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9 有效行动的逻辑 文字版

大柔至刚    发布于 2016-12-21 15:32    阅读(3301)

No.199 有效行动的逻辑

——整理:大柔至刚、皮肤上的盐、馨笙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上一期节目我们介绍了武志红老师提出来的那个概念  叫巨婴

很多人听完了很有感触  说按照这套标准  我不就是个巨婴吗  没错

不仅您是  我罗胖也是  我们身边绝大多数人 

其实身上多多少少有点影子  但是没办法 

谁让我们是一帮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人呢 

要不然听什么《罗辑思维》嘛  对吧  有病  它就必须得有药

所以上一期节目的结尾  我就提出来四副对我来说有疗效的药

其中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  就是放弃对这个世界的完美的想象

放弃那种要反复权衡琢磨  然后才去做事的行为习惯  直接诉诸于行动

这对我来说是特效药  当然了  上一期节目的结尾时间太仓促

这个问题没有办法展开  我们今天就专门谈这个问题

叫有效行动的逻辑  说白了  是在一片混沌的环境下瞎打误撞

怎么能把一件事办成  好  那我们就把巨婴两个字放一边

回到行动这两个字来  其实纵观人类文明史

从来都有这两派做事的习惯  一派呢  就总得讲个道理  讲个是非

一派呢  先干了再说  那有人就说了  我们人类是干嘛的

顶着这个大脑袋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我们有智慧  有理性  能认知嘛

我们这里面叫脑黄金  不是肉丸子  所以当然要琢磨明白了再干事了

尤其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  是考场上训练出来的  考场上两个天条嘛

第一  你没复习好  你肯定考不好  第二  你审题没审对

你肯定答不对  对吧  其实战场上也一样

就像我们中国《孙子兵法》强调的  多算胜  少算不胜  况无算乎

商场上也一样  你看很多创业者就是这样  写一份商业计划书

觉得这是个宝  这是我的核心竞争力  这是我独特的想法

尤其是要找投资人要投资的时候  有的时候还半遮半掩  鬼鬼祟祟

生怕这个想法被投资人告诉别人了  这是一派想问题的方法

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情况  就是环境一片混沌  信息也不明确

我们的理性思考能力根本就用不上去  那怎么办呢

难道就站在原地等死吗  不会  行动者自然会找到线索

就像前一阵吴伯凡给我举了一个例子 

假设有一个人在莽莽苍苍的大森林里面迷了路  那他怎么办呢

难道非要找一张地图  或者找一个向导  他才开始行动吗

那肯定饿死嘛  那有经验的人会这么做 

用自己的耳朵去仔细地辨别水声的方向  只要找到哪怕再小的水流

那就会得救  为啥呢  因为小水流会混入大水流

大水流一定会混入小溪流  溪流最后一定会通向大河

你只要顺着水流走  放心  一定会走冤枉路  因为水流是弯曲的

但是肯定不会走回头路  只要你的体力够  粮食够  你一定会走出来的

可是你发现没有  一旦走出森林之后  你得救了

你对这个森林的地图仍然没有任何认知  它长什么样你完全不知道

但是有效行动了  达成目标了  这就是另外一套逻辑  叫行动的逻辑

那今天我们讲这个话题总是需要一些材料  最近我看了很多书

最后我找到一本  叫《疯狂人类进化史》  作者叫史钧  在此向他致敬

这本书写得很精彩  我看完了之后  我说这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首先

人体和人的大脑  我们的身体  这是我们已知宇宙当中

最最复杂的一个成就  一个造物  可是它是怎么造成的呢

如果你不相信上帝造人的话  他就是漫长的几百万年

上千万年的进化史造成的  这不就叫有效行动吗

就跟我们刚才讲的走出大森林的例子是一样  没有地图  没有向导

他就是这么一路走出来  我们的老祖先真是了不起啊

所以今天我们就从人类身体的进化  再来看这个问题

我们对自己的身体  那真叫又熟悉又陌生  说熟悉呢

我们从小到大把自己全身上下摸了无数遍  哪儿凸哪儿凹

哪儿光滑哪儿粗糙  我们心里都清楚  甚至被别人也摸了很多遍

那说陌生呢  一旦把人体还原到自然界  还原到进化过程中

你会发现它是一个很奇葩的存在  比如说  人为什么会直立行走

这在高级哺乳动物当中没有这么玩的 

而且人为什么把一身的体毛全部给脱光了呢  也不带这么玩的

而且你脱就脱呗  还留下那么几小撮  这又是为啥  再有

人有一种和其他所有动物都不一样的生活习惯

就是我们对盐有这么大的依赖性  没有任何一种动物像人一样

长久不吃盐会死  这又是为啥

那你说人体是一个极其强大而精妙的存在  好  我们认

可是你又最脆弱  协和医院有一个大夫写文章说

人体现在已知的毛病是13000多种  没有任何一个物种有这么多病

这又是为啥  这些都需要解释  可是对人体这个现象一解释

你就会发现吵成一团  不仅是民间吵  科学家之间也吵成一团

我小时候老师是这么解释直立行走的  说很好理解啊  人站起来之后

这个前肢  就是手啊  就腾出来了  可以干很多精妙的事情

而且站起来之后  我们的视野变高  在狩猎过程当中也有优势

但是这些话仅仅是听起来有道理  和近些年的科学发现不是一回事儿

举个例子  1973年  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 

科学家在非洲东部的那个国家叫埃塞俄比亚 

就发现了一具人类骨骼的化石  这个发现很重大 

因为这是那个时候最古老的人类化石  距今320万年前 

当时考古队员发掘的时候正在听一个摇滚乐  叫露西 

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一看发掘出来的这个骨骼化石也是个女孩

而且死的时候大概只有12岁  所以就给这个化石也起名叫露西 

这是人类的老祖母  当然个子不大  只有1米稍微多一点

但是在露西身上你就发现  她是直立行走的  怎么发现的

你又没见过她活的样子  三个特征  第一是足弓  你想人直立行走以后

全身的重量都是放在脚上的  而又要奔跑

所以足弓它就是一个很独特的结构  是减震的 

要不然跑着跑着就得了脑震荡  而且膝盖非常的粗大

这也是直立行走其中的一个证据  还有一点  骨盆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这跟其他的灵人类也不一样  所以这就是人  320万年前

可是那个时候人类发现的最早的石器  就是什么旧石器时代

只有200多万年  换句话说  人站起来后  有100多万年都没有石器

那你说站起来之后是为了方便手用石器  这个假设就破产了

当然这些年我又看  有些考古队又找到了更古老的石器 

比如说300万年前  好像跟露西又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了  但是对不起

人类的骨骼化石的发展和发掘  也在往前跑  很快在2005年的时候

他们又在埃塞俄比亚发现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他的名字叫大个子

1米7多  比露西高多了  从骨骼看也是直立行走的 

后来这个人被起名叫露西的祖父  当然不可能是真祖父了

因为他比她早40万年  这又往前走  到2009年的时候 

科学家又在一堆骨骼化石里面拼  最后拼出来一具人类的完整骨骼化石

发现这个人更早  440万年前  那我们就不说这些数字了

后来有科学家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  你看那个红毛猩猩  它在树上生活

它也是直立行走的  这说明什么  可能人类就在灵长类的动物当中

直立行走可能已经是上千万年来的一个历史了  这跟那个石器 

说用手才能造的东西  它没有什么关系  中间差好几百万年 

所以这个假设肯定是破产了  那还有一个说法呢  就是站起来个子高

视野宽  方便狩猎  这个说法好像也有问题  我们的那些表兄弟

什么猴子  猩猩  都是杂食动物  肉类不是他们主要的食物来源 

那你狩个毛猎呢  你站起来了不起啊  长颈鹿个子倒高 

不还是吃树叶吗  而且我们人类的爪  牙  身体的奔跑速度 

跟老虎和狮子没法比的  你跟它们抢肉吃  没准儿被它们吃了

所以这个说法好像也有问题  到了2006年的时候 

科学家突然在土耳其发现了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真能生啊

生了十九个孩子  其中有五个孩子很悲惨  出现了基因突变 

突然丧失了直立行走的能力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科学研究的样本

因为科学家是从基因这个角度来理解这个事 

就是他一定是某一个或者某一组基因发生的病变  关闭了

那我们就去研究这五个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

发现他们不仅不会直立行走  满地爬  而且他们的认知能力 

什么对空间  时间的感受能力  包括语言能力  和别人的交流能力

就是我们人类所有引以为豪的这些能力  几乎同时丧失

后来在2011年  在伊拉克也发现这么一户人家  情况也类似 

这就引发一个思考  就是也许直立行走  它压根儿就不是一个孤立事件

它和我们刚才讲的什么语言能力  认知能力是一体的 

那过去我们所熟悉的叫因果判断  可能在人类进化当中就没法用

所谓的因果关系嘛  就是有一个因  它必有一个果 

这是一对一的线性关系  可是你熟悉一点进化论或者说演化论的人都知道

真实的演化场景不是这样  我们以前节目多次讲过  今天就不赘述了

我只打两个比方  第一个比方  用因果论理解世界  这是学霸逻辑

他相信什么种豆得豆  种瓜得瓜  我平时好好复习  我上课认真听讲

我在考场上就碾压你们嘛  我的能力强  所以我一定胜出 

这是学霸逻辑  但是进化论讲究是胜者为王  这是个学渣逻辑 

也不完全是学渣了  至少是60分万岁  我每次考试都是60分 

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跟你学霸还是一个班往前走  我没留级 

但是万一情况某一天出现有利于我呢  比如说某个大学 

它只招体育特长生  我的体育就是比你学霸要好一点 

没准儿我读的学校就是要比你好  你看  这叫胜者为王的逻辑

我再打一个比方  比如说有这么一个智力竞赛  抢答题  题目都很难

但是它的规则是答对一道题加一分  答错一道题减两分  我是个学渣

我罗胖坐在那儿  我一道题也不会  我只瞪眼看着学霸抢答 

那没准儿到最后我是第一名  你别看我啥都不会

因为有可能学霸们答对了五道题  但是答错三道题  他是负一分

听明白这个逻辑了吧  所以关键是谁最后能剩下  而不是谁最后能胜出

这是完全不同的一套思维模型  这里面就有两个原则很重要了

第一个叫随机犯错  第二个叫环境适应  这两个原则缺一条

这个演化的游戏就没法往下玩  我们一条一条地说  首先随机犯错

错这个词我们中国人不大爱听  因为我们都是考试出来的

但这就是事实  比如说刚才说的土耳其那家人  好可怜  十九个孩子

五个不能直立行走  我们觉得这就是病  这就是犯错了 

可是在几百万年前  当我们都还在爬的时候  突然有一哥们站起来了

我们觉得他也有病嘛  这就是犯错  这叫基因突变  或者说基因变异

这个变异是完全没方向的  是胡来的  是随机的  你看  以前我们介绍过

王东岳先生的《物演通论》的思想  里面就有一句话 

叫病理的生理化叠加  什么意思呢  就是刚开始这种进化过程都是生病了

出现一个病理现象  但是这个病得了之后觉得也还行吧  就这么用吧

用着用着就变成了正常的生理功能  叠加出来就是演化的结果

有一次我问吴军老师  我说你觉得人工智能将来会不会超越人类呢

吴军老师的回答我很意外  他觉得应该不会  因为人工智能缺心眼儿

缺什么呢  它不会犯错嘛  你看  人类的演化过程 

就是基因一代一代地往下传  本质上就是抄作业  班长抄完了学习委员抄

然后课代表抄  轮到我这个学渣抄的时候  就容易把三抄成八 

那就犯错了  而且因为我水平差  所以犯错是稀奇古怪的错误

那其中有的错误就会保留下来  这就是进化的起点  它没有什么道理

不是因为这个会导致什么  它就是一个随机的错误  这是一条

那另外叫环境适应  这就更重要了  我举一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比如说我突然基因突变  我长了三个鼻子 

我的嗅觉从此变得比其他人要灵敏一千倍  一万倍  那又怎样

你这个创新过度了  你这个学霸跑得太远了  跟环境没法适应 

你嗅觉这么好了不起啊  有本事你当狗去啊  你现在不还是个猴嘛

对吧  尤其重要的是  就算你这个本事特别大  特别好 

因为你长得太丑了嘛  三个鼻子  没有女孩儿愿意嫁给你  跟你做爱

所以你没有儿子和女儿留下来  你这个基因也就断掉了 

所以关键问题不是你多厉害  而是你跟环境有多适应 

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问题  又是一个随机的问题 

就是环境变化它也是随机的  不仅我们内在的基因变化是随机的

外面的环境也是各种偶然因素  那我们假设一种情况  就是突然天地大旱

所有的地面上的食物都没有了  那我这仨鼻子的人没准儿就有优势

我在地里面嗅  没准儿刨地三尺能挖出吃的来  没准儿整个人类

那个时候的人类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  那剩下来还有一个女孩儿活下来

怎么样  一块儿过呗  不是嫌我丑吗  嫌我丑也没办法  我能找到食物

没准儿这三个鼻子的基因就能够往下传  所以你看

它没有一定的因果论的道理  它完全是随机和运气  搞清楚这两个原则

我们再来解释人为什么会直立行走呢  你看 

它是内外两次意外叠加的结果  第一次意外发生在我们体内 

就是基因突变  有一天有一个哥们儿突然就觉得 

怎么好像站起来走比爬着走要舒服一点呢  所以经常就站着 

那在旁边的猩猩或者是猴看来  你不就是病人嘛  残疾嘛 

将来一定娶不着媳妇  对吧  所以它的基因想要传下去 

它必须有一个外在的意外来配合  那当然外在的这个意外我们只能靠猜了

现在比较靠谱的猜想是这样的  距今3000万年到1000千万年之间

非洲大陆出现了一次开裂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旅游景点  叫东非大裂谷

同一片原始森林里面生活的猩猩  突然变成了两拨

这就相当于我们今天一个村子  中间突然修了一条封闭的高速公路

两边往来就不方便了  渐渐地大家就生疏了  这两拨猩猩一边在西边

继续活在大森林里面  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什么大猩猩和猩猩

而在东边的这一支出现了变化  几万年过去之后  原始森林突然退化

变成了草原  因为这边的气候条件发生了突变 

那别的复杂的因素我们就不讲了  我们就讲一条 

这个非洲的太阳受不了  变成了草原  意味着上面就没有遮阴凉的了

如果你再爬着  这不就是典型的烧烤姿势吗  太阳在上面晒

那底下的热气蒸腾  地下也在烤  所以很快 

这爬着的就变成了原味的人肉干  但是一旦你原来有病

现在会直立行走  你会发现你马上得到两条好处  第一 

你上身一旦立起来之后  距离地面的热气就远一点  那第二呢

因为站起来之后  太阳直射到你身上的面积也变得小一点

而且我们顶着一头头发  头发里面有空气  可以有一点点隔热的作用

所以站起来的人在非洲的骄阳下  他的存活几率就高一点  你看

原来是残疾人  现在就变成优势了  这就是我刚才讲的那个学渣逻辑

因为突然学校的招生标准出现了变化  他反而被录取了  他们给留下来了

所以可能这就是直立行走的原因  跟什么双手解放  制造工具

那都没关系  那你可能会说  人手如此灵巧  会制造工具  会弹琴

绣花  写字  敲键盘  那这是怎么来的呢  仍然是那两个字  叫意外

你看  前面一内一外两个意外就诞生了这个新的意外  此话怎讲 

我举一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我们向来劝朋友  如果有一件事可干可不干

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去干  为啥呢  因为干了会产生意外的收获

举个例子  一个朋友请你去参加一个活动 

你从已知的信息上判断特别无聊  所以你选择在家睡大觉 

我建议你还是尽量去  为啥呢  因为活动本身可能就是很无聊

但是鬼知道在活动上会发生什么呢  有可能你认识一个人 

这个人在一两年后跟你成为重要的生意伙伴 

有可能在活动上你见识了一个设计  这个设计在十年后给你的灵感

让你超越了竞争对手  也可能你因为到一个活动场地  熟悉了周边的地形

后来再到二十年之后  有一个强盗追杀你  你因为熟悉地形跑掉了

这都是意外收获  你根据现在的信息根本就判断不了  所以能去还是去

那我们回到人直立行走之后也是  人手腾出来之后

他产生一系列的意外收获  比如说现在有科学家测定 

就是人通过直立行走比爬着四肢行走  走的时候省能量  省多少

省四分之三  这是在跑步机上让人和黑猩猩来测出来的  你看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刚开始只是要摆脱那个烧烤模式站起来了

但是站起来之后突然有一个意外收获  就是我行动能力特别省能量

还有呢  因为双手他这样摆起来之后  成为一种天然的稳定器 

所以我们奔跑又持续又快速  人是一种非常牛的长跑动物 

这后面我们要讲到  还有呢  因为双手腾出来了 

我们跟别人在交流的时候突然多了一个工具 

就相当于手机的显示屏突然大了一号  原来我们在地下爬的时候

能跟别人交流顶多是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一旦站起来之后 

我们可以做出各种表示  比如说摆手表示反对  或者招手 

来到我碗里来  等等  你看  为什么人的手掌心很白 

这就是在招手的时候让信号变得更加强烈嘛 

这就是手机那个屏幕一下子清晰度变高了 

而且我们通过手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绪  比如说威胁  我们可以叉腰

对吧  如果我们表达自信呢  跟领导似的  我们可以把手背在后面

把身体最柔弱的部分暴露给对方  显得我有自信  你看

一下子身体的信号就变多  而且直立行走还带来一个后果 

就是我们可以拥抱  拥抱可是一个好东西  首先增进感情  加强协作

我们和其他人拥抱的时候  心里暖洋洋  麻酥酥的 

那个感觉还是不错的  更重要的是  因为可以拥抱 

所以人类发明了动物界从来没有过的一件事  叫正面做爱

就是我们的性爱姿势突然多了一种  这就让性爱变得更加有乐趣

如果没有拥抱这件事  日本那个产业就完蛋了  一个动作谁还看呢

没有任何变花样的可能嘛  你别小看这件事  听着跟黄段子似的

但是如果对性爱没有那么浓厚的兴趣  人类哪会留出那么多子孙

来穿越漫长的进化过程呢  所以这件事也是一个意外  那再来 

因为腾出了手  手成了人类的一个武器 

你看我们的拳头是可以攥成实心的  是有攻击力的  黑猩猩就不行

它们的手指非常的细  而且握不成实心的拳头 

所以它们的攻击武器主要是靠牙  而人类呢  从拳头开始 

后来发展出一系列的冷兵器  本质上都是我们的胳膊和拳头的延伸

因为拳头成为武器  所以我们的牙就没必要那么好了  加上吃熟食等等

所以我们的牙就开始退化  我们的脸就开始往内缩 

而不是像猩猩那样拱在外面  我们的头就可以变成圆形的

这就给我们的大脑发育留下了充足的空间  所以你看 

这又是一个意外带出另外一个意外  当然呢  手什么能制造工具等等

这当然也是意外了  打个比方  就是本来这公司有两员大将  我都得用

可是后来发现这个人就可以承担所有的日常管理工作了  就是我们的腿

可以承担奔跑和行走的职能了  那腾出一个人干什么呢  老板说

我给你点钱  你创业去吧  所以没准儿就搞出一件

比原来公司还大的公司  你看 

手就是这么通过一个又一个的意外牵引着人类往前走

那说到这儿你可能会问  难道人类进化全是意外吗 

我们都努力难道没有一点作用吗  当然不是 

人类进化出如此高明的一个身体  他到底为啥呢  穿越了各种各样的意外

那我们的老祖宗  他做了什么没有呢  他做了一件事

就是承担这些意外的后果  你知道一个道理的  叫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既然人类得了那么多好处  你总要付出一点代价嘛  比如说就是得病

我们前面讲  人类一共有13000多种病  而这些病绝大多数都属于三类

按照王东岳先生的说法  叫进化病  文明病和医源性疾病 

什么叫医源性疾病呢  是因为你去看病  所以导致的病 

比如说什么抗生素滥用等等  那什么叫文明病呢 

因为进入文明生活之后  我们和原来的生活环境完全不一样 

所以得的病  比如说吃得太多  容易得糖尿病  那什么叫进化病呢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了  就是你在进化过程当中 

拿到了形形色色的好处  把代价付出来  这就是进化病  举例来说

我们直立行走之后  因为你的头部变得越来越大  而且重

所以我们的脊柱就变得越来越粗  而且变得弯曲  来承受头部的重量

那所有上半身的重量都放在腰上了  所以为什么人稍微老一点 

腰就容易疼  什么腰椎间盘突出就来了 

那整个上半身的力量又放在了膝盖上  所以我们的膝盖

如果你长期奔跑和走路  也会损坏  这是不可逆的损坏

我们全身的力量是放在脚上  所以我们的脚骨变得非常之大

一个一百斤重的女人  她的脚骨比那个三百斤重的大猩猩的脚骨还要大

但是因为这个骨头变得很大  所以它的骨质就非常的疏松  稍微老一点

钙质一流失  走路不小心就容易骨折  你看  篮球运动员大个子

比其他运动员就得更早退役  因为你年岁稍微大一点

那么大的体重都压在脚骨上  还在赛场上那么奔跑  脚骨很容易受伤骨折

因为直立行走  我们的头部的位置抬升  那怎么给脑部供血呢 

这就需要心血管系统加倍努力

所以人类心血管系统的疾病比其他动物要多得多  因为直立行走

所以我们的内脏是呈纵向排列  那就出现一系列的下垂  什么胃下垂

小肠下垂  肾下催  子宫下垂(脱垂)

在身体的末端还出现了一个其他动物绝对没有得病  就是痔疮

因为长期直立  所以在肛门部位的那个血就很难回流  这就是痔疮的来历

其他的病我们就不多说了  13000多种

本质上都是因为我们要在进化的过程中  获得更大的优势 

从而付出来的代价  那面对这些病怎么办呢  只能忍着嘛

所以我们老祖宗这几百万年来练就一项神功  就是忍受各种病痛

别说他们了  就说我们吧  可能您是健康人  对吧  可是你从头到尾想

你身上哪个地方都有毛病  即使是健康人 

平时也在承受一些小小疾病的痛苦  这就是人的宿命 

那我们老祖宗练就的第二个神功  不光会忍  还有另外一项神功

就是我们通过承担另外一个坏处或者说痛苦  来化解前一个痛处

这是进化当中人类把握的一个机会  要想说明这一点

就必须举出那个很有意思的案例了  人类为什么不长毛呢

我们所有的近亲  从猴子到猩猩都有毛  唯独人类把体毛是几乎褪光

这是为啥  要知道毛是很有用的  首先是保护皮肤

现在我们人类光溜溜的再回到森林里  荆棘丛中  皮肤很容易划伤的

在那个时代又没有医药  一旦划伤感染之后  一条命就没有了  很危险

而且皮毛是很重要的隐蔽工具  现在我们光溜溜的身子在草原上跑

猎物一眼就看到你  这也不利于捕猎  而且没有皮毛的保护

这几百万年来  人类的老祖宗也没有蚊香  受尽了蚊虫叮咬之苦

你说我现在换得这么大的痛苦  那我们换来了什么好处呢  在进化史上

很多人就在猜这个问题  有人说这是因为定居了  再有毛发

这个粪便就会滚到一身  不干净  你看  说这话的人一定是有洁癖

这种清洁概念人类发展出来是很晚很晚的事情了  还有人说

这是因为光着比较性感吧  扯  公老鼠见母老鼠性感的很

这跟有毛没毛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有人说  这是因为用火之后

怕火燎着毛吧  所以褪光了吧  不会  人类在学会用火之前很久很久

一身毛就褪光了  还有人说  这是因为后来穿衣服了  没有必要要毛了

扯  在热带的那些森林里面  那些原始部落  他们也没有毛 

这跟天冷天热  穿不穿衣服没有关系  他们从来就不穿衣服 

所以没有毛这个事  真需要一个新的解释 

历史上还有过一个很奇葩的理论  叫水猿理论  水是海水的水

猿是猿猴的猿  就是说我们这一支猿猴  原来在水里生活过 

是两栖动物出身  当然他有一系列的证据  最重要的证据就是 

所以下水没有毛了嘛  毛增加水流的阻力  所以就褪光了 

而且我们胳膊上和脊背上汗毛的走向和其他的灵长类也不一样 

它都是指向脊梁骨的  这就是顺着水流的方向 

而且我们的人体呈现流线型  皮下脂肪比较厚  他举了大量的例证

非得说我们在水里生活过

这个理论的提出者是二战期间一个德国的病理学家 

因为那个时候德国人特别热衷于进化论  希特勒说  我们这一支是最牛的

所以只有我们配活  所以德国的病理学家提出来

当然在二战期间没人搭理他了  是二战之后  有一个女作家叫摩根

她到处宣扬这个理论  当然这个理论主流动物学界是不认的 

因为漏洞百出  但是民间很多人信  我前不久还看过一篇文章 

有人说水猿理论将来一定会大放异彩  有一个法国医生还讲

什么水猿理论  我们应该更大胆一点  人根本就不是猴变的 

人是海豚变的  当然这些奇葩理论我们就先搁在一边 

现在主流的科学界公认的一个理论  是散热理论  此话怎讲 

这就回到我刚才讲的那个原理  我们是用一个新的坏处 

来化解一个老的坏处  你想  人在东非大草原上 

我们在树上的那一套求生的本领没用了嘛  现在我们要去追那些食草动物

但是它们速度很快的  我们又没有老虎  狮子那些牙和爪的利处

那怎么办呢  人有一个绝活  因为我们直立行走了  我们前面讲

直立行走对于能量的损耗是非常节省的  所以我们发展出一项绝技

就是长途奔跑  你看  这些年中国人开始热衷于马拉松 

各个城市都有马拉松赛  对吧  你不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吗  马拉松

40多公里  没有任何动物可以承受这样的持续奔跑  为什么

散热有问题嘛  你看猎豹跑得快吧  你让它冲刺一百米看看  它不干的

狮子也是  短暂的奔跑一下之后  它得迅速地停下来  然后去散热

你在农村里  见过小孩那追鸡吧  一只公鸡扑楞扑楞好像跑得挺快

只要小孩逮着它追  很快那个鸡就不行了  倒在地下倒气 

只能认杀认剐  对  没有任何动物能像人一样长距离地奔跑 

所以我们的老祖先在非洲大草原上  是撒丫子狂奔 

虽然我们的速度赶不上那些食草动物  但是没关系  我们能一直追

一直追  我们不停  那些动物惊慌失措  得不到休息  也没法散热

最后是倒地身死  吐血而亡  我们人类才有一口吃的  那问题就来了

我们人类是怎么解决这个长途奔跑的散热问题呢  猎豹  狮子 

老虎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们咋就有本事解决呢  我们心狠手辣嘛

对自个儿下的去手  我们把一身毛给褪掉了

去承担什么蚊虫叮咬这些痛苦  但是我们要这个长途奔跑的优势

当然我们还有一个特点  就是浑身上下充满了汗腺 

通过大量排汗来进行散热  您看  夏天那个狗  它只能把舌头吐出来散热

因为身上没有汗腺  但是我们人就可以  这就带来一个天大的坏处

就是电解质流失  盐分流失  所以我们必须大量地补充盐  现代人

我们已经不那么跑了  每天不出那么多汗  但是口味养成了 

不吃那么多盐  就觉得津淡无味  所以盐是什么 

盐是人类的第一款毒品  对身体不好  引发心血管疾病 

但是我们对它有强烈的依赖性  这也是一个天大的坏处  你看

从去毛和吃盐这个例子我们就可以证明  我们的老祖先有一个本领

就是我们用一个更大的坏处  来解决前面一个较小的坏处 

但是我们又有本事通过另外的坏处  来解决这些新产生的坏处 

这就是人类的进化史  真的是可歌可泣  我们的老祖先不容易

听到这儿你该明白进化过程的一个特点  就是分不清什么是好事 

什么是坏事  你明明获得了一项优势  但是大自然要求你支付一项代价

它把它变成个坏事  这个代价明明是确定的  但是只要你有本事 

你可以用其他代价来把它替换  或者是化解  那明明代价是件坏事吧

只要你有本事  你还能把它转化为下一个优势 

我们的老祖宗就是这么跌跌撞撞  一方面是呲牙咧嘴地承受代价

另外一方面  利用聪明才智把坏事变好事  就是怎么走过来的 

我们举个例子  人类直立行走之后  头部的发展那个空间就打开了

因为你想  原来的时候头不能长太大  太大了颈椎受不了 

但是直立行走之后  我们变成纵向承重  所以脑袋相对可以长得大一些

加上我们解放了双手  又擅长捕猎  所以营养条件又比较好

这个脑袋就噌噌长大  黑猩猩的脑容量大概是400毫升  而人类呢

一路狂奔到1500毫升  我们今天大概就是这个脑容量 

那这就变得更聪明  所以捕猎就更有优势  这是一个正向的循环 

因为我们人类看世界是彩色的  可是很多动物都是黑白的 

或者是某个颜色的色盲  因为它的大脑处理不过来 

而我们是高像素的摄影机  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处理器 

这跟今天的数码产品是一样一样的  这本来是天大的好事 

但是代价随之而来  这就是人类女性的难产 

原始条件下十分之一的女性会因为难产而死  这个代价很沉重 

那么大的脑袋  他是没有办法通过直立行走之后的骨盆和产道生出来的

所以人类女性后来不得已发展出一套策略 

就是小孩的头还没有长得那么大的时候  赶紧生出来 

我们以前节目讲过  人类的婴儿本质上全部是早产儿

有一半的妊娠在体外完成的 

人类的孩子在六岁之前没有任何自我生活的能力  必须是妈妈来抚养

这本来是不是天大的坏事  但是人类文明又把它变成了好事 

因为这六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  母子之间  代际之间 

那个家庭的感情纽带就非常深厚 

这就使人类的知识可以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如果人类像什么班马

羚羊一样生下来几分钟就可以乱跑  不需要妈妈  那些知识它就传不下去

层层叠叠的人类文明它就堆积不起来  这又变成了好事  你说它是好事吧

对女性又是个坏事  因为这么长时间抚养孩子  她没有精力去弄吃的 

那怎么办  她必须发展出一套策略  把男人给绑在身边  所以你看 

很多哺乳动物都是雄性比较好看  雌性灰不拉土的没什么意思 

唯独人类的女性非常地漂亮  比雄性漂亮  为什么  绑住男人嘛 

给我来弄吃的  我来专心抚养孩子 

而且人类女性还专门发展出一套策略  叫隐性排卵  就是没有发情期

你看其他的动物都有发情期  因为做爱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必要像人类这样

天天做  在车上也能做  那很耗费养料  而且所爱的时候降低警惕性

你的天敌很容易就把你给弄死  一般的动物如果没有发情期的话 

那叫作死  但是人类  他可能突然变成了物种史上  最为淫荡的一种动物

天天做  每天都能做  为什么  因为人类隐蔽了排卵期或者说发情期

人类知道女性有排卵期  这才是一百来年的事  以前不知道的 

以为做爱就能生孩子  那就奇怪了  人类为什么搞出来这套策略呢

其实就是女性用这种方式绑住男人  你跟我做一次  你以为就有孩子了

接着做  如果你不在身边  那隔壁老王就有可能来 

所以你一直得留在我这儿  要不然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你可就不知道了  那男人没办法嘛  只好留在自己女人身边  天天做

期待开花结果  其实上当受骗了  他们哪知道一个月只有那几天是排卵期

能够开花结果  所以几百万年男人都受骗了  那另外一方面呢 

就出去找吃的  回来养活老婆孩子  承担起家庭责任 

渐渐地就发展出一夫一妻制的家庭  家庭这个东西是个宝

宏大的人类文明都是由这个细胞  层层叠叠的发展出来的

刚才我们讲了是人类身体的来源  当然这不是全部了 

甚至我今天还带来一本书  我们店里在买  叫《人类的荣耀》 

这是从人类的大脑  神经  语言这个角度  重新解释这个进化史

这是另外一个侧面  但是我们今天没有涉及  好了 

在整个这个进化过程当中  我不知道你看没看出什么叫有效行动的逻辑了

刚才我们讲的是  人的身体是怎么演化而来的  下面继续举个例子 

狗是怎么来的  以下这一段我是从《伯凡-日知录》里面看来的 

这是得到app里面一个订阅专栏  吴伯凡老师主持  他真的是我的老师

很多知识我都是从他那儿学的  说句题外话吧  强烈建议大家

一定要订阅《伯凡-日知录》  一天才五毛钱买不了吃亏  买不了上当

但是我跟你保证每天脑洞大开  那吴伯凡老师做了这样一番推测 

狗是怎么来的呢  是由狼来的  但是它不是被人类驯化的 

而是反过来狼其中一部分主动驯化了人  它变成了狗 

你看这个结论很奇葩吧  其他人类豢养的那些生物  我们都知道

它是人类主动驯化的  什么鸡  牛  羊  猪原来是野的 

人类把它圈养之后  这些动物一看挺好 

虽然最后要挨一刀成为人类的盘中餐  但是活着的时候 

我不用主动找吃的  人类投喂  就这么地吧  所以  从野猪变成了家猪

但是狼不一样  我们看过一本小说吧  叫《狼图腾》  这里面就说

狼是没有办法被驯化的  小狼  你拿铁链子给它锁上  她越长大 

那个凶性那个野性就越强悍  它绝不屈服  所以狼是不可能被驯化的 

那怎么就变成了狗呢  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在北方的远古的荒原上 

有两只物种  这两种物种是世仇  它不是天敌 

因为互相之间兴趣不是那么大  但是他们在互相争抢自然资源 

这就是人和狼  有限的猎物本来到冬天就少  这两支队伍就抢来抢去

这个狼群当中有一部分叫弱狼  它可能怀孕了  或者残疾了 

它发现一个问题  就是我跟狼群在一起混  没什么好下场  因为我弱嘛

打下食物之后  别的狼早吃得干干净净  轮不到我 

但是我如果跟人混呢  我还能落着一点  为啥  因为人类的牙不行

对付不了骨头  比如说一头鹿吧  人打完之后把肉吃完  骨头扔出来

所以这批弱狼不跟狼群混了  就守在人类的营地旁边 

等待那个骨头扔出来  所以  为什么狗它天性就是要吃骨头 

就是这么养成的  这便成了他的一个基因  他守在人类营地外面

这光靠骨头也养不活自己  于是这批若弱狼就形成了第二个天性 

它就在琢磨  我一定要吃一点又有营养  但是人类又绝对不吃的东西

那是啥呢  很聪明的人已经想到了  那就是人屎嘛

所以为什么狗要吃屎啊  这也是它基因里固化下来的 

跟人类在两个生态位上竞争  有营养你又不吃  我就包圆嘛 

而且人类也挺高兴  还负责打扫卫生  那你就吃吧 

所以狼在人类的营地外面  渐渐地  就获得了这样两个食物来源

但是仍然不够怎么办  他要继续和人类进行协作 

而人类对于狼总还是有一些戒备之心的  所以这些狼就是弱狼

他又发展出一个机能  就是替人类报警 

一旦有其他野生动物或者是其他的危险接近了人类的营地 

这些弱狼就会发出嚎叫  我给你报警  所以人类觉得 

这玩意儿在营地外面还是有点用的  所以为什么后来的狗能看家

一旦有陌生人来  它能叫  这是这么来的  渐渐的 

这群狼呢又觉得我还要继续加强协作  不管人高兴  不高兴 

在人类打猎的时候  他就利用自己嗅觉灵敏  帮助人类去打猎 

比如说咬着一只兔子  它叼回来给人  而人类说这个狼不错 

这对我已经完全不构成威胁了  我们可以是好朋友 

所以你看狗帮主人打猎的时候  甭管什么猎物打着之后它不会吃的

他一定会叼回来  当然主人会把皮拨下来  肉拆下来了  说赏它一块

那它可以吃  你看  这就是一种主动的驯化人类的协作精神 

而且狗还有一个特性  过去农村里给孩子起个贱名  说好养活

有一个词叫狗剩  确实有人发现  狗在吃东西的时候有这么个习惯

最后一口他会剩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告诉人类我是一个非常有节制的物种  我不是贪得无厌 

你放心跟我在一起  吴伯凡老师的这个猜测  把狗的习性完全就串起来了

也解释了狼为什么不能驯化  但是偏偏又出现了跟人类最好的朋友

狗这个物种  那整个这个过程你会觉得  这个狗实在是太自律了

也是太可怜了  但是相比起来结果怎样  狼现在至少在中国基本上绝了种

甭管你有多强  最后你仍然逃不过那个进化剪刀的淘汰  但是狗不一样

狗可能是大自然当中最最成功的物种之一  据说吴伯凡老师讲了一个数字

说美国人用于狗粮那部分卡路里  基本上可以养活非洲的饥民 

你说人类有多少条狗跟人类一起生活  所以这是最最成功的物种 

你看狗是从一个极其卑微的起点出发  然后经历了一系列极其悲催的过程

但是最后人家修成正果了  刚才我们讲的人和狗的来历

这就可以回到今天的主题了  什么是有效行动的逻辑 

过去我们总以为我们人类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大脑里的理性 

这是我们区别于所有动物的地方  所以应该用理性来统领行动

一件事想明白再干  没有地图就不要出发  权衡完利弊再做选择

但是我们今天这期节目  试图帮助大家把这个关系颠倒过来 

再看它一眼  有没有可能我们用行动来统领理性呢  就是先干了再说

然后用理性辅助我们一步一摇地  一步一蹒跚地往前走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人的外部环境有两大天条  我们刚才讲的 

第一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你在任何时候做理性判断的时候

你的信息都是不完善的  那第二呢  就是好事和坏事是说不清楚的 

你在任何时点做利弊判断  看到的这个图景很可能再往前行动一步 

那就变了  坏事变好事  好事变坏事  所以在有效行动者的世界里面

他永远相信两件事  第一  先干了再说  因为我只要干了 

我就会遇到更多的意外  我就有机会把握这些意外  那第二呢 

只要我行动  我就有机会洞察优势背后的代价 

有机会把那些坏事变成好事  就像今天的创业者 

很多人说这两年宏观环境不行  是不是不要创业  真的创业者他是行动者

他不会这么想问题的  他说现在资本寒冬是吧 

那那些坏企业它就拿不到投资  没准我现在干企业  做创业 

那优势就更大  你看  他这么想问题  这才是有效行动者的逻辑 

那今天节目的最后  我想引述徐小平老师说过的一段话 

他是真格基金的创始人  中国最知名的天使投资人  他说 

过去我做投资的时候  总是最在意一个团队一把手的水平 

这是团队能力的天花板啊  他的最精彩的想法都体现在商业计划书里了

所以能不重视吗  但是做了这么多年投资之后 

我发现一个团队有没有未来  关键看它二把手的水平  这个逻辑有点奇怪

怎么二把手比一把手还重要呢  接下来的逻辑非常精彩  徐小平老师说

一份商业计划书仅仅是他想法的镜子  而二把手是他行动能力的镜子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把想法成功地推销给其他人了  而且是一个优秀的人

他可以搭建一个优秀的团队  这说明他从想法到行动迈出了关键一步

只要这一步走得非常漂亮  找了一个精彩的二把手  那后面的事

就不用管它了  他肯定一路走向胜利了  你看  这就是一个老江湖的水平

这段话我们可以做一个总结  就是你的想法再精彩  那是想法的价值

而你的价值永远体现在行动之中 

************************************

罗胖死磕书目

《人类的荣耀》——(美)迈克尔·加扎尼加 著

——关于人类的大脑  我们的认知非常有限  本书将大脑引以为豪的各种功能一 一道来  让你找到人类独一无二的关键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挺辛苦,觉着文章好,就打赏几个积分呗~
相关文章 写篇文章
还没有人就此发表长篇大论,你要不要来一发? 写篇文章
评论:
评论(1)

可以转载么?

回复 支持(0) 2016-12-22

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版更新

每周一更新上一期罗辑思维视频文字,目前已有三位小伙伴,欢迎更多小伙伴加入。另外,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纠正。链接微信:lzg157,QQ:937307849,暗号:视频文字。文末可扫描添加微信公众号:ljswwzb-update,公众号有标点符号版以及精简导读版。