按照递弱代偿的原理

人类社会演进的总趋势是什么  是每一个人都承担一项功能

是不断分化和残化的过程  那如果普遍存在一种叫跨界打劫

或者叫兼职的状态  而且长期存续  这跟王东岳先生的判断就相反

哪个对呢  比如说我有一些朋友在共享经济领域去创业

他就经常跟我畅想  说你看一个人白天工作  晚上拿着私家车接几趟活

来补贴一下家用  一个老太太白天在家做家务  中午多做上几十份盒饭

在邻里之间卖一卖  搞一些零花钱  一个小姑娘白天上班

晚上回家烘培一些饼干  在网上卖一卖  这就是共享经济的一个结果

每个人收入更高  而自己的时间变得更加的零碎  社会角色更加丰富

但是我琢磨完这个《物演通论》之后  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不能这么考虑

虽然你看到的现象是这样  但是也许它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

共享经济把很多原来社会分工当中的人给撬出来

然后进入一种全新的分工状态  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量的兼职

其实是一个过渡的形态  比如说一个老太太如果做饭好吃

如果她真的体力和能力都做得到的话  请放心  她将来一定会演化成

专门给邻里做饭的这么一个盒饭供应商  而不是一个兼职状态

那些刚开始特别热衷于开个什么uber车  晚上下班跟人聊一聊

觉得这很爽  放心  他坚持不长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这样

刚开始新鲜几回之后  渐渐地就烦了  再比如说烘培饼干的

我身边也有这样的小姑娘  干了几次之后  天天要发货

天天要在淘宝上什么亲  包邮  跟人讨价还价  很快那个兴趣就丧失了

所以我就经常建议那些在共享经济里创业的朋友  我说你们千万不能沉迷

或者满足于你的平台上的大量供应商都处于兼职的状态

那是一个不稳定的  不可持续的状态  你应该用一切资源

尽快地把他们从原有的社会分工当中给抠出来  让他们进入一个全新的

更细的社会分工  应该利用他们对于新世界的好奇心

尽快地帮助他们完成这个转化  因为这才是演化的最终可稳定的状态

当然这个建议大家接受不接受  我也不知道

因为共享经济还在发展过程中

这只是我从递弱代偿原理得出来的一个商业推论  这是第三点

那我的第四点推论呢  就是企业和企业之间  也会形成这种分化  残化

然后再媾和的过程  未来的企业竞争是以群团化的状态进行的

现在管理学界就有人提出来  未来的企业  不是企业和企业之间竞争

而是产业链条和其它产业链条之间的竞争  这和我的表述是一个意思

王东岳先生在他的课程当中讲过一个判断

这也许是医学界的一个普遍判断  我不知道  说什么叫生理

生理是病理的自体系化过程  这个话很费解  我简单给大家解释一下

就是生物细胞在不断地残化和畸变  形成一个病理状态  但是这个病理

如果和其它的病理能够互相支撑  形成一个体系  这就叫生理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  在生物的演化史上出现过一种叫腔肠动物

就是动物把自己的身体卷成一个管  让海水从中通过

这就是最原始的那个肠管  那当然在海水营养比较丰富的时候没有问题

但是这种生物一旦大量繁殖  对环境产生压力的时候

它就必须更精确地要能吸收周边的能量  所以围绕着这根原始的肠管

那些细胞就开始残化和畸变  形成一些病理  比如说出现肝脏细胞

来作为身体的化工厂  形成胆囊细胞  来消化大分子的那个脂肪

形成胰脏细胞  来分泌蛋白酶  来消化蛋白质

所以围绕肠管就出现了消化系统  你看一直到人这么高级的动物

我们也有胆囊  有肝脏  有胰脏  对吧  这就是一个一个残化的细胞

互相之间再构成一个系统  然后彼此支撑

那企业的演化会不会也有这个规律存在呢  比如说

我跟混沌研习社的创办者  也是我在中欧创业营的老师  李善友教授

我们就商量  罗辑思维和混沌研习社  能不能形成这种叫代偿性的互补

然后形成一个企业群团呢  所以我们就对外发布

我们两家互为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什么意思

就是罗辑思维从此不开发自己的商学院产品  我们也不跟其他家合作

我们只跟混沌研习社合作  而混沌研习社的课程呢

也只通过罗辑思维对外进行销售  这什么结果  就是自废武功

就是罗辑思维放弃一部分能力  我们把自己残化

混沌研习社也同样做这样自废武功的事情  你看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混沌研习社实质上成为罗辑思维的一个内容生产车间

而从反面来看呢  罗辑思维就成为混沌研习社的市场营销部门

互相都残化  然后互相之间再媾和  形成一个企业群团

我们也其实想做这样一个实验  我们在市场上找到一个更强的对手

然后互相之间组合  以提高自己的代偿能力  获得更高的竞争度

那这个实验到底能不能成功  我们也不知道

只是想向市场做这样一个趋势性的示范  这是我们的第四个推论

那第五个推论呢  就是每当商业进行一次分化和残化之后

它就一定出现一个强烈的再媾和的冲动  这就像人分成男女雌雄之后

他一定要互相找到  那个寻找爱情的动力比什么动力都大

那谁能把握分化之后再媾和的这个冲动  就一定诞生新的产业类型

这就是商机  比如说我们罗辑思维这个节目以及这家公司

其实就诞生于这个商机之中  你像罗胖在干什么

我对任何知识类型都不专业  我学的是媒体  但是我干了一件专业的事情

就是用口头表述来转述知识  当知识的搬运工  所以很多人说罗老师

我说别叫老师  真不是  我这一点都不是谦虚  我跟那些服务业者

什么画指甲的  给你捏腿的  是干的一样的活

都是提供您老人家所需要的一个服务  因为您时间越来越短

您没有功夫去读书  那好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我读完之后

我尽其所能讲给你听  以完成你跟世界知识万物之间的再媾和过程

这也符合《物演通论》讲的万物要提高自己的代偿度

不断地要提高自己对于世界的感应能力

我就是帮助你提高这个感应能力的  让你用轻松的方法  用更短的时间

可以和其他事物之间相感应  这不就是新的商机  新的产业类型吗

这是我们的第五点推论  那第六和第七条推论呢

今天限于时间实在没办法展开了  简单跟大家交代一下思路

第六条推论是  如果你的企业要追逐做大做强

那你就不能局限在和自己体系内的要素进行合作

你必须满市场去寻找那种更强的个体  更强的企业进行合作

这也是一个分化  残化  再媾和的过程  它就必然会带来一个副作用

就是你新形成的那个媾和的结构是极端不稳定的  所以你在组织样式上

必须追逐飞速地进化  去适应这种不稳定性  比如说谷歌公司

谷歌就强调  我的企业文化就是要找世界上最牛的人

在这个方面最能干的人跟我合作  所以这家企业极其重视招聘  但是

与此同时  它就不能注重管理  什么稳定性  什么令行禁止

什么一大套规章制度  这就不能追逐  它要允许企业处于一种变动的

混沌的管理状态  这就是一种组织的进化  那第七条推论呢

就是如果你要是追逐我这个企业长期稳定  那好

你在分化上就一定要退缩  回到哪怕是夫妻老婆店

甚至的一个匠人的状态  你这样就不分化  于是你就更加地稳定

这就是为什么马云主张  说在淘宝和天猫的体系当中会出现那种

小而美的商业  越小而美  就越加稳定  这也符合递弱代偿的原理

那说到这儿  七条推论简单介绍完了  你可能会说

你这所有的基础都是建立在你认同王东岳的这套理论的体系上

我要是不认同  那怎么办呢  他这一套我看起来就是歪理邪说

没有问题了  其实所有的理论又何尝是真理呢  你比如《易经》

你说我根本不相信什么推卦算命  对呀  但是《易经》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不是告诉你未来会发生什么  一个有理智的人经常会遇到

就是我对要不要做这件事情  我拿不定主意  于是去卜一卦

卜卦出现这个结果  帮助我自己下决心拿定这个主意而已

所以王东岳先生这套理论  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

它都不可能是终极真理  它对我们这一代思考商业的人

它有一个重要的用处  就是从远方  从前面透射出一种微茫的趋势

我们借用对这个趋势的判断  再回到我们的内心

把我们的判断拿出来和它彼此验证  那如果正好碰上了呢

你就可以提升自己的决断力和执行力  勇敢地往下做

最终的结果仍然由我们来承担  不可能怪到他老人家的头上

所以过去一年多  我读《物演通论》和《知鱼之乐》这两本书

我哪里是在读什么哲学  我其实读的是两本商业著作

********************************

罗胖死磕书目

《物演通论》-王东岳 著

——一部打通了138亿年演化的过程,把物质演化、生物演化和人类未来用统一逻辑来解释的厚重之作。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挺辛苦,觉着文章好,就打赏几个积分呗~
相关文章 写篇文章
还没有人就此发表长篇大论,你要不要来一发? 写篇文章
评论:
评论(0)


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版更新

每周一更新上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目前已有三位小伙伴,欢迎更多小伙伴加入。另外,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纠正。链接微信:lzg157,QQ:937307849,暗号:视频文字。文末可扫描添加微信公众号:ljswwzb-update,公众号有标点符号版以及精简导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