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8 你是巨婴吗? 文字版

大柔至刚    发布于 2016-12-05 10:46    阅读(19855)

No.198 你是巨婴吗?

——整理:大柔至刚、每天进步一点点、馨笙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们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概念

这是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在这本新作叫《巨婴国》里面提出来的

对这个概念就叫巨婴  那在介绍他之前  我得先做一个长长的铺垫

因为武志红老师所属的心理学流派叫精神分析

而精神分析在现代心理学知识大厦里面的位置有点尴尬和微妙

你看我上大学的时候  那可痴迷精神分析这门学科了

因为一个年轻人嘛  总想了解自己或他人的精神世界

所以从弗洛伊德的传记开始  到他那本名作叫梦的解析

包括后来一系列作家  什么阿德勒  弗洛姆  荣格  拉康等等

这些年陆续有所涉猎  所以我对精神分析那一套话语特征

还算是有点了解  但是远远谈不上钻研了

那为什么说它有点尴尬和微妙呢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就有点像中医面对现代医学  因为这个知识团块里面有很多字

也有很多人  但是它不是那种可证伪的知识

也就是说它不是用那种可重复的实验  可以验证的知识  这就很要命

所以美国现在有的著名大学的心理学系  都不太开精神分析这门课

当然也有大学开  而且还有精神分析的博士学位

所以如果用严格的科学精神来验证它  说你是科学吗  它还真不敢说

所以我们一般来说把它认为是一种  非科学的人类知识的探索形式

但是在民间  情况又正好相反  精神分析非常火

你只要是涉及到心理治疗或者心理咨询

精神分析那是最最重要的学术武器  所以大量的临床大量的案例

也有一些直觉的判断和总结  也有自己的学派  这就是精神分析的现状

但是这种叫不可证伪的知识  它往往有两个毛病  第一就是严肃的学者

和那些江湖术士  不大容易分得清楚  就武志红老师自己就跟我讲

说现在他们这行也分三派  就是学院派江湖派  甚至还有神仙派

所谓神仙派  就是天天跟你讲身心灵  不仅要打通你的灵魂

甚至可以让你有神通等等  所以武志红老师说那一派

我自己都觉得他们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好  这就不说了

还有第二个后果  就是这种无法证伪的知识  你很难相信它的具体结论

比如说我的一些私人朋友也有干这一行的  他们私下跟我讲的一些结论

我就觉得匪夷所思  比如有人就跟我讲  如果你得了胃溃疡

那在精神分析看来  是因为你内心的孤独感

和对外界的依赖感之间产生了冲突  你心里就觉得吃不消嘛

这一吃不消  就报应在胃上  所以得胃溃疡

那如果这一冲突进一步加剧  在精神分析看来  很可能会诱发哮喘

就是上气不接下气  也是一种吃不消  如果一个女孩子得了乳腺癌

这往往反映的是她跟她母亲的关系不好  有内在的情感冲突

所以她就让自己得病  去报复自己的母亲  这些结论我不知道

你信不信  反正我听了就当耳旁风  确实这是精神分析很多结论的特点

它有的看似好像有点道理  比如说男人为什么爱抽烟  有这么一个解释

说婴儿生下来  从0到6个月  这叫口欲期  就是通过嘴来感知世界

这是这个阶段婴儿的欲望中心  天天抱着妈妈的奶头在那嘬

嘴是他和世界最强悍的一个连接器  你看我们家罗思思  罗维维

现在差不多六个多月  确实  你会发现天天  把手放在嘴里去感知世界

那男人之所以爱抽烟  不是因为尼古丁

而是因为他的心理发育有一部分  退行到口欲期 

所以天天都的嘴上弄个东西他才有快感  听着好像有点意思 

但是你接着往下听  又觉得匪夷所思  比如弗洛伊德讲 

口欲期之后叫肛欲期  或者叫肛门期 

就是婴儿的那个快感中心变成了肛门  所以为什么人类有画画的冲动

画家要涂抹颜料  本质上是在涂抹大便  哎呀 

反正那会儿的事我也不记得了  就是我从六个月到一两岁的时候

有没有这个肛欲期  我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那弗洛伊德又接着说到三岁之后  男孩有一个叫俄狄浦斯期 

当然女孩也有了  俄狄浦斯  大家都知道 

是古希腊的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他最后是恋母杀父 

所以三岁的男孩就是依恋母亲  而且是性的意义上的依恋 

她排斥自己的父亲  甚至想把他杀掉  甚至是情敌似的那种仇恨

反正我是三岁男孩的时候  自己心里是不是这么想过我是不知道了

我不敢  断然说没有  但是反正我没有这样的体验

所以这种东西确实它很难说是科学的结论 

但是今天我们既然要讲精神分析  所以我们还得替它说几句话

首先从弗洛伊德开始  一直像到拉康这些人  这都是严肃的学者

可不是江湖骗子  他们试图通过很独特的方法  在研究人类的精神世界

因为人类精神  世界没有可靠的科学方法 

我们现在知道的什么认知科学脑科学  神经科学 

那探索人类的精神世界  才是皮毛的皮毛  而更深层的那些精神现象

想认知没有其他手段  只有这种靠判断  靠大量的临床观察

所以弗洛伊德的历史地位  不是轻易能否定得掉的 

就像有人讲弗洛伊德是到目前为止  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三个学者之一

第一个是哥白尼  因为他打掉了人类的第一个自尊心

说人类根本就生活的那个地球不是宇宙中心  那第二个呢  是达尔文

因为它告诉人类  你们不是什么上帝的造物

你就是从那个很低等的爬爬虫  慢慢地进化而来的

而第三个打掉人类自尊心的就是弗洛伊德

因为他告诉你人类的所有行为或想法  最终的驱动力不是你的感知

感觉甚至是理性  而是像汪洋大海一般的潜意识

这一点即使是现代的科学家他也是承认的  这就是弗洛伊德的历史地位

这个咱得承认  那第二呢  就是你想

他毕竟面对的是一个人类认知的蛮荒之地  那科学手段上去又不管用

你不能排斥我们用其他手段去认知它

这个手段也是我们今天特别想讲的  就叫洞察

我觉得中文用的这个洞察的洞字非常传神  就是眼前有一个厚厚的屏障

那我又想认知对面的东西怎么办  用一个强悍的方法

直接给它打一个洞来观察对面  这就叫洞察  洞察这个东西没啥依据

它也不存在什么可证伪性  但是在生活中是大量存在  就是扒开表象

直接把握本质  比如说两幅画  一幅明显就是比另外一幅好

行里人都公认  你如果非要追问它到底好在哪儿  你给我一个标准

我就是不服  大家说不出来嘛  凭借的就是洞察  一男一女

男孩子对女孩子到底好不好  这玩意儿  跟你送多少朵玫瑰没关系

人家女孩心里门儿清  这就叫洞察  再比如说一副图片

到底是不是色情图片呢  这玩意儿没有标准  你说裸体就一定色情吗

多少艺术品都是裸体的  那穿了衣服拍的毛片就不叫毛片吗  对吧

你说裸露生殖器就一定叫色情吗  米开朗琪罗的著名雕塑大卫

暴露生殖器  你不能说那玩意儿就叫色情吧  美国有一个大法官

我们以前讲过  斯图尔特讲的好  我不管那些标准  你拿给我看一眼

我就知道它是不是色情图片  这就叫洞察  你看

洞察是人类认知世界的  很重要的一个武器  我们不能把它排除出去

再出一个例子  我们生活中很多企业创业成功  发展的非常好

大家都分析  它怎么变得好的  很多种可能  可能是换了一个办公室

员工们热情高了  也可能是因为引入了一项新技术

开发了一个新的产品线  或者它的重要竞争对手突然倒掉了

或者在特定的时刻  它融到了一笔资  或者因为创始人生了二胎

整个价值观变了  经营水平提高了  或者压根就是走狗屎运

那你说这些因素哪个是核心因素呢

那行里人周边人都会提供自己的洞察

你是不是这行里人你的水平高不高  跟你判断这个原因那是有关系的

有的话  出来之后  大家觉得这是洞察  啥理由  没理由

就是大家那个共同的体察  就觉得这个结论暂时最靠谱

所以洞察它不是科学  但是它确实是一种认知的起点

有了这个起点之后  我们再依靠什么科学方法  什么事实

来不断的纠偏来提升自己的洞察  好  说到这儿我们该回归正题了

那精神分析它到底是一个什么的洞察  当然  里面学派等等非常多

我只说最简单  也是大家都公认的三条  第一条是  我们前面已经讲过

就是潜意识在控制人的表面上的行为  在这一点上

心理学家有这么一个比方  叫大象和它的骑象人

就是意识或者说理性是一个骑大象的人  但是潜意识是底下的那头大象

你这骑象人对这个大象走的方向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是本质上大象怎么走  你是受它控制的  这是第一个假设

那第二个假设呢  就是任何人面对世界  面对关系  面对其他人

本质上是自己内心潜意识的一种投射  所以精神分析有这么一句格言

说任何心理障碍本质上都是关系障碍  吴伯凡老师不是讲过一句话吗

说远距离走过来一个人  这不是一个人  他就是一套反应模式

一个人的认知模式是由他内在的心理结构决定的

所以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就不一样  因为我们的反应模式不一样

第三条  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精神分析很多临床工具的方法论根源

都在这一条  那就是问  一个人的人格是怎么样形成的呢

他这一套反应模式根源在哪儿呢  精神分析认为  根源在你的小时候

你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  和父母

和家庭的全套互动模式决定了你的人格  六岁之前基本就定板了

你六岁之后的所有行为方式  基本上都是六岁之前的叫强迫性重复

所以如果你去做心理咨询  你那个医生是一个精神分析学派的

他一定让你回忆小时候挨过打没有  有什么心理阴影

都是试图把婴儿时期的那个经历给掰出来  你如果接受这些前提和假设

或者说洞察吧  那你会得出一系列的推论 

就是家庭的互动模式它会遗传的  比如说你小时候父母虐待你

或者打骂你  你心理就会产生阴影  而这个阴影等你有了孩子的时候

你会又报应在他身上  所以精神分析有一句格言

说我们治疗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整条家族链条 

是要把几代人的经历都掰开来看 

才能知道一个人的心理阴影是怎么形成的  那因为这些理论基础

所以也发展出很多世俗智慧  比如有人就跟我讲 

你如果决定要不要跟你一个女孩结婚有两个方法 

第一个方法就看这个女孩她妈  因为这个女孩将来你娶回家之后

长到老  跟她妈行为模式是一模一样的

你就想这老太太我现在能不能接受 

也就是几十年后你能不能接受你那个老婆  这是一个方法

还有一个方法  你就想  我如果跟她结婚  生了一个女孩

长大了行为模式和她一模一样  我喜不喜欢这个女儿呢

如果我不要那样的女儿  我就不能要这样的女孩 

反正这些有没有科学道理你自己去琢磨吧  这就是精神分析三个理论基础

那说完这些  我们再回头来说巨婴就非常好理解了

这本书上封面已经写得明白  我们90%的爱与痛

这个我们指的就是中国人  90%的爱与痛和一个基本事实相关

那就是大多数中国的成年人心理水平其实是婴儿  所以叫巨婴嘛

你只不过在肉身上长大了  像一个大个儿的婴儿而已

那说到这里我们就得介绍一下  《巨婴国》这本书的作者武志红了

他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本科和硕士毕业  算是科班出身

然后就跟我们干了一行  进了媒体

在广州日报常年主持一个心理学的专栏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读他的文章  成为他的粉丝

我们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是多次转发过他是文章  写得真是精彩

那现在武志红算是国内很知名的一个心理咨询师了  但是在我看来

仍然是一个写出极棒文字的作家  那这本书写完之后还没有出版

他就发给我看  当时讲了一句话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  我说不对吧

我看过你的书都好几本了  《为何爱会伤人》《为何家会伤人》等等

都是一印好几十万册的书  这怎么能是第一本呢

他说那都叫专栏文章结集 

而唯独这本《巨婴国》是我的主动性的有意识创作  是我的原创

所以他称之为是我的第一本书  那我看完之后 

觉得这本书真的是有野心  他是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 

来重新解释中国人的国民性  当时我就问他 

那你怎么样提出来巨婴这个概念呢  他说灵感是来自于一部电影

就是冯小刚的《1942》  那甭管你看没看这部电影  里面有这么个情节

就是一个贪官  一个军需官跑到妓院里去嫖娼

那嫖的对象是电影里另外一个角色  老东家的女儿  当时只有十七岁

那这个人嫖娼的方式是往那儿一躺  你得伺候我  现在给我打洗脚水

帮我洗脚  然后伺候我吃  伺候我擦身子  然后一吹灯

我们俩再一起上床  做那件事  当时武志红看到这个场景就惊呆了

脑子里就闪现出很多西方电影  里面也出现的嫖娼的情节 

那在西方电影里面  虽然这种交易也很不道德 

但是那毕竟是成人和成人之间的交易  大家的行为模式

是成年男女之间在性爱上的行为模式  可是你再看这部电影  这个镜头

这个肥头大耳的军需官躺在那儿  似乎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像一个婴儿一样肥头大耳的  要等待妈妈喂他吃  喂他喝  伺候他一切

然后一吹灯还要做性事  他说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

在这里是不是有着中华文明  和其他文明之间的那个沟  所以他说

我此前二十年的心理咨询的经验  大量的案例突然就扑面而来

马上脑子里就蹦出了两个字  叫巨婴  对  在这我们得解释一下

说巨婴  他不是说这个人心态幼稚  而是说他的心理结构

那种反应模式停留在婴儿期  而且是早期

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弗洛伊德讲的  0到6个月的  叫口欲期

所以武志红就讲  你看中国人的很多习惯是不是就像那个婴儿

比如说拼命地爱吃  中国人的那个餐馆的规模

你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也找不到

比如说广州有一个叫炳胜(品味)酒家  12000平米的面积

简直像一艘航空母舰  里面能够容纳两千多个人同时吃饭

这么爱吃的一个民族  而且中国人的很多传说  比如说妖精逮着了唐僧

他得吃了  吃了之后觉得我长生不老  你看

这种反应模式是不是婴儿式的  就是什么东西我感知它

我要得到它的好处  我要把它吃到肚里  跟它一起共生 

我才能得到这个好处  就像前些年有一个朋友跟我讲的 

说中国的病人和美国的病人  在遇到得病时候反应是不一样的 

美国人经常会问医生  我得了这个病  你说我该怎么运动和锻炼呢

那中国人通常问  那我该吃点啥呢  但这都属于洞察型的 

你可以全部当是一个玩笑  好 

那以下我们就开始介绍这本书的核心观点 

就是为什么婴儿期的那个人格结构在中国很多成人的心理仍然有

说到这儿就得问了  婴儿的心理特点是什么呢  这就是精神分析的长项

因为他们总是把人的心理  倒拆回婴儿时代再来分析  那武志红老师说

婴儿的心理主要是三条  第一叫母婴共生  第二叫全能自恋

第三条叫偏执分裂  你听起来好像是很高大上的心理学名词

其实我稍一解释你就明白了  因为婴儿生下来0到6个月的时候

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的  一切吃喝拉撒睡玩都得靠母亲来伺候他

而且这个时候他的主观意识  其实分不清自我和外界之间的区别

所以这个时候的婴儿和母亲  是完全的共生体  这就叫母婴共生

那啥叫全能自恋呢  这个阶段的婴儿他的主观感受是  我就是神

我什么都行  我只要念头一转  那马上就得有人伺候我  符合我的念头

我饿了  哇一哭  马上奶瓶就上来了  我拉了撒了

马上就会有人帮我清理  你看  有的人养猫不就是讲这样的笑话吗

在猫的眼里  主人就是它的奴隶  就是负责给它买吃的  喂吃的

帮它去清理大便  所以养猫的人叫首席铲屎官嘛  在婴儿的眼里是一样

整个世界就是匍匐在我的面前的  我心念一动  就得按照我想的办

这是第二条  叫全能自恋  那第三条叫偏执分裂

就是他认识世界的方式只有两个维度  就是好的或者是坏的

恶魔或者是天使  我自己是神  或者是我什么都不是  我自我崩溃

你看  婴儿的反应模式是不是就是这样  我们家一对双胞胎姐妹

现在正好是这个阶段  就是这样的  她的表情也只有两个部分

一部分是婴儿式的睡眠或者是笑容  或者是面无表情

这就是她觉得这个世界我是神的时候  如果她稍微不满意呢

马上就滑到另外一个极端  就是  哇  自我崩溃  然后嚎啕大哭

对  那说完了婴儿的这三个心理  你感觉到一点儿什么

我们分析中国人是不是也可以按照这个对照呢  就是共生

当然成人叫病态共生  第二就是全能自恋  第三是偏执分裂  好

我们还是回到正题  一个典型的中国成人

他的心理是不是停留在婴儿期呢  这就得符合武志红老师刚才定义的

那三大婴儿心理特征  就是母婴共生  全能自恋和偏执分裂

我们下面一条一条地去看  首先母婴共生  婴儿母婴共生期其实并不长

只有0到6个月这一个阶段  从六个月到三岁  这叫分离期

或者叫个性化期  因为婴儿觉得  我终于明白了  我是我  世界是世界

我和外界是有边界的  是有间隔的  那到三岁之后呢

这个心理就继续发展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  这叫进入俄狄浦斯期

当然上面杀父啦  恋母啦  这些我们不扯  但总而言之

确实他的世界面对的关系  变得很复杂  他有爱  有恨 

有的爱中夹杂着恨  有的恨中夹杂着爱  所以从三岁开始

一个婴儿他的世界就变得越来越复杂  他要处理越来越繁复的关系

这就是我们人格形成的过程  但是如果是一个巨婴的话

他的心理状态就一直停留在六个月之前  他发展不出间隔期

他也发展不出处理复杂关系的能力  你看  原来我们称婴儿叫母婴共生

但是如果成人之后你还这么共生  这就叫病态共生  你看 

在中国文化当中  母亲扮演的那个角色是非常突出的 

中国典型传统文化应该是父权社会  对吧  但是你看

中国有所谓《二十四孝》  你真的把那《二十四孝》摊开看看

孝敬母亲的是主体  父亲在里面其实并不多  这为什么  在文化学上

这称之为叫大母神  就是母亲和婴儿之间的那个共生关系

或者是控制关系  是这个文化的主调  可能社会权利是由男性

是由父亲来掌握  但是家庭的权利其实是由母亲来掌握的

你看那个《红楼梦》里面的那个贾母  是不是就是这个家庭的大母神

一个人要哀求  说强盗不要杀我  我家有八十老母  对吧

你很难听说什么家有八十老父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岳飞

在真实历史中岳飞是有父亲的  这个人叫岳和

在岳飞小时候花大量的钱给他聘老师  教书法  教文化  教武艺

后来岳飞长大  功成名就之后  岳和才去世 

但是在民间传说中可不是这样  恨不得岳飞出生三天他爹就死了

然后是被母亲含辛茹苦带大  后来出现什么岳母刺字  精忠报国

这一系的故事  由此可见  中国文化的眼中 

母子共生体这就是完整的家庭  要个父亲在那儿干吗呢

所以为了讲故事方便  你那个父亲干脆死了得了 

所以岳和这个人算是被中国文化  合谋杀掉的一个父亲  在现在国家中

大中华文化圈  有两个国家还有这样的文化遗迹  就是中国和韩国

至少有两个现象在其他国家很难看到  这个两个国家很普遍 

第一  叫妈宝男  就是一个男孩子  堂堂男子汉  二十多岁  三十多岁

甚至已经娶了媳妇  天天跟妈在一起  听妈的话  甚至不跟老婆睡

跟他妈睡  这样的例子我估计你也听说过 

我原来在一个小单位当小头目的时候  就来了一个实习生

这个男孩也很漂亮  业务能力也非常强  谈笑风生 

但是当天晚上他妈居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各种拜托  孩子不懂事

你该骂骂该打打  我说阿姨  这男孩子这么大了 

不轮到你跟我说这种话  有什么话他跟我说  后来果然实习期结束

他妈说不能在北京发展  我在老家已经给你找好了公务员的岗位

赶紧回老家吧  然后把他给调回去了  当然这个男孩后来发展得不错

因为他自己努力摆脱了这种母子共生

要不然这辈子可能后悔药有得吃了

那婆媳矛盾就是典型的第二个现象了  中韩这两个国家都有

你从影视剧里能够看得出来  有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  说当妈不容易啊

费了好几年时间才让他学会穿裤子  你一个小妖精一来

一秒钟就让他把裤子给脱了  所以能不产生这样的争夺矛盾吗

就是原来的母子共生突然被打破  大家心里受不了嘛  但是问题来了

这个局面它是怎么形成的呢  按照武志红老师的分析  这是一根链条

这是一个循环  要命就要命在它是个循环  我们首先来看

一个健康的正常的家庭应该什么样  西方人有一个说法

说一个人出生两次  第一次是作为婴儿来到世界 

第二次是通过恋爱和结婚  用爱的力量去疗愈自己童年的创伤

然后通过爱的力量重新组建家庭  所以家庭的定海神针应该是夫妻关系

正好在这一点上  中国很多家庭做得不好

很多人其实从小就没有学会怎样去爱  所以一旦结婚之后

两个人的关系就变成了又是共生关系  而且产生叫共生绞杀

就是妻子希望把丈夫拉回到家庭  但是丈夫呢  因为不会爱

又要躲避这种拉扯的关系  所以要找各种借口  什么我工作忙啊

我养家不容易啊  就要脱离出这个家庭  一旦生了孩子之后

马上就会出现一个更加恶化的局面  就是妻子既然拉不住丈夫

所以就把全部共生的那个纽带和孩子绑在一起  所以你看 

中国很多家庭一旦生完孩子之后  家庭的重要次序马上就变了

就是孩子变成这个家庭的核心  孩子和母亲的关系成为家庭的关系核心

而丈夫呢  马上在家长中就找不到存在感 

所以三口之家在中国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排序  就是孩子老大  妈妈老二

丈夫老三  在家里是地位最低的  但是作为丈夫呢

他又觉得这种方式很好  本来我就想逃离家庭  正好利用这个时机

就把孩子推给妻子  自己更加脱离出家庭  那种孩子一旦长大之后

你会发现一个什么现象  就中国的家庭当中

公公这个角色好像就不存在  你看很多家庭伦理剧 

往往在里面无论是好婆婆还是坏婆婆  那总是婆婆表演的戏份比较大

公公好像在这个家庭当中是消失的  他也没有什么发言权

这就是男人的一生  而女人的一生呢  就是我要绑紧这个孩子

我要培养这个孩子  等孩子长大了  这个孩子他也没有见过什么叫爱

什么叫正常的夫妻关系 

所以在中国的男孩和女孩当中普遍存在叫爱无能  所以为什么在中国

你看我们《罗辑思维》第一季那一期节目  就是教你怎么追女孩

到现在为止也是点击率最高的一期节目

很多人认为这是我们节目的高峰  虽然我不承认了  但是确实

它契合了很多人的需求  不知道怎么追女生  按说你到了青春期之后

看见美好的女子  上去表达自己的爱慕  这不是所有生物都会的吗

中国很多男孩他就是不会  那这样的孩子长大结婚

他从小就没见过什么叫正常的夫妻之爱

他从小看到的都是父母感情淡漠  经常吵嘴  打架  冷战

所以这种爱无能又传递到下一代的家庭  这可不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吗

我们身边见过大量这样的中国家庭  用三个词就能概括

一个极度焦虑的母亲  加上一个缺席的丈夫  再加上一个有问题的孩子

那对于这个母亲来说  他一生中最大的隐痛就是我的丈夫

这个男人他对不住我  很多女人生完孩子之后  跟闺蜜去抱怨

都说我们家最没用的就是我老公  随着年岁渐长

女人对于她丈夫的这个怨气就越积越深  你说中国家庭

尤其是老年家庭  老太太天天骂老头的事是不是很普遍

那对于丈夫来说  他一生中最大的隐痛是

我为这个家庭已经贡献了一切  什么钱都给你们了 

你能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  所以精神分析学派就发现 

中国的很多老头  他退休之后  往往听觉  视觉迅速地衰竭  为什么

他就是心理暗示自己嘛  你别唠叨了  让我清静一会儿  我听不见

我也看不见  那对于孩子来讲  他一方面摆脱不了这种共生关系

一方面又想脱出这个牢笼  那在现实当中脱不出去怎么办呢 

沉迷于互联网和游戏  所以中国家庭的很多问题 

在这个关系模式和链条当中  你都可以找到原因 

当然你说能不能打破呢  其实任何一个环节打破了也就打破了

比如说我自己吧  我们家今年六月份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罗思思

罗维维  我跟我老婆就进行了一次长谈  这个长谈的核心就在这儿

我们家庭虽然来了两个小天使  但是我们两口子心里都清楚

她就是个房客嘛  一住十八年到二十年  剩下她要过自己的日子的

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  我们这一辈子活个九十岁  100岁很正常

我六十退休  剩下还有三四十年  是我们俩在一起过

我们俩的关系是这个家庭的核心  我们俩的关系是这个家庭的第一关系

而不是跟孩子  所以这一条定下来  所以现在我每天在家时间比较少嘛

我老婆  只要我在家  就把孩子抱过来  要让她们和我建立关系

而我在工作的时候呢  经常找到一篇什么小文章  小图  跟孩子有关的

马上发给老婆  另外我还有一个方式  就是现在我在家照顾的少

那我就为他们两岁  三岁之后去做一些打算  比如说我现在自己买书吧

就会买大量的画册  很贵  几千块钱的那个画册  在家里做一些储备

甚至我们还开发了一个产品  有一本书叫《艺术博物馆》 

那本来就是英国费顿出版社出的那个顶级的画册  也挺贵的 

加上那个架子一千八百块钱  那这个架子是我们跟雅昌合作弄的

我想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等我们家孩子可能变得这么高的时候

我坐在那儿  她站在我旁边或者坐在我膝盖上 

可以在这个架子上就去浏览世界的艺术画册  那我干这些事 

不就是让我老婆知道  我在参与这个家庭的建设吗 

那真的将来十几年之后  孩子走出家庭  我们仍然可以幸福地过后半生

而我们之间相爱  给孩子的那个示范作用  这就是最好的教育  你看

这个链条在我们这一代就把它给打破  好  不表扬我自己了

还是说这种家庭共生关系产生的结果  这个结果是啥 

就是中国家庭人和人之间的边界是分不清楚的  所以武志红讲 

中国家庭有那种糨糊逻辑  好几个  你看都是边界不清楚  第一

就是我的事就是你的事  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  你们的关系我也要管

我们的关系你也要处理  这是第一个糨糊逻辑  第二个糨糊逻辑呢

就是一个是我  我就等于我们  你  你就等于你们 

比如说老婆要是跟小姑子之间闹点矛盾  她回家是找丈夫毛病的

你就代表你们嘛  对吧  那第三个糨糊逻辑呢  是我们之间

互相之间是不能有边界的  我的手机回家是要上交给老婆  你来查的

对吧  我们之间完全没有秘密  要共享所有的账户  密码等等

那第四个糨糊逻辑呢  连时间上的边界都没有  夫妻之间一吵架

陈芝麻烂谷子全部都兜出来  就是为了几个字  你对不起我

所以连时间的边界都已经模糊成一片  那这样的家庭  他再共生在一起

你别觉得这种共生是什么好事  我前面讲到一个词  这叫共生绞杀

这就造成了中国的很多成人  在心理结构上是个巨婴 

就是没有办法摆脱病态共生  武志红因为常年做心理咨询 

所以积攒了大量的案例  有些案例过于暗黑  我在这儿也不太方便说

我就说一些大家感同身受的  比如说中国家庭有一个现象  叫唠叨

那请问什么是唠叨呢  央视春晚有一首歌  就是春节回家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  爸爸准备了一桌好菜  你看  爸爸继续缺席

回厨房做菜去了  而妈妈主要负责唠叨  那啥叫唠叨呢  唠叨不是话多

而是一种超越边界的控制性的咒语  我在这本书里就看到一个例子

有一个人就讲得特别形象  说我不管做什么  只要在我要做之前

我妈一定会把这话说出来  比如说出门  妈妈就会说穿鞋  进门  洗手

东西掉地下  捡起来  东西打碎了  哎呀  怎么又打碎了

赶紧收拾收拾  这些事都是我马上要干的  你为什么要说呢

按说妈妈也没有什么恶意  这个中国家庭当中太普遍的现象  但是你想

它本质上是个什么  就是我跟你之间没有边界  我们是共生的

你是我的一个器官  我指挥你只好用这种语言  甚至我说的不好听

它是一个咒语  来指挥你  你不信出去做个实验  有人在那儿走路

你在旁边喊  121  121  你看  他一会儿就不会走了 

这就是控制给对方带来的那种手足无措

很多人在家庭当中就要承受这种巨婴的唠叨  那再有一个例子

很多中国家庭为什么对子女要逼婚呢  很多理由  但实际上 

按照我们今天讲的这个角度  理由就一个  就是你幸福不幸福不重要

重要的你必须进入一个共生模式  我们才放心

因为你才成为一个正常人  我们讲一个极端的例子 

中国文化当中有一个词  现在年轻人很少听到了  叫冲喜  什么意思

就是假设我这儿子病了  而且病的快要死了  怎么办呢  医药已经无效

给他娶个媳妇儿吧  这叫冲喜  你看本质上是啥 

就是让你表面上像一个正常人  我们骗老天爷我们是正常人 

还娶媳妇呢  傻子也能娶媳妇  重病病人也可以娶媳妇 

表面上的共生性的正常  似乎可以解决他本质性的危机

我认识一个女孩  那真的是惨无人道  谈了一个恋爱  一个男孩

觉得挺好  对方就一直催着要结婚  结婚  后来这女孩说  那结就结吧

就结了  但是结婚才知道  这个男孩已经是绝症的晚期

他的家庭都觉得  娶个媳妇回家冲喜  他没有想到 

你让这个女孩子几个月就成了寡妇  你这人道不人道 

为了这种表面上的共生关系  中国的很多巨婴什么都做得出来

再举一个例子  很多中国的领导那不就是个巨婴吗  啥都不会干

如果没有秘书  订个火车票自己都不会  我认识一个人 

下到地方的县里去挂职锻炼  当县长  副县长  后来过了一年半载

再回到北京自己的机关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干了

甚至当时有一个笑话  他进了一个屋子  披着一件大衣

就这么两肩一抖  大衣就掉地下了  怎么掉地下了  又给捡起来

为什么  因为原来他在县里的时候  只要两肩一抖  大衣往下一滑

秘书肯定是接得住的嘛  他现在回北京的机关就没有这个待遇

你要让人伺候到这份儿上  你不是个婴儿  你是啥

大家记得前铁道部的部长刘志军吧  把刘志军拉下马的那个

就是给他行贿受贿的人  是一个长得  我也不好说人家丑

反正真的是那么五大三粗  也没有文化  甚至就不识几个字的一个女人

叫丁书苗  那这个女人是怎么拿下刘志军的呢  说白了

就是用对待巨婴的方式来对待他  核心就是两条  第一条

像天神一般的崇拜你  第二  就是像妈妈一样的伺候你

无微不至地伺候  我看到一则报道  就是丁书苗原来起家的时候

因为她没什么文化嘛  在山西  找车站的领导要车皮  人家不给她

那她怎么办呢  就守在领导家的家门口  领导一个不注意出去

钻到人家家里  把人家从内衣到外衣  从衬衫到裤头  包括被子

袜子  全部洗一遍  最后把领导感动了  天哪 

你能够想象在现代文明当中  这种行为能把我感动吗

我家里要是蹿进这么一个人来 

我会觉得你太没有这个陌生人之间的边界了  但是没有办法

在中国文化当中  这种跨越边界的行为往往好像是释放善意 

所以领导被感动  给她批了车皮  一直到他挂上铁道部的部长

你看  是不是全社会都是巨婴  都在病态共生

刚才我们介绍了巨婴的第一个心理特征  叫病态共生

如果从这个起点出发  其实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导出后面两个特征

叫全能自恋  加偏执分裂  你别看这两个词比较陌生 

它本质上是一件事的两个面  我们先来看婴儿他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他来到这个世间之后  世界对他是混沌一片  他是唯一的存在

我心念一动  这个世界就会围着我转  所有的人都臣服在我的面前

我真的是饭来张口  衣来伸手  甚至连伸手都不用  但这件事有个反面

就是如果我张了嘴  居然饭没有来  那我怎么表达呢 

我只能表达为嚎啕大哭  在婴儿的精神和情绪世界里只有两个极端

善或者是恶  天使或者是魔鬼  我自己呢  要么就是我hold住

我控制得住  要么就是失控  一旦失控  就是魔鬼对我的恶意攻击

那我要么就是绝对的愤怒表达出来  要么就是我干脆毁了自己

这就叫偏执分裂  这世界对他来说没有灰度  武志红讲了一个词

叫失控即魔鬼  然后他给我看了一段小视频  就一条小狗在那儿

它突然打了一个嗝  然后它就愣了一下  然后汪汪汪  为什么 

因为对它来说  打嗝这事虽然来自于我身体内部  但是不对呀 

我失控了呀  它没有按照我的心念去转  突然就打了个嗝

这一定是外在的魔鬼攻击了我一下  这是一个绝对的恶意的力量

所以我要拼死命冲它狂吠  汪汪汪  这是小狗的表达 

也是婴儿的精神世界  那如果一个人成年之后还带有这样的心理 

那可不就是武志红老师所谓的巨婴吗  在当代中国 

这种社会心理的表达  我们见得多吧  而且它会造成一系列的社会后果

第一个后果就是社会的戾气很重  因为大家熟悉了这种极端化的表达

说白了就是偏执分裂  有的是表达为语言  比如说在微博上

有些名人明星一旦陷入那种争议性事件  那上面的评论是能看的

各种污言秽语  他不是说我简单的表达一下  我批评  我责备

我不同意  不是  是我恨不得你去死  有时候我就看这些评论就纳闷

一个陌生人做出来不符合你心意的事  你至于的吗  气成这个样子

那你回到巨婴的理论就好理解了  他原来心里对这个世界

每个人的行为方式有一个想象  你居然不按我的想象做  那怎么可以

要么我恶毒地攻击你  把你弄死  要不然我就把自己给气死

你不要以为这只是语言上的表达  有的时候会表现为行动

随便举两个例子  中国很多老人一旦在街上被人撞倒  你要去扶他

他醒来之后会讹上你  过去我们都以为  这些老人道德败坏

是谋人家的钱财  但是武志红的分析觉得  不对 

如果有这么大规模的现象  那肯定是一种心理上的表达 

因为老人也是巨婴  他因为自己身体失控摔倒之后 

他一定要找到一个外在的恶意的魔鬼  然后迁怒过去 

所以很多老人一醒来之后  一把给你抓住  小伙子 

你为什么把我给撞倒了  这就是巨婴心理的表达 

要找到一个外在的恶意的魔鬼  然后迁怒过去 

他自己的那个心理才能够调适得过来 

还有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起杀医生的事件  那不是罪大恶极吗

医生是帮你的  一个病人在手术台上  最希望你活下来的就是医生

家人反倒是未必  那为什么这些人要攻击医生呢  一样道理  他的世界

我的家庭原来是完满的  这人是活着的  怎么到医院他就死了呢

他一定要迁怒于人  而且这种迁怒是完全非理性的 

他不见得一定要讹医院多少钱 

但是我一定要把你这种外在的恶意力量干死  哪怕我最后上刑场

挨子弹  我也在所不惜  这不就是巨婴心理吗  这是第一点

极端化表达  偏执分裂  那还有第二个社会后果 

这是中国社会经常会有那种  毫无必要的社会纷争  一个社会有纷争

很正常  因为资源有限嘛  你也想要  我也想要 

那就吵一架或者是打一架了  但是在巨婴的世界里  纷争的起源不一样

只要不符合我的想象  我就要跟你起纷争  在巨婴的世界里 

他是搞不清楚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区别的  我们来举个例子 

中国据说有某个地方  你要是在大街上走 

身边没准儿就会传来一个声音  你瞅我干啥  如果这个时候你要回一句

我就瞅你  你咋地  那就容易干架  你不觉得这个纷争很无聊吗

但是回到巨婴的理论  他觉得自己是全能自恋的神嘛

街上所有的人看了他都只能低眉顺眼  你居然直眉瞪眼地看我一眼

那和我的想象不一样  那好  跟你起纷争  还有 

我们得到app里面有一个订阅专栏  叫《槽边往事》  作者和菜头

他在网上写作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非常有经验  他写了一篇文章

私下也跟我聊过  特别逗  就有一些人在他写的文章下面就攻击他

这攻击基本上分三派  第一派叫哀怨派  就是和菜头 

你再也写不出让我动心的文章了  你怎么能堕落成这个样子呢

你最好还是回到原来的那个状态  你还是我心中的神  这是劝告派

哀怨派  那第二派呢  叫威胁派  就是你再这样写  我就取关你

我再也不会关注你了  你不关注就取关就完了嘛  他要跑来告诉你一声

这是威胁  还有叫冷静分析派  就是和菜头现在写文章吧

就是这个道德败坏  哗众取宠  就是想挣钱  这个人想钱想疯了等等

其实也不用说和菜头了  就是我们《罗辑思维》自己 

甭管是视频还是音频  只要是公开免费平台  你打开下面的评论看一看

也基本上就是这三派  我做节目做了将近四年  被臭骂了四年

那当然骂也无所谓了  你出来干这个  就得承受这个嘛

有一次我见到一个评论  真的是很有意思  有一个人说  罗胖

我看了你这么多年节目  我觉得也是很有收获  我曾经也很感激你

但是你现在堕落了  你现在说得不好了  所以我决定取关你

今天特地来告诉你一声  这么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 

但是从我们今天讲的巨婴理论你来分析  他的世界是有问题的

就是如果正常人的世界  两个陌生人之间  我们之间要调适的是什么

是我们的客观的关系  对吧  如果你觉得我还是可造之材

你鼓励我几句呗  或者批评我几句  你应该怎么改  鞭策我继续上进

这是一种  那第二种呢  你对我彻底失望  那你就取关不就完了吗

咱们俩的关系就是这两种调适方式  但是他刚才的那段表达

这是我曾经喜欢你  但是你现在不行了  我决定取关你 

而且来告诉你一声  他不是在调适关系  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嘛

不存在调适的可能  那他为什么还要来告诉我一声呢 

这就是典型的巨婴  他对我的表现是有一套他的想象的 

只要我不符合他的想象  他就要跟我起冲突 

而且让这个冲突摆在我面前  我还没法还手  对吧  人家已经取关了嘛

好吧  这样的现象在中国社会心理当中普遍存在  我再举一个例子

比如说很多企业家  他们经常会出现一种事件叫打脸 

最典型的就是罗永浩  罗永浩说  原来我的锤子手机是不降价的

后来又降价销售了  有人说打脸打脸  我就特别不理解这个词

就是如果罗永浩是一个政治家  原来在竞选的时候对你们做了承诺

后来反悔了  这牵扯到你的利益  起纷争  这我理解

或者是罗永浩答应借给你100块钱  后来反悔了  侵害了你的利益

我也理解  人家自己经营企业  自己的行为  原来宣布了 

后来自己进步了  改了  关你什么事呢  你想着是不是巨婴啊

就是我的世界里对你有一个想象  现在你居然不这样 

所以我跟你起冲突  所以如果你以后再说这种  跟你实际利益无关的人

是在打脸的话  你一定要清楚  你就是巨婴  好  这是第二个后果

那第三个后果呢  叫卓越强迫症  因为在巨婴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是完全美好的  毫无瑕疵的  因为是个想象出来的世界嘛

跟真实根本就没啥关系  你看我们小的时候 

你要是拿一张考了98分的试卷回家  那父母肯定会说  这粗心大意

这两分怎么扣的  下回要注意  批评一顿  对吧

可是你要敢拿一张100分的试卷回家  你以为就有表扬了  没那个事

瞧你那个得意的样子  下回要谦虚谨慎  我活到四十多岁了

我父母当着我的面从来没有表扬过我一句  对我身上坏的事情

那肯定是极端焦虑  我要是出现点好事  我父母第一反应就是

你吹牛吧  或者你是不是得意忘形了  总是要对我进行叫绝对性禁止

这是心理学上的一个名词  绝对性禁止 

这是他总希望我调适到一个绝对完美的样子  既没有缺陷

那有了优点之后  又没有任何得意忘形  这是他们理想的人格

你看  最典型的就是《红楼梦》的第十七回 

贾政带着贾宝玉去参观大观园  对各个建筑题写对联什么的 

那贾宝玉出口成章  贾政其实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但是你看他说的那个话总是  孽畜  你不就是读了几本书吗

有什么了不起  敢在老先生面前卖弄  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的

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 

所以我这一代人这一辈子也受不了别人的表扬 

哪怕别人的赞美是出于真心  我们也会觉得浑身难受 

我也不知道现在90后和00后在这方面是不是好一点 

那如果从巨婴这个原理出发 

你会发现父母他是出于这样的一个心理版图  就是孩子只是它的延伸

而不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人  我要跟他建立更好的亲子关系  不是

你就是我的一个器官  那你稍微有点动作不对头 

我的本能反应就是把你调回到那个最为完美的状态  至于你心里怎么想

其实我并不关心  那如果我的孩子将来要拿一张100分的卷子回家

那我如果把她当作一个人的话  我会怎么跟她交流  考的不错啊

你觉得这次什么原因呢  你有什么问题吗  有没有人说你什么骄傲自满

那你面对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处理  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一定是这样

因为他是一个人嘛  我是为了她好  我爱她  我是希望她变得更好

至于我脑中想象的她是什么样  那不重要  那是我的私心  这是第三点

但是还有第四点  很多人特别会讲道理  但是行动能力非常差

这个在大学生当中我见到的现象很普遍  为啥  因为在巨婴的世界里

他是由想象构成的那玩意儿很完美  只要你胆敢往行动走出一步

那个完美马上就丧失  你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有瑕疵

所以你看有的人在那儿写文章写不出来  你问他  你为啥不写呢

我在等灵感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上帝最好摸一下我的头

我马上写出文章秒杀所有人  这是一个完美的状态

我只要不能得到完美  我连一个字都写不下去  有的人就因为这个心结

导致一辈子也无法开始正常的写作  写作有什么难的

不就是正常的表达吗  你还真以为你写一篇东西  马上就诺贝尔文学奖

那是想象的世界  你看现在有的大学生在微博微信上给我留言

经常会问这样的问题  你说我这个学校也不怎么样 

我这个专业也不怎么样  我这几年也没读什么书  我家里也没什么钱

我自己也没什么背景  但是我就想出人头地  我还想特别有钱

你说怎么办  我TM知道你怎么办 你自己在想象的世界里 

已经把所有的路都给封死了  你的言下之意就是  你不行动 

你像一个巨婴那样  然后妈妈把那个奶瓶给你戳到嘴上 

这就是你最完美的事件  这种人缺乏行动能力  好了

我们不往下再列举  这种社会后果了  节目的最后我们回答一个问题

怎么办  武志红老师他的野心是我剖析国民性  我转述他的书

我做这期节目只有一个目的  我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巨婴

而且不仅中国人是巨婴  你的西方社会看可能比例小一点

但是带有这种心理结构的人肯定是大把存在  那扪心自问

我罗胖身上也有一个豁达豁达的巨婴  当然这些年稍微好一些

因为我已经体察到这一点  并且不断的用各种方式对自己进行心理治疗

那我自己的体会  有用的方式大概是四种  第一种就是爱

爱是值得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  追逐的一种能力

时间我们中国式父母经常说我对你好  那不叫爱  那叫摆布和控制

爱什么  正好是它的反面  叫理解和接纳  这个话题特别的玄远

只能意会  无法言传  你自己终生学习去吧  我自己也在路上

那第二种方法呢  就是用理智上认知自由主义 

来治疗我们那个病态共生的集体主义  那就通过读书  通过读文章

真的是有效  在这方面对我影响比较大的  我列举四个人不全部

但是这是个人比较突出  就是连岳  雾满拦江  和菜头和李笑来

连岳和雾满拦江并不是得到app的作者  但是后两个李笑来

和菜头都是  那我这次还获得了雾满拦江的批准 

把他的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放在得到app《罗辑思维》订阅专栏里面

跟这期节目同步上线  供你去分享

其实这些人的创作量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一个人就那么几本书

你读完了之后理解了什么叫自由主义的精髓 

你就能够治疗集体主义的病态共生 

而且这些人你别看他说的话都不一样  其实本质都一样

这是第二个方法  那第三个方法叫觉知  比如说我们作为一个巨婴

别人不符合我们的想象  我们那个怒气蒸腾啊  那怎么办呢

稍微慢一拍再去说话  这是我这几年养成的一个行为习惯

就是我任何表达不满情绪的事  我都会说  甭管是说话还是发微信

我都慢一拍然后再发  现在我已经练到什么境界了  基本上都写完

我能把它删掉  这是一个方法  就是一个小孩子  你教他怎么制约怒气

就是教他念  一二三四五六七  宝宝不生气  不生气

他把这段话念完之后  他就真的不生气  为什么

因为人对自己情绪的觉知和觉察  本身就在瓦解这个情绪

有一个经常爱哭的女孩子就跟我讲  怎么想让自己不哭呢  很简单

照镜子  你看到镜子里那个嚎啕大哭的自己  就能觉知到这个情绪

一旦觉知之后  自己的泪水反而能止住  在吴老师的这本书里

我还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  说西方有一个精神病院收治了两个病人

都号称自己是耶稣  你看  这就是全能自恋  我是神

医院是通过两种方式把他俩治好的  第一个耶稣呢  就让他看别的耶稣

因为这病院里说自己是耶稣的人还是挺多的  让他看另外两个耶稣吵架

这个人常年观察之后  自己的病就好了  因为他觉知到原来这么蠢

这么不正常  看来我不是耶稣  就好了  这就是觉知的力量

那还有一个病人是怎么好的呢  医生就问他  说你会木匠活吗

说我会呀  因为耶稣的父亲就是木匠  所以我当然会木匠活了  那好

你去干木匠活  其实他也不会  但是只要把它放到具体的行动中

真的去干木匠活和他人进行协作

渐渐地他就和其他人建立起正常的连接  正常的人际关系

渐渐的病也好了  这最后一个故事就牵扯到 

我下面要讲的最最重要的治疗方案  我觉得对我自己特别有用

就是行动  一个巨婴他最恐怖的牢笼  是永远在自己的脑子当中

一旦开始行动  这种行动包括各个层次的  有可能是做一把木头勺子

也可能是要去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只要踏出一步开始行动  马上就脱离了那个想象中的世界

因为你不断地要面临犯错  面临纠正  面临要和他人的协作

面对要说服他人  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一步一步往前走

你就把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巨婴  抛在自己的身后  就像这两天

我正在准备2016年年底的跨年演讲  这件事情我一直在躲  为什么

因为我这个巨婴  想象着那是一场完美的演讲  所以一直就下不了手

后来到了11月底实在没办法了  必须要开始了 

此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必须要落在纸面上了  然后就开始写

一旦迈出第一步的行动  你会发现云开雾散  马上就开始往前走

它最后不可能完美  但是我毕竟能做成  听到这你可能会说

这不就是精神分析学派搞出来的一个名词吗  这又不是什么科学结论

对呀  我前面有言在先  这是一个洞察而已 

这是我们观察世界的一个起点  那你听完我将近一个小时的唠叨

你至少会有一样收获  就是此后在生活中  你当着面对这样的人

就是他不共生在一个集体中浑身难受  他一旦过生在集体中

他总想控制和摆布别人  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很完美 

虽然他自己做不到但是你不完美  他马上就暴怒你只要不符合他的想象

他就从抱怨到暴怒  无所不用其极  你一旦遇到这样的人 

你心中就可以蹦出一个极其简洁的词汇

你在心里冲他笑  说这是个巨婴

************************************

罗胖死磕书目

《巨婴国》——武志红 著

——本书以显微镜式的微细与精确呈现出人性心理的角角落落

而对痛苦的敏感及深深的关怀  也散发出温暖的人性之光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挺辛苦,觉着文章好,就打赏几个积分呗~
相关文章 写篇文章
还没有人就此发表长篇大论,你要不要来一发? 写篇文章
评论:
评论(0)


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版更新

每周一更新上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目前已有三位小伙伴,欢迎更多小伙伴加入。另外,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纠正。链接微信:lzg157,QQ:937307849,暗号:视频文字。文末可扫描添加微信公众号:ljswwzb-update,公众号有标点符号版以及精简导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